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9章:他怎么这么可爱!-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他怎么这么可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她执意隐瞒,厉铭臣心中满是烦躁。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瞥了她一眼,厉铭臣起身转身的动作一气呵成,离开的时候带起一阵微小的风。

    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夏念儿对他的情绪也能够把握到几分。

    他这幅样子,明显是生气了。

    可就算知道他因为什么生气,她还是不能告诉他关于那件东西的原委。

    白马过隙,时光如梭。

    转眼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半个月,厉铭臣天天早出晚归。

    不过尽管他不怎么在身边,却安排了一个女佣在卧室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在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佣的时候,夏念儿是有些吃惊的。

    在别墅这么久,除了自己之外,她再没见过第二个女人,如今突然多了一个女佣,她实在是有些惊奇。

    当晚,她就问了一下厉铭臣。

    厉铭臣回答地也很是干脆,“不要女佣,难道你想要男佣?”

    “不是这样……”夏念儿没想到他会把话题突然歪到这个方面,急中生智,她突然想起之前有一次他是让老管家看着她的,“老管家也可以啊,你没必要为了我强硬地改变你的生活方式。”

    当初,她刚刚到别墅的时候,曾经偷听到老管家和文医生的对话,对于他的厌女症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如今别墅中突然多个女佣,想也知道也是因为她。

    但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感觉亏欠。

    见她一脸的不安,厉铭臣眸色暗了暗,凉薄的唇角掀了掀,他冷讽道:“不要自作多情!”

    话音落地,见她愣在那里,他双拳攥了攥,又有些生硬别扭地补充了一句

    “再老,他也是男人。我的女人,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寸步不离地守着?”

    听着他前后矛盾的话,夏念儿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最终也只是哭笑不得。

    他怎么能够这么可爱!

    猛然间,夏念儿脑中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刚蹦出来,她就被吓了一跳,再怎么想,厉铭臣也和可爱这个词联系不到一起啊,自己是在床上躺了太久,躺到大脑僵化了吗?

    强硬地将那个想法赶出脑海,她有些不敢直视他的脸。

    只要一看,她仿佛就能看到他左脸写着可右脸写着爱,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可怕了。

    见她视线躲闪,厉铭臣皱了皱眉,刚刚的话说地太重了些?

    算了,这个女人本来胆子就小,他是男人,就让着她点儿吧!

    坐到床边,他将她搂入怀里,大手别扭地在她后背轻抚着。

    随着他的靠近,夏念儿刚刚赶出脑海的念头又浮现了出来。

    想到这,她忍不住抖了抖。

    感受到怀中娇躯的微抖,厉铭臣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

    想了想,他轻抚的动作停了下来,强势而不失温柔地抬起她的脸,让她的视线正对上他。

    夏念儿脑中本来就满是那个荒唐的想法,这下直直对上他的视线,她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她在那里笑得难以自抑,厉铭臣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

    她在笑什么?

    他长得那么可笑吗?

    而且,这女人不是被他刚刚的话吓到了吗?怎么会突然笑成这样?

    难道是吓得太厉害,吓傻了?

    本就不聪明,这下更傻了!

    感受到头顶包容性的目光,夏念儿笑得更厉害了。

    两个人的脑回路南辕北辙,却偏偏都觉得自己想得特别正确。

    那一日,最终是以她笑得岔了气,被他狠狠嘲笑了一番结束。

    自那日之后,她基本就没在醒着的时候和他打过照面。

    每次他回来她已经睡着了,而她醒过来的时候他又已经离开了。

    享受了半月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夏念儿等来了厉铭臣,也等来了和他一起到来的文医生。

    文医生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他心中暗自好笑,看来这半个月有人被闷坏了啊,不过两人之间那种疏离的氛围却没有了,看来他这个雷锋当得相当成功啊。

    夏念儿激动地看着文医生,接下来能不能下床就掌握在他手上了。

    天知道,这半个月她快要被憋死了。

    见她不看自己,反而去看身边的那个老头子,厉铭臣不满地冷哼了两声。

    这女人什么审美?

    他难道不比那个老头子好看?

    文医生愈发心中好笑了,果然还是年轻人有活力啊,就连厉家小子这个万年冰山都融化了,年轻就是好啊!

    兀自感叹着,文医生眼中泄露了几分笑意。

    见状,厉铭臣重重地咳了两声。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闲,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浪费!”

    夏念儿虽没说话,却用目光催促着,能够早一秒解脱也是好的啊。

    “好好好,我马上检查。”文医生没想到厉家小子竟然还是个醋缸,竟然连他的醋都吃。

    一番检查下来,文医生假装暗自沉吟,心中却只是好笑。

    “医生,我这腰伤恢复地怎么样?可不可以下床了?”夏念儿难得失去了耐心,有些急促地追问道。

    文医生沉吟片刻,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这腰伤养的不错,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应该没问题了,不过还是要注意,近期不能做太过激烈的运动,否则很可能会受到二次伤害,如果那样就麻烦了。”

    边说着,他边将隐晦的视线瞥向了厉铭臣。

    那所谓的激烈运动指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闻言,厉铭臣不满地皱了皱眉,都已经憋了半个月了,还要继续憋着?

    夏念儿却没有这种不满,对她来说只要能够下床自由活动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什么激烈运动是什么,她听不懂。

    文医生一副医者仁心的模样,心中却在暗道

    哼哼,厉家小子不是说他没时间吗?既然没时间,那有些事情也暂且可以停一停了。“你乖乖的。”沉默了会儿,厉铭臣对着夏念儿嘱咐了一句后,转头冲着文医生说道:“你跟我来趟书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