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8章:乖乖在床上等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乖乖在床上等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夏念儿捂嘴不言,只是眨巴着一双水眸望着他。

    “昨晚的事情,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见她不再说话,厉铭臣脸上的神色也沉了下来,黑眸定定地凝视着她,话中莫名多了几丝沉重。

    夏念儿心中不安,却还是诚实答道:“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做了什么吗?”

    最后一句,问得着实有些小心翼翼。

    从他的脸上,她看不到一丝一毫玩笑的意味。

    难道说,她昨夜真的做了些什么,然后又忘记了吗?

    水眸黑眸两两相望,两人的沉重与担忧交织在一起,化为令人窒息的沉默。

    久久,一声轻笑打破了这份沉默。

    “爪子利地跟个小野猫似的,胆子却小地跟个老鼠似的,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还真信了。”

    闻言,夏念儿心中陡地一松。

    放松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恼羞成怒。

    小手攥成拳头在他胸口砸着,小嘴儿不忘吐槽道:“你一天不逗我会死是吗?”

    “不会死,就是有点闷。”厉铭臣顺势攥住她的拳,将她埋在胸膛,淡淡的话中透着几分调笑。

    夏念儿愤愤地嘟囔道:“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不知道你传染地尤一溪,还是尤一溪传染地你了,你们的节操呢?”

    “我的节操,被你吃了。”厉铭臣用力地拥着她,淡淡地回道。

    在她看不到的角落,厉铭臣的眸色沉地犹如暴风雨前的昏天暗地。

    昨晚的事情,她果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罢了,这女人胆子那么小,说出来她恐怕要吓坏了。

    不过就是梦游罢了,等他找到百分百安全的解决方法之后再告诉她吧,现在告诉她,估计她晚上都不敢睡觉了,到时候心疼地还是他!

    “你呀……”一声轻轻的叹息消散在风里,轻到除了声音的主人,就连近在咫尺的夏念儿都没听到。

    被抱了好一会儿,夏念儿突然闷声道:“可以放开我吗?我有点儿喘不上气。”

    厉铭臣这次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爽快地松开她之后,他丢下一句乖乖在床上等我,我去给你拿早餐之后,大跨步离开了卧室。

    有些痴痴地望着那道越走越远的背影,夏念儿舔了舔发干的唇瓣儿。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好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砰砰砰地激烈跳动着。

    好像自从昨晚解释清一切之后,她在他面前越来越自在,就比如刚刚捶他胸膛那个动作,换做之前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得出来的。

    这一切背后寓意着什么,她不是不懂,却有些不敢懂。

    对他,她始终有些看不清楚。

    将来,一切顺其自然吧。

    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最坏的,起码她不会后悔。

    定好了以后的路后,夏念儿压在心上最后一块石头也消失了,瞬间她唇角的笑容都真实了几分。

    端着早餐回到卧室的厉铭臣,一进门就看到她灿若春花的笑容,脚下的步伐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随后他不自觉地加急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床边。

    将早餐放到旁边,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喂她,反而是定定地凝视了她几秒钟。

    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个笑容了。

    太久太久了,久到他乍一见都有种要窒息的错觉。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夏念儿被看得有些无所适从,犹豫了瞬间她还是出声问道。

    厉铭臣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顺手拿起粥碗,他盛起一勺粥送到她嘴边,说道:“吃饭吧。”

    “我自己吃吧。”作为一个成年人享受着小孩子的待遇,夏念儿感觉有些不自在,她边说着边想从他手中接过粥碗。

    厉铭臣一闪躲过,淡淡地回了句,“也许你更喜欢另一种喂粥的方式?”

    夏念儿秒懂,想起之前那次堪称香艳的喂粥方式,她水眸闪了闪,想要去接粥碗的手迅速地收了回来,小嘴也乖乖地张开,将唇边的那勺粥咽了下去。

    在她极度的配合下,早餐很快喂完了。

    替她擦了擦嘴,厉铭臣坐在椅子上,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剩下的早餐。

    用地正是她之前喝粥的勺子。

    哪怕两人接吻的次数十只手指都数不过来,可这种间接地接吻方式还是让她羞红了脸。

    厉铭臣看着她脸上掩都掩不住的羞涩,唇角勾了勾。

    解决完早餐之后,他坐到床边,突然出声问道:“你之前说回夏家取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取回了吗?”

    夏念儿唇角轻松的笑容一僵,眼神试探性地往他那里瞟了瞟,窥探着他的神色,想看看他是随口一问还是想探究些什么。

    她昨晚刚刚又回想起弄丢了小哥哥交给她保管的东西,今早他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她敢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心有灵犀,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了什么梦话被他听到了吗?

    如果换做其他事情,她不会瞒他,可事关小哥哥……

    当年小哥哥将东西交给她的时候,说过他目前的境遇很危险,千叮咛万嘱咐她不可以把他的存在告诉任何人,并且说他之所以落到这个境地就是被亲人所害。

    本就在十二分地关注着她,厉铭臣自然发现了她这古怪的沉默。

    看来她昨晚梦游确实跟夏家那件所谓的重要东西有关,而且这东西她并没有找到。

    夏念儿并不知道他已经猜到一切,想了一会儿后她有些生硬地回道:“其实那件东西也并不是那么重要,我慢慢找就好,总有一天能够找到的。”

    “需要我帮忙吗?”厉铭臣追问道。

    夏念儿急忙回道:“不用!”

    说完,也许是意识到口吻太过生硬,她急忙补救道:“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东西,就别麻烦你了,否则我会感觉欠你太多了,而且杀鸡焉用牛刀,如果我真的搞不定肯定会求你帮忙的。”

    “是吗?”厉铭臣低低地反问了一声,俊冷如峰的脸上满是意味深长的高深莫测。夏念儿本能地不安,却还是呐呐道:“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