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6章:宝贝是只小野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6章:宝贝是只小野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满地的衣服,七零八落的化妆品

    夏念儿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么大的动静她没被惊醒,佣人也没听到动静吗?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厉铭臣推门进来。

    面对满室的狼藉,他视而不见地越过,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

    夏念儿越发觉得情况不对劲了,看他这幅样子,明显是早就见过室内的狼藉样子,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可没理由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厉铭臣看着她一脸的疑惑,不用问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俯身,凑近她,他一字一字地低笑道:“我才知道原来我家宝贝还是只小野猫!”

    小野猫?

    闻言一怔,夏念儿瞪大眼睛,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刚刚说什么?小野猫?

    俏丽的小脸不自觉地浮上了一层酡红,透着三分莫名的娇羞。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样子,唇角也翘了翘。

    几分钟后,夏念儿压下心中的娇羞,瞥了一眼他,色厉内荏地反驳道:“什么小野猫啊,我是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把我比作猫,我才不是猫呢!”

    “不是小野猫?”厉铭臣低沉的男声醇厚性感,隐隐还带着几分调笑,“那爪子那么利?”

    夏念儿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他意有所指。而且他看向她的目光满是深意。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厉铭臣,一大早就寻我开心,有意思吗?”

    话出口,夏念儿一愣,明明她是在指责,可话中却满是亲昵的意味。

    厉铭臣自然也听出了话中的亲昵,唇角的弧度越发大了几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了吗?”

    说完,不给她追问的机会,直接走进了浴室。

    夏念儿看着那道背影,恨恨地抠着床单,他话说一半就跑掉也太不道德了吧。

    昨晚晚上?

    昨天晚上,她睡着了,然后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啊,能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他昨天晚上意图趁她睡觉对她做一些不轨的事情,然后被她在睡梦中反击了?所以他才会说她爪子利?也许是她挠了他?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夏念儿松开了抠床单的手。

    如此,地上的狼藉也有的解释了。

    应该是他被挠了之后没好气,为了撒气才把房间弄成这个样子,不叫人来收拾大概是因为男人的自尊?毕竟夜袭不成反受伤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厉铭臣从浴室出来后,对上地就是她隐含深意的笑脸。

    罕见地一愣,他有些疑惑地看看她,实在搞不懂在他洗澡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笑得这么奇奇怪怪,奇怪到让他觉得怪怪的。

    不过到底是厉铭臣,尽管觉得奇怪,面上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想起了?”

    夏念儿古怪地看着他,这么丢人的事情他真的要让她复述一遍吗?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还有这个癖好。

    见她的眼神也跟着奇怪了起来,厉铭臣抿抿唇又问了一遍,“想起来了?”

    “你确定要让我说?”夏念儿见他锲而不舍,瞥了他一眼后问道。

    厉铭臣肯定道:“说!”

    “那你别后悔啊!”夏念儿见他执意要让说,警告性地说了一句后,飞快地说道:“不就是你夜袭不成,反而被我挠伤了,然后又为了泄愤,把房间弄成了这个样子。”

    说完之后,她似乎怕他徇私报复,又跟了一句,“这可是你让我说的,你不可以以这个为借口为难我啊,否则的话就太不男人了!”

    厉铭臣有些不敢相信他听到的,敢情他洗澡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脑补出了这么一段精彩绝伦的大戏?

    怪不得她刚刚笑得古里古怪的。

    这女人胆子倒是大了

    “你再把你刚刚说的说一遍!”不知道想到了哪里,厉铭臣面无表情地说道。

    夏念儿摇摇头,回道:“好话不说二遍,我才不要说第二遍。”

    她是疯了才会说第二遍,这不是明摆着给他借机欺负她的机会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是大英雄做的事情,她只是个小女子,就不抢英雄的事情做了。

    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虽说不清是为什么,但是她现在这幅样子很好。

    以前的她面对他的时候,总是隔着一层什么,哪怕是最亲密的负距离的时候,都透着一股疏离。

    但是现在,他感觉他和她的距离消失了。

    夏念儿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水眸瞪大看着他唇角的笑意,不禁打了个寒颤,该不会她刚刚说地太过直接了,他恼羞成怒气疯了吧?

    “你这倒打一耙的功力倒是不错!”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啊?

    在听清他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夏念儿眼睛瞪得更大了,什么叫倒打一耙?

    用眼神示意他说得更清楚一点,她死死地盯着他,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玩笑的意味。

    可惜,眼睛都看抽筋了,也没一丝一毫的玩笑意味。

    而且,他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再次转身进了浴室,一两分钟后厉铭臣端着洗漱的牙具、毛巾出现在床边。

    “刷牙!”将牙具递给她,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夏念儿还沉浸在刚刚的思绪中,愣愣地接过牙具,她也不刷牙,只是端着发呆。

    “怎么?想让我替你刷?”见她不动,厉铭臣挑眉问道。

    夏念儿这才惊醒过来,说了一句不用了之后,她心不在焉地端着牙具刷着牙,心中仍在琢磨着刚刚的倒打一耙是什么意思。

    总不能是她夜袭了他吧?

    草草刷完牙之后,厉铭臣接过牙具放到一边,又略显笨拙地帮她洗脸擦脸。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经是半小时过去了。

    仿佛打完了一场仗,厉铭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拿着牙具毛巾朝浴室走去。在他快要走到浴室的时候,夏念儿终究是没忍住,出声问道:“你说的倒打一耙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