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5章:梦游的夏念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5章:梦游的夏念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没有听错吧?

    厉铭臣以最快的速度走到床边,想要听她再喊一声。

    他刚刚好像模糊地听到了小哥哥三个字,不过因为他刚刚精神太过集中在回忆中,所以没有听太清,现在他颇有些急切地看着她,希望听她再喊一次。

    她是不是终于记起了他!

    等了好久好久,厉铭臣没有等到她的再喊一次,却发现了她的异样。

    以往那张灵动的小脸却显得格外呆板,水眸中的光芒也是直勾勾地,尽管他离她这么近,他却好像看不到他这个人似的,似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虽然不知道她具体怎么了,但厉铭臣起码可以确定一点,现在的她处于一个很不正常的状态。

    小心地拉开和她的距离,他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既不会惊吓到她,又可以在发生意外的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

    做好这一切后,他拧着眉心,黑眸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夏念儿直挺挺地坐在床上,眼睛望着不知名的虚空,口中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

    尽管厉铭臣用尽最大的努力去细听,但也只能听到几个含糊的词语

    “对不起!”

    “我弄丢了……”

    “怎么办?”

    “哪里找?我要找……”

    厉铭臣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通过这几个模糊不清的词语,他脑中大概有了点思路,她是弄丢了什么东西急着要找?可她现在的状态明显不正常,说出的话可信度也不是很高……

    等等!不对!

    之前她去夏家那次,他问她去做什么,她说去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眉心越皱越紧,厉铭臣薄唇也抿成了一道直线。

    正当他猜疑的时候,夏念儿那里又有新的动静了。

    慌乱无措地从床上起身,她有些急切地穿好鞋,下床。

    见状,厉铭臣狠狠地捏了捏拳,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犹豫。

    如果任由她下床,那她的腰有可能会出问题,万一到时候瘫痪了,他冒不起这个险。

    正当他想上前拉住她的时候,脑中又蹦出了另一个念头,刚刚迈出去的脚步又生硬地收了回来。

    如果他现在制止她,万一她受到惊吓,恐怕也会出问题的,甚至可能严重到猝死,对于她现在的情况,厉铭臣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现在的模样像极了梦游。

    而梦游的人,是绝对不可以惊醒的!

    在可能瘫痪和可能猝死间左右为难着,厉铭臣第一次觉得做决定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

    因为在乎,所以犹豫。

    不过,厉铭臣到底是厉铭臣,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果断地决定不去制止她。

    哪怕真的瘫痪了,他也可以给她找最好的医生,就算治不好,他也可以做她一辈子的腿。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猝死的可能性,他也是不敢赌的!

    没了阻拦,夏念儿自由地行动着。

    片刻的功夫,她就将衣柜翻了个底朝天,数十件高级定制版西装被凌乱地扔到了地上,随后定制版的礼服长裙也被扔了出来。

    将衣柜中掏空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夏念儿失望地离开衣柜。

    离开的时候,她对地上的衣服视若不见,直接踩了过去。

    单独拎出一件都在六位数以上的衣服被踩地满是脚印,凄凄惨惨地无声哀诉着遭受了怎样惨无人道的凌虐。

    厉铭臣视线牢牢地跟着她,连一丝余光都没甩给地上的衣服。

    哪怕这些衣服加在一起,总价值在千万以上,也没换回他一丝余光。

    而夏念儿在离开衣柜后,又将魔手伸向了化妆台。

    继衣服之后,化妆台上的化妆品也遭了秧,一时间房间中满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将化妆台扫荡一空之后,夏念儿依旧没有找到她想要找的东西。

    于是,她离开了化妆台,去往下一个地点。

    厉铭臣就这么看着她犹如鬼子进村似的,将房间内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幸免。

    卧室内就好像灾难现场似的,几乎没了下脚的地方。

    找遍所有地方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夏念儿突然蹲下,嚎啕大哭起来,“怎么办?找不到,念儿找不到,哪里都找不到,念儿要怎么办?呜呜呜……”

    密切关注着她的厉铭臣,看着她哭得像个孩子似的无助,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顾忌到她现在特殊的状况,他早就忍不住将她搂到怀里了,哪里会任由她那么无助地一个人!

    哭着哭着,夏念儿突然没有征兆地停止了哭泣。

    直愣愣地回到床上,她条理清晰地盖好被子,闭眼,瞬间进入了梦乡。

    见她终于结束了异常,厉铭臣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越过一地的狼藉,他走到床边,沉沉地看着她。

    “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那东西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宝宝,你到底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为什么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单纯地只有我不好吗?为什么要长大呢?”

    最后一句,厉铭臣说地很轻很轻,轻到似乎那句话只是一场幻觉。

    在不自觉地说完那话后,他眉心狠狠地拧了拧,他为什么会突然有那么可怕的念头?

    原本想要收拾一下地上狼藉,这下也打消了念头。

    厉铭臣近乎落荒而逃地离开了卧室,快步地朝着拳击室走去。

    在他走后,夏念儿无意识地呢喃道:“小哥哥,宝宝把你交给宝宝的东西弄丢了,宝宝太没用了,宝宝找不到,怎么办?宝宝应该怎么办?”

    呢喃中,她紧紧地蜷缩成了一团,似乎这样能够让她不那么无助。

    清晨,第一道霞光划破天际,最后一抹暗色依依不舍地告别,屋外,鸟儿清啼,风儿轻吹,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

    夏念儿有些难受地睁开眼睛。

    身上有种莫名的疲累感,似乎并不是睡了一夜,而是去做了一夜的劳力。

    等脑中的混沌感褪去,清醒的夏念儿有些呆呆愣愣地看着卧室内的狼藉。昨天晚上进贼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