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4章:真的沦陷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4章:真的沦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完了?”

    放完茶杯回来,厉铭臣不急不慢地问道,唇角罕见地含着一抹真实的笑意。

    夏念儿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哪怕不暴怒也不应该是一副愉悦的模样啊。

    不过,趁着他心情好,她还是大胆问道:“通过以上种种,充分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及时沟通讯息的重要性,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们之前到底在哪里见过?你又为什么认定了我?”

    “想知道?”厉铭臣意味不明地看着她,唇角的笑也变得高深莫测,最终嘴角的弧度定格在恶劣上,他凉凉道:“就不告诉你!”

    夏念儿一口老血憋在心里,好悬没吐出来。

    她怎么有种感觉,说破替身误会的事情后,他变得更变态更恶劣一些了呢?

    果然,喜欢之类的也只是随口说说吧,不对,他都没有说喜欢,只是说没有替身,他自始至终认准的就是她夏念儿一人,可他的年龄也早过了喜欢一个人就使劲欺负她的年龄啊。

    该不会是她之前得罪了他,他来讨债了吧?

    一时间,夏念儿的脑洞犹如脱缰的野马,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疾驰着。

    厉铭臣静静地看着她小脸上古怪的神色,没忍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用双脚猜都知道她此刻一定在腹诽他,不过在她没有想起他是谁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她

    他就是那个被她遗忘到脑后的小哥哥!

    “笨死了!”

    伴随着额间的轻痛,夏念儿耳边传来一道似爱又似恨的低沉男声。

    她拉回策马奔腾的脑洞,低低呼了声痛。

    见她呼痛,厉铭臣有些别扭地替她揉着额头,口中含糊地吐出了一声小娇气包。

    他明明就没有用力,这女人一定是故意喊痛惹他怜惜。

    算了,谁叫他喜欢她呢,宠着吧。

    也许厉铭臣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神色柔到了什么地步。

    房间内的气氛越来越温馨,直到一声小小的哈欠声打断了此刻的温馨。

    解开了压在心底很久的疑惑猜忌,虽然还是不知道之前和厉铭臣有哪些纠葛,不过光是确定了不是替身这件事就足以让她绷紧很久的神经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睡意自然袭来。

    “困了,那就睡吧!”厉铭臣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让她躺好,又替她拉了拉被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转身朝外走去。

    夏念儿没想到他会离开,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不睡吗?”

    “舍不得我?”厉铭臣低笑一声,毫不掩饰自身的愉悦。

    她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足以取悦他。

    在说完之前那句话后,夏念儿就后悔了,如今听着他这么说更是后悔,将头钻进被子里,她仿佛自言自语道:“哎呀,太困了,我现在一沾枕头就可以睡着。”

    故意发出轻轻的鼾声,她装作睡着的模样,躲避着之前的尴尬。

    厉铭臣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邃,转身回到床边,他把她的小脑袋从被子中解救出来,看着那憋得红红的小脸蛋,他低不可闻地叹了声,“真是个小笨蛋……”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去。

    直到再听不到任何脚步声,夏念儿才试探地睁开了眼。

    刚刚睁开,她又马上闭上了。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会还在房间里?算了,还是装睡吧。

    厉铭臣远远地看着她这番小动作,低低地笑了声,以让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人睡着了还能睁眼吗?这倒是神奇,索性也没什么大事,我倒要研究研究这神奇之处。”

    夏念儿全神贯注地听着他那边的动静,听到他这故意说给她听的自言自语,她忍不住在心中哀嚎了一声,这下完了,就算她确实困了,可再困她也没办法在一道灼热的目光中入睡啊。

    将她的纠结收入眼底,厉铭臣伸手抚了抚心口的位置,之前空洞的某处正在逐渐被填满,光是这么看着,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深深地看了两眼后,他转身离去。

    他在这里,她睡不着的,适当的逗一下是情趣,可真影响了她的睡眠他却是舍不得的。

    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夏念儿却不敢再睁眼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又是他给她挖的坑呢?同样的坑她不能掉进去两次,否则那就是真蠢了。

    寂静的环境中,她又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

    直到现在,她都有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先前笃定的替身一说被推翻,她说不上是喜是悲,不过她隐隐有种感觉,大概是真的逃不开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真的是陷进去了吧,而更恐怖地是,她竟然不想逃……

    想着想着,夏念儿逐渐陷入了梦乡。

    熟睡中,她唇角的笑意恬淡而美好。

    厉铭臣处理完事情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不自觉地跟着勾起了一抹笑意,走到床边俯身在她唇角印下一个轻轻的吻,神色间满是近乎虔诚的郑重其事。

    亲完之后,他没有上床,而是找了个离床最远的椅子坐下。

    之前他从卧室离开,又去找了一趟尤一溪。

    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他将所有的记忆在脑中过了一遍,梳理完之后哪里还发现不了尤一溪之前说话时候的意有所指,尤一溪必定有什么关于她的事情没有告诉他。

    她的事情,他全部要知道。

    找到尤一溪之后,从他口中知道了之前在会所中发生的密谈,厉铭臣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愤怒吗?大概是有点的,只是这怒是对着他自己的。

    对她,他满满地只有心疼。

    厉铭臣无法想象,在这段时间,她是怎么煎熬度日的,而她先前时而亲密时而疏离的态度也就不难理解了。

    他想着把最好的一切给她,结果让她惶惶不可终日的恰恰是他!

    那一刻,厉铭臣忽然觉得,他也许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终究有一天一定会伤到她。

    沉睡中的夏念儿突然睁开了眼睛,表情呆滞地看向厉铭臣所在的方向,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闻声,厉铭臣猛地起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