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2章:从来没有什么替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2章:从来没有什么替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掷地有声的沉稳男声让夏念儿僵在了那里。

    他什么意思?什么叫从来没有什么替身?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一瞬间,太多纷杂的思绪涌入脑海,过多的讯息让她的大脑几近死机,只能茫然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一个更清晰的说法或者说解释。

    然而,厉铭臣见她这幅模样,反而不说了。

    夏念儿急着等一个解答,可左等右等却怎么也等不到,最终她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显,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替身一说!所谓的替身,不过是你的脑补!”厉铭臣恨恨地回道,尽管恼地恨不得掐死她,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话音落地,夏念儿彻底呆了。

    这一长串话意思很明显,可正是因为意思太过清晰,她反而有些不敢相信耳边听到的。

    替身一说只是她的脑补?不可能啊!

    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质问过她,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他。

    如果不是像她所想的替身那样,那要怎么解释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事情呢?

    厉铭臣定定地看着她不敢置信的模样,薄唇掀出一个凉凉的弧度,“怎么?不信?”

    短短四个字,却被他说出了意味不明的高深莫测感。

    夏念儿的确不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是莫名其妙的,而且一件事在排除掉所有的可能后,剩下的那个原因即使再不可能,也一定是真相。

    况且,她根本找不到第二个可能解释两人初见时候的异样。

    “想什么?”见她沉默,厉铭臣继续冷冷地追问。

    夏念儿仅仅犹豫了一瞬,就接着他的话回道:“我的确是有点不信,如果我不是某个人替身的话,那要怎么解释你刚见我的时候质问我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你的事情?”

    闻言一窒,厉铭臣再次有掐死她的冲动。

    这个女人……

    不记得他,她还有理了是吧?

    见他沉默,夏念儿呼吸都放浅了些,小脸上也满是严肃。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是一定要一个答案的,一个决定她接下来要怎么做的答案。

    房间内的气氛隐隐僵持。

    厉铭臣见她还敢用一副求知欲渴的眼神望着他,心间就好像被扔下了星星之火的草原,燎原之火烧地他心肝脾胃肾都疼了起来。

    “这个恐怕要问你了!”

    忍了又忍,他出口的话还是带上了情绪。

    本来他就对于她不记得他的事情耿耿于怀,如今因为这个又闹出了这种种波澜,厉铭臣心堵地不得了,愈发坚定了要让她自己记起来的念头,不过

    这女人这么笨,还是给她一些提示吧。

    “你再仔细想想仔细看看,看看我是谁!”

    话音落地,夏念儿抬头认真地看向他,一寸一寸地看着,看地极仔细极认真。

    难道她真的和厉铭臣有过什么纠缠?

    不过她真的没印象啊,虽然他是变态霸道独裁**了些,不过不可否认地是他有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好皮囊,而且是存在感极强的皮囊。

    也许有人会不喜欢这幅皮囊,但应该没人能够忽略这幅皮囊。

    大脑乱成了一团浆糊,夏念儿仔细梳理着记忆。

    自有记忆而来,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

    小哥哥算一个,那是她生命最初的温暖,可是虽然她有些记不清小哥哥的样貌,但他的气质她却是记得清的,小哥哥给她的印象是很暖很有安全感的,只要有小哥哥在,她就什么都不怕。

    其次还有老师算一个,虽然和老师未曾谋面,仅仅是通过虚拟的网络联系,但首先年龄就对不上啊,老师表现出来的博学多才以及不经意间说的话,再怎么也得是一个阅尽沧桑的中年人。

    首先小哥哥那边,厉铭臣明显是对不上号的,一个人再怎么长大,也不可能长成和小时候截然相反的性子吧。

    而且要是小哥哥的话,怎么会不直接和她相认呢?毕竟小哥哥还有东西托她保管呢。

    想到小哥哥托她保管的东西,夏念儿心突然猛地一颤。

    该死,这些日子她竟然把弄丢了小哥哥东西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如果找不到那个东西,她还有什么脸面见小哥哥,小哥哥把东西交给她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说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咳咳咳!”正当她心中慌乱无措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咳嗽声突然打断了她的慌乱。

    厉铭臣看着她脸上的慌乱,突然有些心疼,本来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聪明的丫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逼她,况且她身上还带着伤,反正他跟她还有一辈子……

    不着急,他可以慢慢和她磨!

    “咳咳,想起来了没有?”见她迷茫地望着他,厉铭臣又咳了两声后,有些生硬地问道。

    慌忙将心底的慌乱收起,夏念儿将思绪扯回原来的轨道上。

    厉铭臣手上并没有小时候咬出来的印记,他绝对不可能是小哥哥,那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走入了思维的死胡同,只是凭着自己固定思维就将老师的形象定义为一个中年人或者老者,没有想过也许老师可能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乏天才的存在,有时候所谓的不可能只是针对一部分人,对于那少数的天才,一切不可能都有可能。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夏念儿有些试探性地问道:“老师?”

    厉铭臣看着她脸上越来越清晰的笃定,心底正开出一朵朵喜悦的花朵,这个女人还没有笨到家,总算是想起来了,一会儿等她说话的时候他一定不可以太喜形于色。

    强制将喜悦压住,他努力让脸上看起来面无表情些。

    结果!

    一声带着试探意味的老师就好像一只从天而降的大脚,一脚就将那些喜悦的花朵踩了个稀巴烂。“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太清楚,你再重复一遍!”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厉铭臣想打人,又从哪里跑出来一个老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