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1章:厉铭臣的自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1章:厉铭臣的自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完最后替身二字之后,夏念儿唇角扯起一抹自嘲又解脱的弧度。

    从两人初见之后,就压在她心头的疑惑终于说出了口,虽然说的时候很难受,但说完之后又有一种莫名的解脱感。

    老师曾经说过,她骨子里有着一种骄傲,而正是这种骄傲让他选择了她成为他的学生。

    当时,她还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小在夏家的遭遇虽然不至于让她卑微,但也绝对谈不上骄傲两个字,那时候她还时时担心老师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告诉她,他看错了她,她不配当他的学生之类的话。

    直到刚刚那刻,她突然有些懂了老师的话。

    的确,哪怕再落魄,她依然有着一股根植于骨子里的骄傲。

    如果没有他今天的逼问,也许不久的某一天她也会问出这话吧,就算她隐隐对他动了心,她也决不允许凭借着跟某个人相像的某个点,获得一份虚假的爱。

    想通这一切之后,夏念儿脸上的表情愈发轻松了。

    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厉铭臣难看到极致的脸色,他双手紧紧地攥住椅子的扶手,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冲动,椅子的扶手发出不堪重负的涩耳声,揭示着他用了多大的力量。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久久,他嘶哑着声音说道,低沉的声音近乎压抑的嘶吼。

    夏念儿没料到他会是这种反应,不过她还是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我不愿意当别人的替身,这个世界这么大,总会有相像的人,凭你厉大总裁的身份,总会找到心甘情愿的人去当替身的,又何必”

    说到最后,她的心微微有些揪痛,不过她还是坚持地说着。

    “闭嘴!”厉铭臣终究听不下去了,厉声喝止了她之后,他猛地从椅子上起身,长腿往床边迈了两步后,又僵硬地转了个方向,绕着卧室转了好几圈之后,他才站到了床边。

    夏念儿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他的反应着实有些反常,既不像被揭穿之后的恼怒,也不像被污蔑之后的愤怒,倒是有些像被抛弃之后的震怒。

    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可她觉得她没有看错。

    厉铭臣站在床边,定定地看着她,似乎要看到她心底去。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她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替身?替谁?他自始至终就栽在了她一人身上,至今还没有爬起来!

    她前一段时间的疏离别扭就是因为这个?

    两只手捏地咔咔作响,最终厉铭臣还是没控制住心中滔天的愤怒,一拳砸在了墙上。

    这一拳,砸地极重。

    墙都被震地颤了几颤,夏念儿也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惊住。

    “继续说,什么话什么事会让你误会?你又在误会些什么?”

    砸完那一拳之后,厉铭臣勉强压住了心中的暴虐,继续嘶哑地问道。

    他倒要看看她的脑子还能胡思乱想到什么程度!“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对一个替身做的,对一个替身最应该做的就是走肾不走心,偏偏你总是会时不时做一些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事情,如果换一个不那么清醒的人来,一定会沦陷在这海市蜃楼的虚假中。

    ”

    夏念儿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地说完那些话之后,她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你大概也不想有一天你的真爱回来之后,身边有一块扯不掉的狗皮膏药吧。”

    “既然不爱,就不要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事情,否则看似温柔的背后就是致命的残忍!”

    “之后,如果找到下一个替身,千万不要再说再做那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了,这也是我能够给你最后的忠告了。”

    厉铭臣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听着,黑眸中的风云渐渐汇聚成一片风暴,只等待一个爆发的时刻。

    很快,这个时刻到了。

    听着那最后的忠告几个字,他冷冷地嗤笑了一声。

    “最后的忠告?想走?夏念儿,谁给你的信心?我不同意你试试能不能走出这个别墅一步?”

    闻言,夏念儿有些震惊地看向他。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何必还把她强留在身边呢?

    这样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啊!

    厉铭臣到底在想些什么?

    难道说她刚刚说地太过直接,刺激到了他的自尊?他想要将她留在身边好好折磨?

    以他变态的性子,倒是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夏念儿诚恳地说道:“厉铭臣,你这又是何必呢?如果我刚刚说的话哪里有得罪的地方,我给您道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厉铭臣心中的暴虐震怒非但没有被这话安抚到,反而胸间的怒火更加高涨了。

    她这就开始拉开两人的距离了吗?

    自顾自地说了一番荒唐的猜测之后,就要单方面地撇清两人的关系?

    休想!

    只要他活着一天,她就休想!

    双拳攥了又松,松了又攥,他现在亟需发泄。

    否则,胸间那团怒火一定会烧死他,顺便再把她烧死!

    狠狠地瞪了她两眼之后,他迈步往旁边走了两步,双拳仿佛感觉不到疼似的在墙上狠狠地砸着。

    片刻的功夫,墙上就印上了斑斑血痕。

    夏念儿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情绪反应会这么激烈,看着他沉默捶墙发泄的动作,她的眉心越皱越紧,两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攥在了一起。

    他难道感觉不到痛吗?

    厉铭臣此刻真的感觉不到痛,只有满腔的暴怒无从发泄,砸墙也只是饮鸩止渴,只能获得片刻的解脱。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墙上的秒针滴滴答答地转动着,似乎是在应和着什么。

    好半晌,厉铭臣终于停止了砸墙的动作。

    仿佛看不到手上的伤口般,他径自走向床边。

    夏念儿见他终于停下了自虐的行为,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深邃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厉铭臣低咳了两声后,才找回了原本的声音。“夏念儿,从来没有什么替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