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10章:不想当替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0章:不想当替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捏住她下巴的力道渐渐收紧,厉铭臣莫名笃定那没说出口的话很重要。

    “说!”

    不容她躲闪,他继续逼问道。

    夏念儿一味闪躲着,当理智回归之后,她怎么也问不出那些可能让她难堪的话。

    如果问了,也许偶尔午夜梦回时候的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她不想问也不敢问。

    见状,厉铭臣呼吸猛地沉了一瞬,如果之前只是猜测,他现在可以肯定她心里装着一个秘密,一个跟他有关的秘密,也许正是这个秘密导致了她前一段时间的疏离。

    想通一切后,他态度愈发强硬,“我不能什么,说清楚!”

    步步紧逼的强硬,让夏念儿躲无可躲。

    贝齿肆意蹂躏着红唇,她纠结的神态落入厉铭臣眼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放弃逼问,用薄唇好好抚弄一下那伤痕累累的红唇,可是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别的他都可以容忍,唯独她的隐瞒不能容忍,尤其是这隐瞒还瞒着一个会影响两人关系的秘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厉铭臣的态度始终没有一点儿松动。

    不再继续催促,但钳制住她下巴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痕迹。

    “如果你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独立的人,那就不要说一些会让人误会的话,也不要做一些会让人误会的事!”见实在躲不过去,夏念儿索性不躲了,不过话在出口的时候却还是转了个弯。

    这话说得更委婉一些,这样血淋淋的真相揭开的时候她才可以不那么难堪。

    厉铭臣沉默地听完,眉心不知不觉皱成了一道死结,“什么意思?”

    闻言,夏念儿咬唇的力道大了几分,他这是在明知故问吗?非得让她亲口说出那些血淋淋的话吗?就不能给她留一点自尊吗?

    厉铭臣冷眼看着,见她不说话,只是一味地咬唇,而且咬的力度越来越重,他垂在身侧的那只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不能心软,起码不能在这个时候心软。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一天到晚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这么想着,结果在看到那丝顺着唇角蔓延下来的鲜红,厉铭臣前一秒下定的决心瞬间化为飞烟,攥拳的手不受控制地摸向她的唇瓣儿,将那红艳艳的小嘴从牙齿下解救出来后,他缓缓地摩挲着那道伤口。

    “听说口水可以消毒。”沉默间,他蓦地吐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夏念儿所有的思绪全部被这句话打乱,她颇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迷糊,口水可以消毒是个什么鬼?他是听谁说的?这么荒谬的话他也会信?

    用简短的八个字打乱了她的思绪,厉铭臣唇角微不可见地勾了勾,果然还跟小时候一样,轻易就会被一件事转移了前一件事的注意力。

    她隐瞒什么他要知道,但她咬破唇瓣他不允许。

    夏念儿还在迷糊中,就感觉到一片温热落到了唇间,那道被咬破的伤口被轻轻地舔舐着。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了所谓口水可以消毒是怎么回事,低垂的眼睑猛地颤了几下,翘长如寒鸦的睫毛抖地惹人怜爱,顺便掩住了水眸中的复杂光芒。

    厉铭臣说是消毒就真的只是消毒,自始至终只是舔舐着那道伤口,没有越雷霆一步。

    夏念儿本以为他是想趁机占便宜,没想到结果却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她脑子里愈发乱成了一团浆糊,难道他真的是想用口水为她消毒吗?

    他究竟想干什么?

    厉铭臣凝眸看着那被舔舐地愈发水润的小嘴儿,黑眸中暗光一闪而过。

    “消完毒了,现在继续说吧,那些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把你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又是什么话什么事会让你误会?又具体会误会些什么?”

    低沉的声音不急不慢地问着,却透着一股莫名坚定的力量。

    显然,话的主人对这些答案势在必得,无论她怎么逃避他都会追问到底,直到问出一切。

    “厉铭臣,你能不能不要问了”久久,夏念儿才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那她

    厉铭臣听着她话中隐隐的求饶意味,再次垂在身侧的手又攥成了拳。

    “不能!”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冷冷地回道。

    夏念儿下意识地想咬唇,可想到他刚刚消毒的方法,她又生生地止住了这股本能的冲动。

    “就当我求求你了,不要再问了好不好”

    也是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艰难地说道,放低的声音透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厉铭臣的拳攥地愈发紧了。

    自从重逢后,她还从没有求过他什么,如果换做其他事情,他就答应了,可这件事绝对不行。

    她越是不想说,他就越是想知道。

    如果不问出来,这件事一定会成为横亘在两人中间的一根刺。

    卧室内的气氛逐渐变得僵持起来。

    一个不想说,一个偏要问,哪个都是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你确定要说吗?”长久的沉默中,夏念儿率先打破了僵持的局面,“有些事情,一旦说破了,可能就再也回不到之前了,即使如此,你也一定要听吗?”

    厉铭臣黑眸中满是暗沉,重重地点头后,他肯定道:“一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夏念儿反而有些轻松了。

    既然他一定要听,那她就说,至于结果如何就交给老天来决定吧。

    “厉铭臣,你先松开我的下巴,这个样子我不太好说话。”

    依言松开她的下巴,厉铭臣察觉到她态度的转变,确定她真的是打算说了之后,也不再一副步步紧逼的强硬样,转身坐回了椅子中。

    见两人的距离稍稍拉开,夏念儿悄悄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提起一口气。

    如此反复几次深呼吸之后,她才缓缓张口道“厉铭臣,你刚刚问我如果你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是什么意思,也许这么说你觉得不好理解,那我换一个说法吧,我就算再怎么不堪,也不想去当别人的替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