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09章:厉铭臣的转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9章:厉铭臣的转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沟通很重要?”厉铭臣沉声重复着,冷厉的眉宇罕见地多了一丝迷茫。

    尤一溪一见有戏,急忙道:“对啊,厉哥,男女之间最忌讳误会,尤其是憋在心里的误会,什么事情只要说开了就会是另一个天地。”

    闻言,厉铭臣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去。

    尤一溪看着那道背影,悄悄松了口气,只要厉哥和小嫂子好好沟通,那些误会就能够解开了吧。

    正当他望着那道背影的时候,顾念成忽然搭上他的肩膀,漫不经心地问道:“小尤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幕?比如说,今天中午你和小嫂子似乎是前后脚出的包间。”

    尤一溪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沉默着,脸上散去了往常玩世不恭的笑容,倒多了几分落寞。

    见状,顾念成只是用力按了按他的肩膀,说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尤一溪继续沉默,仍旧静静地望着厉铭臣离去的方向。

    不同于来时的压抑暴虐,回程的路上厉铭臣车速慢了不止一半。

    要沟通吗?

    似乎有些道理,之前她逃跑不就是误以为第一夜是和别的男人吗?

    也许,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

    他无惧世人的目光,却唯独在乎她一人的看法。

    做好决定之后,厉铭臣的车速又恢复了正常。

    将车停在别墅门前,他大步流星地朝卧室走去。

    疾步走动间,衣角隐隐带起了一阵风。

    一路上,佣人们都有些被吓到,在这里工作了几年也没见过厉少这幅模样啊,那急促的步伐似乎是去做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厉铭臣完全无视了那些惊诧的目光,一路走到三楼,他用力推开了卧室的门。

    视线第一时间落到了床上。

    见她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他的目光柔了一瞬。

    “你先出去。”想到一会儿要谈的话题,厉铭臣先将老管家打发了。

    老管家隐隐觉得自家少爷似乎哪里发生了变化,不过具体是哪里发生了变化他却说不出来,只觉得是往好的方面转变的。

    但愿,一切都越来越好吧

    怀着重重的心事,老管家离开了卧室。

    很快,卧室中就剩下了一轻一重两道呼吸。

    厉铭臣望着闭眼不语的她,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不用装睡了。”

    夏念儿的呼吸重了一瞬,不过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她不想见到他,起码此时此刻不想见到他。

    黑暗间,夏念儿听着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呼吸渐渐不匀起来,时轻时重的呼吸揭示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感觉到一道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的时候,夏念儿整个身体都僵地有些不像话。

    厉铭臣缓缓摩挲着她的小脸,修长的手指勾勒着脸部的轮廓,深邃的黑眸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柔得一塌糊涂,这就是他今生的劫数,不过他甘之如饴。

    “既然睡着了,那我无论做什么大概你也是没感觉的。”

    大手缓缓下移着,厉铭臣状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音量却足够她听得清清楚楚的。

    感觉到那双大手越探越往下,夏念儿终于没法再装睡了。

    挣扎着睁开眼睛,她对上他深邃的目光,愣了一瞬。

    总感觉他好像有些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是什么地方呢?

    夏念儿有些心悸,为了缓解心中的异样,她率先开口,“厉铭臣,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见她开口,厉铭臣将手抽了回来。

    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他将一把椅子拉到床边,正襟危坐地坐好,摆出一副谈心的架势。

    夏念儿被他这幅做派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出去的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怎么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呢?

    还有,他这幅样子是要跟她谈些什么吗?

    可是两个人有什么好谈的呢!

    厉铭臣自然察觉到了她的抗拒,想到之前尤一溪说过的话,他有些别扭地说道:“我们谈谈。”

    “谈谈?”夏念儿被这话惊到,这话从任何人嘴中说出来都不奇怪,可唯独从他嘴中说出来就显得格外诡异,一个独裁者竟然要跟她谈谈?谈谈以后怎么更好地服从吗?

    或者说,是要警告她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该动的东西不要动?

    又回想起了之前的画面,夏念儿水眸中一片清冷,眼底深处还隐隐有些自嘲。

    见她这幅模样,厉铭臣心底的暴虐呼啸着,不过想到之前下定的决心,他还是强行忍耐着,沉声道:“对,我们谈谈,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直接问我。”

    有那么一瞬间,夏念儿差点直接问出她到底是不是替身,如果是的话那她又是谁的替身。

    话到嘴边的时候,她又咽了回去。

    有些话,问出来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厉铭臣看出她的欲言又止,朝她凑近了一些,声音比先前愈发喑哑,“想问什么都可以直接问,你在犹豫什么?这个世界上,我是你最亲近的人!”

    夏念儿差点脱口而出不是,她最亲近的人是小哥哥和老师,起码他们是真切地把她当成了她,而不是把她当成了其他什么人。

    “你有异议?”咬着牙根一字一字地问道,厉铭臣大力地攥住椅子的扶手。

    她脸上那是什么表情,是在否认他不是她最亲近的人吗?

    夏念儿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见状,厉铭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控制了又控制,最终他还是没有控制住,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他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夏念儿,你给我记清楚了,你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只能是我!”

    “如果你觉得有人比我更亲近我会让他永久消失!”

    最后一句,含着满满的血腥味。

    夏念儿丝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见识过他疯狂的样子,她相信他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厉铭臣,为什么是我?我真的有些累,如果你不能”

    话说到一半,夏念儿紧急止住了话语,差一点就将那些话说出来了。厉铭臣见她话说到一半就躲避起了他的视线,强硬地让她看向他,“我不能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