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07章:半个月不允许下床-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半个月不允许下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被这个突然浮现在脑海的想法吓了一跳,夏念儿视线仿佛被什么黏住了一般,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厉铭臣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不过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愈发放慢了吃饭的动作,每口食物都在嘴中咀嚼了不下二十次,眉心似乎还带着几分回味。

    等夏念儿意识到他在回味些什么的时候,僵住的视线才活了过来。

    有些仓惶地收回视线,她咬唇看着床单,似乎能从上面看出一朵花。

    见她不再看他,厉铭臣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似乎有些不爽又有些遗憾,停顿了会见她打定主意不再看他之后,他吃饭的速度又恢复到正常。

    “这半个月,我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你。”

    迅速吃完饭之后,厉铭臣将托盘随意一推,站起身,居高临下地命令道。

    他不允许她出现任何意外,为了避免她不乖,这半个月他也不会出这件卧室,从根本上杜绝她不乖的可能性,毕竟这个女人每次该乖的时候不乖,不该乖的时候却乖的要命。

    想到她以往的前科,厉铭臣又说了一句,“你所有的行动都在床上解决,听到了吗?”

    听到这话,夏念儿也顾不得看床单了,猛地抬头看向他,她一脸不敢置信地问道:“所有的行动都在床上解决?”

    厉铭臣点头。

    “不行!”夏念儿下意识地反驳,让他喂饭之类的她都可以接受,但是人有三急,半个月的时间她不可能不去洗手间,这总不能让他帮忙吧。

    深邃的黑瞳定定地盯着她,厉铭臣一字一顿地说道,“夏念儿,你只能选择说好或者行,没有第三个选项,这件事不容你拒绝!”

    在其他的事情上夏念儿都可以妥协,可唯独这件事,她真的没办法妥协。

    她总不能在床上解决五谷轮回需要吧?

    如果这样,她倒情愿瘫痪了,起码那时候是被逼无奈下的无法下床,在这种四肢好好的情况下,她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绝对!

    “你说什么?”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如同死神的声音,含着十二分的怒气在她耳边响起。

    夏念儿这才惊觉她竟然不自觉地把心中的想法说出了口。

    不过既然说都说了,她干脆说个彻底。“厉铭臣,身体是我自己的,哪怕将来出现什么意外,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刚刚说的这半个月我答应不了,人有三急我总得上洗手间,再说了医生都说了,只是有可能瘫痪,那也就

    代表着有可能不会瘫痪,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可能委屈自己。”

    厉铭臣静静地听着她的话,越听眸色就越凉。

    等她说完之后,他俯下身,冷峻的面孔和她的小脸贴得极近极近,近到两人的呼吸都缠到了一起。

    “身体是你自己的?呵!”怒到极致,他的声音反而很平静,平静地好像两人只是在闲话家常。

    不过,夏念儿很清楚,他现在绝对处于暴怒的边缘,现在的平静大概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了。

    总之,他说什么,她都打定主意不同意了。

    看着她脸上隐隐的倔强,厉铭臣突然狂狷道:“就连你都是我的,你的身体自然也是我的,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再说了,你是想瘫痪了赖上我吗?你休想!”

    “我从来没有过那种痴心妄想。”夏念儿同样平静地回望过去,只是声音中隐隐带上了些许颤音。

    厉铭臣简直要被气疯了,这个女人是没有心吗?她就听不出他真正的意思吗?她的身体她舍得糟蹋,他却舍不得。

    刚刚在说那句气话的时候,他实际是想听到赖他一辈子的答案的,可这个女人说什么?竟然说没有过这种痴心妄想

    “不想赖着我,那你想赖着谁?”

    夏念儿没想到会听到这个问题,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松一口气吗?毕竟她这个回答其实间接地表明了她以后不会缠着他,影响到他日后的生活,为什么他会是这种反应?

    厉铭臣见她不说话只是沉默,更气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要不是她现在受了伤,他一定让她哭着求饶

    可恨!可恼!

    心间的暴戾翻涌着,他静静地瞟了她一眼,拿起电话拨通了别墅内的内线电话,“叫管家过来。”

    没几分钟的时间,老管家急急忙忙地跑了上来。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一进卧室,老管家就注意到了室内诡异的气氛,不过他却什么都没多说,只是躬身恭敬问道。

    厉铭臣咬牙道:“看好她,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允许她下床,如果她下床了,后果你知道!”

    说完,他不再停留,大步流星地离去。

    夏念儿静静地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也咬了咬牙,他这话虽然明面上是对老管家说的,实际上却是说给她听的,如果她下了床,那就会牵连到老管家。

    她就是再怎么不忿,也不会将一个老人家牵扯到两人的争执中。

    而离开别墅的厉铭臣也正是笃定这点,所以才敢放心离去。

    再待在卧室,他担心他会被她气到失控,万一控制不住心中的暴戾伤到她

    那是他决不允许的事情。

    不过,虽然离开了卧室,先前被激起的暴戾却仍是无法散去。

    坐在车里,厉铭臣拨通了一个电话。

    “尤一溪,我在马场等你和顾念成,一个小时之内如果赶不到,就不用赶过来了。”

    电话那头,尤一溪和顾念成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神情,本来以为已经安全了,没想到还没过夜,就收到了厉哥的秋后算账。

    尚晏明的惨状他们已经看到了,到了马场他们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如果不去,估计会更惨。

    结局注定只有惨和更惨。

    尤一溪和顾念成到达马场的时候,两人脸上都是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凄惨样。厉铭臣早就站在那里了,见他们二人过来,直接道:“你们两个,一起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