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06章:吃她的剩饭-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吃她的剩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不咬了?”

    厉铭臣皱眉问道,薄唇抿地愈发紧了。

    夏念儿没回答这个问题,唇间的血腥味肆意蔓延着,几乎染红了她的眼睛。

    “咬!”见她不做声,厉铭臣皱皱眉,命令道。

    夏念儿下意识地咬住,等意识反应过来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一时间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心间乱成了一团麻。

    见她咬住,厉铭臣这才继续上药的动作,本就轻到极致的动作又轻了三分。

    夏念儿只觉得腰间痒痛交加着,肿痛间又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酥痒。

    此刻,时间过得格外慢。

    夏念儿仿若经历着一场酷刑,额间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薄汗。

    身后,厉铭臣的情况没比她好到哪里去,也许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鬓间被汗珠染湿,透着一股异样的颓废美感,却丝毫不显狼狈。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又似乎只过去了一秒钟,艰难地上药终于画上了尾声。

    将药上完之后,厉铭臣的手却没舍得离开那片青紫。

    “药上好了吧?”夏念儿声音有些嘶哑地问道,经历了刚刚那场又痛又痒的别样折磨之后,她说不上来心头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打翻了调料**似的,复杂莫名。

    厉铭臣见她发问,诡异地沉默了一秒之后才回道:“为了方便药效发挥,我帮你热敷一下。”

    如果不是两人离得这么近,而夏念儿又刚巧听到了他说话时候变粗的呼吸,她也许真的会相信了他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可惜没有如果。

    夏念儿咬唇,狠狠地闭上了眼睛,刻意让自己忽略腰上温热的存在。

    见她不再动作,厉铭臣才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到了那片青紫上面。

    说好不许任何人再伤她,可万万没想到伤她的人竟然是他!

    夏念儿本意是闭眼逃避,可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听着她的呼吸渐渐变得绵长,厉铭臣屏住呼吸将手从她的腰上拿下来,而后小心翼翼地将撩起的衣服放下,又轻手轻脚地上床,小心地将她拥到怀里。

    良久良久,一声轻到几不可闻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可惜,夏念儿睡得极沉,完全没听到这番话。

    一觉睡到天色昏暗,直到黄昏时分,夏念儿才昏昏沉沉地睁开双眼,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迷茫感。

    过了几秒钟,她的意识才渐渐回到大脑。

    “咕噜噜”肚子在这个时候唱起了空城计,夏念儿下意识地想要下床,去找些吃的。

    不管怎么样,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只要太阳照常升起,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该吃还是得吃,该喝还是得喝,否则伤到的只会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至于那个让你伤心绝望的人,既然他都舍得让你伤心绝望又怎么会被你的颓废伤到。

    值得你为他哭的人,不会舍得让你哭。

    不知道怎么会忽然想到老师曾经说过的这番话,夏念儿咬咬唇,将过往的记忆压抑住,全心全意的寻找着床下的鞋。

    找好后,正当她准备下床的时候,忽然一股拉力将她拉回了床上。

    夏念儿这才发现卧室中还有着第二个人存在。

    “你不要命了?”厉铭臣压抑着怒火的吼声在她响起。

    夏念儿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不要命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如果不懂得这个道理,早在被夏绾儿设计众叛亲离的时候她就该死了。

    “我没想过要死。”

    虽然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是夏念儿还是很认真地解释了一句。

    听出她不是在敷衍,厉铭臣的脸色好了一些,不过也只是好了一点点儿,一张冰山脸上依旧是风雨欲来的压抑感,“既然不想死,就好好记住医生的嘱托!”

    “你想做什么?”训斥之后,他停顿了两秒,有些别扭地问道。

    夏念儿也吃不准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饿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她实话实说道:“我有些饿了,准备去下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等着!”厉铭臣闻言,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后,转身出了卧室。

    等到卧室内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夏念儿才有时间去捋清他话中的意思,医生的嘱托也就是之前那个医生口中所说的她疑似伤到了腰部的神经,所以半个月内不允许下床的话?

    不过就算最严重也就是瘫痪,怎么也谈不到死字啊!

    正当夏念儿疑惑的时候,厉铭臣去而复返,手上端了一个加大加长版的托盘,托盘上满满地都是吃的。

    夏念儿有些奇怪他的速度,距离他离开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算是100个厨师一起做也来不及啊,更别提托盘中有些食物明显是需要长时间烹调的汤品。

    等他走到身边,她没忍住将这个疑惑问出了口。

    厉铭臣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提前准备好的。”

    夏念儿心中一凛,他虽然说得简单,但是她大概能够想到,厨房中大概是一直重复做着这些菜品,才能确保她不管什么时候醒来,都可以马上吃到。

    而能吩咐厨房如此行事的,也就厉铭臣一人了。

    心神被扰乱的情况下,夏念儿倒是格外配合他接下来的喂饭。

    反正最终结果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她又何必做无用功去折腾呢。

    两人一个专心致志地喂,一个专心致志地吃,一时间场面和谐地不能再和谐。

    “我吃不下了。”见他有喂到天荒地老的趋势,夏念儿为了肚子着想出声道。

    听她说吃饱,厉铭臣默默地停止了喂饭的动作,不过手中的勺子却没有放下,反而是又盛了一勺汤,若无其事地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夏念儿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那勺子是她用过的勺子,那汤是她没有喝完的汤,而且托盘中所有的食物她也都或多或少地吃了一些也就是说,厉铭臣在吃她的剩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