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03章:失控的厉铭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失控的厉铭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串行动几乎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照片被夺之后,夏念儿在反作用力之下跌倒在地,腰正好碰在了书架上。

    她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向匆匆赶来的厉铭臣。

    他腰间只围了一层浴巾,身上的水珠都没擦干,头上更是往下淌着水,很快浴巾就被蔓延而下的水珠打湿,将他的轮廓勾勒地很是清晰。

    然而夏念儿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旖旎的美景,腰间传来的尖锐刺痛让她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谁让你动这本书的?”厉铭臣冷厉暴虐的质问声居高临下地砸下,他眉心锁成了死结,身上充斥地满是抗拒的气息,似乎将自己与世界隔绝开来。

    夏念儿心一揪,一股比腰间更尖锐的刺痛从心底传来。

    他不是没用过冷厉暴虐的声音质问过她,可却没一次给到她这种揪痛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在他眼里,她和陌生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不,也许说是和一只可以一脚碾死的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也许她下一句回答不随他的心意,他就会一脚将她碾死,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似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本书不能看,没有下次了。”夏念儿死死地咬住唇瓣儿,沉默了好半天才说出这番话,说完后她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光了,无力地靠在书架上。

    绝对绝对不会有下次了,她不会第二次错估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不会再愚蠢可笑地试图去探寻真正的他,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照片你看过了吗?”厉铭臣死死地攥住那张照片,脸色难看地几乎没法看。

    夏念儿沉默着,好半晌才回道:“没有。”

    将照片塞进金刚经中,厉铭臣用力地将那本金刚经拿在手里,心底深埋的记忆再次被解封,刚刚将照片夺回来的时候,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在那上面瞟了一眼。

    心间的猛兽几乎要冲破束缚,将这个孤独肮脏的世界毁灭。

    刚刚在浴室中答应她的要求后,他忽然想到了那个被他藏在书架角落的秘密,甚至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珠,他匆匆裹了一层浴巾,就朝书房赶了过来。

    一开门,就看到她弯腰去捡照片,而她手上拿的正是那本藏着秘密的金刚经。

    来不及思考,他下意识地从她手中夺过了那张照片。

    死死地攥着经书,厉铭臣空着的大手攥成了拳,发出让人牙酸的响声,手背上青筋暴露,似乎下一刻就会青筋爆裂。

    两人一坐一站,偌大的书房在这一刻忽然变得逼仄起来。

    空气中只有厉铭臣粗重的喘息声。

    在这种沉默中,夏念儿感觉腰后痛地更厉害了,与此同时,心痛地也更厉害了。

    也许痛到极致会麻木,她疼到极点竟然感觉不到疼了。

    仰头看着他,死死地看着,似乎要将他此刻的模样刻入脑海,以便下次再犯傻的时候拿出来警告自己,厉铭臣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

    真实的他,她永远都触及不到。

    既然触及不到,那就不触及了,死心吧!

    厉铭臣也发现了有一道视线死死地盯着他,狠狠抿了抿薄唇,他弯腰将金刚经放回书架的角落。

    想了想,他又在金刚经前面放了一本书。

    做完这一切之后,厉铭臣突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夏念儿在他抱过来的那一刻,身体就僵住了,几个小时前还让她觉得安心的怀抱,此刻却觉得莫名可怕,她不安地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开。

    “别动!”厉铭臣声音依旧冷厉暴虐。

    心中的暴虐急需发泄,他不想伤到她,所以她一定要乖乖的,否则

    他真的不管保证会不会伤到她!

    夏念儿感觉被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缠绕着,本能般的自保让她停止了挣扎。

    见她不再挣扎后,厉铭臣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行走间,夏念儿只觉得身上都被浸湿了,湿透的衣衫凉到了心底,她缓缓地闭上了眼,唇角的弧度苦涩而悲凉。

    去卧室还能做什么?

    他估计要把怒气用那种方式发泄到她身上吧!

    进入卧室后,厉铭臣一脚将门踹上。

    将她扔到床上后,他死死地盯着她。

    夏念儿对上那道发红的视线,才发现他的黑眸已经被腥红占领,红得吓人。

    “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动,唯独那本书不允许再动!”厉铭臣一字一字地说道,每个字都带着莫大的力量,他说得极慢极慢,慢到似乎要将这句话印到她的脑中心中。

    夏念儿深吸了一口气,闭眼回道:“我不会再动了。”

    不止那本金刚经不会再动了,他其他的东西她也不会再动了。

    厉铭臣心中被叫嚣着的猛兽占领着,心思混乱下自然忽略了她此刻的异样。

    见她乖乖地应下他的话后,他不再忍耐,一把拽开腰间的浴巾,直接覆了上去。

    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吻得极深极重,似乎要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个吻中。

    夏念儿咬牙承受着他的力量,身上的衣衫一件件减少着,就如同她的心一点点变凉着。

    也许,等这里结束后,她之前所有的蠢心思也可以结束了。

    厉铭臣动作猛烈,透着点莫名的急切。

    很久很久,久到夏念儿都有些麻木了,一切才云收雨散。

    她无力地望着天花板,眼角一行泪缓缓落下,落入枕头中消失不见。

    厉铭臣低喘着躺在她的一侧。

    直到此刻,他心中的猛兽才再次封印。

    也是直到此刻,他才有精力注意到她的异样。

    “你怎么了?”他沉声问道,刚刚舒展开的眉心再次皱了起来。

    “没事。”夏念儿低声回道,尽管腰部的刺痛一阵一阵地翻滚着,不过她却不想说,而且这点痛跟心中的痛一比,也算不得什么了,所以是真的没事。

    厉铭臣突地注意到她的腰一直虚虚地没躺实,他皱眉将她的身体翻过来。一大片刺目的青紫突兀地闯入眼帘,厉铭臣的眉头皱地更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