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02章:神秘的照片-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章:神秘的照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尚晏明,我手有点痒,出来给我陪练!”

    说完之后,厉铭臣率先转身朝外走去,走了两步后他转头冲着夏念儿低笑了一声,“等我回家。”

    笑声中没有讽意,没有冷沉,有的只是淡淡的愉悦。

    尚晏明挣扎了片刻后,顶着另两个人一路走好的目光,如丧考妣地跟了出去。

    夏念儿默默地看着桌上的空碗,双眼放空。

    本就不太平静的心海被那四个字又掀起了一阵波涛。

    “小嫂子,看到了吗?厉哥这辈子仅有的温柔都给了你,不,也许应该说厉哥把下辈子下下辈子的温柔预支了给你,你好好想想吧,有些事情要用心去看,我这里先祝你和厉哥白头偕老了。”

    在顾念成惊诧的目光中,尤一溪突然上前,满脸正经地对着夏念儿说道。

    夏念儿低低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很是精彩。

    “顾念成,走了,你难道等着厉哥回来秋后算账吗?毕竟这珍贵的逃跑时间可是晏明用生命争取来的。”尤一溪又恢复了那副放荡轻佻的模样,说完他冲着夏念儿眨了眨眼,随后快步走出包间。

    想到过往惨痛的血泪教训,顾念成没有犹豫也快步朝外走去,只是临出门前用奇怪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总感觉小嫂子和尤一溪之间有些什么秘密。

    算了,不管它,反正尤一溪不可能挖厉哥墙角,还是先逃命要紧。

    很快,偌大的包间只剩下了夏念儿一人。

    沉默地拿起桌上的空碗,她静静地看着,任由尤一溪的话在脑中回荡着。

    预支了下辈子的温柔吗?

    思绪混乱的时候,时间也过的格外快。

    她还沉浸在混乱思绪中的时候,厉铭臣又回到了包间。

    不同于出门前衬衫西装的正经模样,此刻的厉铭臣多了几分狂狷,西装随意地搭在肩头,衬衫也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性感的喉结,甚至隐约可见健硕的胸膛。

    “走了,回家!”厉铭臣伸手想抱起她,可想到刚刚一番剧烈运动,又默默收回了手。

    还是回家洗完澡再抱吧,刚刚沾上了尚晏明的气息,现在抱了她总感觉吃了亏,如果尚晏明的气息沾染到她身上,那岂不是被尚晏明占了便宜?

    忍忍吧!

    听到声音抬头的夏念儿,一抬头就看到他那副隐忍的模样。

    犹豫了下,她问道:“你把尚晏明怎么样了?”

    “死不了!”见她张嘴第一个问的是尚晏明,厉铭臣脸色一黑,冷冷地回道。

    她就不担心他吗?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夏念儿看出他没说出口的潜台词,话语先于大脑脱口而出,“我对你有信心。”

    闻言,厉铭臣身上压抑的气息一散而空,唇角微不可见地翘了翘。

    算她多少还有点儿良心,不过这女人是在对他表白吗?

    “咳咳!”低低地咳了声后,他甩下一句回家后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

    夏念儿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刚刚她是看错了吗?怎么觉得他的耳垂有些发红呢?一定是看错了吧。

    一路沉默地回到别墅,厉铭臣快步走进浴室。

    “厉铭臣,我可以去书房找本书看吗?”坐在卧室的床上,夏念儿看着浴室里面半掩琵琶半遮面的禁欲诱惑,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坚持坐了一会后她实在坐不下去了,扬声冲着浴室里面问了句。

    厉铭臣冲着她点了点头,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得到允许后,夏念儿快步逃离了卧室,似乎后面有猛兽追着她似的。

    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书房,她推门进去。

    看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夏念儿有些茫然地看着,刚刚说要找书看只是一个借口,不过看着书架上那么多书,她确实有些心痒痒,眼睛在书架上面扫视着。

    第一眼望过去,满满一排都是金融方面的书籍,有些光是书名都晦涩地让她看不懂,夏念儿跳过这排,继续扫视着。

    外文原著,心理书籍

    忽然,夏念儿眼尖地在书架的最角落看到了一本金刚经。

    她的目光被黏在那上面,久久离不开。

    金刚经看起来和厉铭臣八竿子打不着,他那人看起来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竟然也会读佛经吗?

    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好奇,她弯腰从角落拿起这本书。

    经书的封面微微有些发皱,看起来就有着历史的痕迹,而且应该经常被翻看。

    夏念儿心中的好奇愈发深了,如果说是一本崭新的金刚经,她可能还不会这么好奇,可这本明显经常被翻阅,她心里默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可是那股蠢蠢欲动的好奇却怎么也压制不下去。心底有一个小恶魔的声音在叫嚣着,“你之前来书房厉铭臣已经同意了,既然同意就默认了书房的书你都可以看,你难道不好奇这本金刚经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秘密吗?你难道不想趁着这个机会多了解了

    解他吗?只是看一看,没关系的,看吧,看吧,就看一看吧。”

    最终,这股声音压过了其他。

    她小心翼翼地翻开了封面,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行笔锋冷厉的字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爱恨故,无忧亦无怖。”

    夏念儿沉默地看着这行字,每个字都用力地似乎要将纸划破的锋利,她不知道他是在什么心情下写下这行偈语的,似乎她对他的了解太少了。

    只知道他叫厉铭臣,是集团的总裁和厉氏集团的继承人,性格霸道**,今天又从尤一溪那里知道他还有一个不知所踪的双生哥哥,除了这些再深层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心底的冲动越来越深,她几乎是有些急迫地拿起了这本书。

    突然,一张照片从经书中滑落出来。

    看着那张晃晃悠悠落地的照片,夏念儿咬咬唇,弯腰想去捡。在她刚刚捡起的那一刻,一双大手用力地从她手中夺过了那张照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