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99章:厉铭臣有病-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厉铭臣有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看着他不同以往的表情,心间忽然被一股紧张情绪占领。

    她莫名地有些笃定,接下来听到的话会颠覆一些事情。

    “什么原因?”

    见她追问,尤一溪反而不说话了,俊美的脸上闪烁地满是纠结之色。

    他不知道这些话该不该说,或者说如果说了所造成的后果会是什么样他也没把握,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小嫂子又是一个女人,如果说了,事情也许会走向两个极端

    小嫂子理解厉哥也越发亲近厉哥,亦或者小嫂子害怕厉哥也不敢继续待在厉哥身边。

    究竟要不要赌一把呢?

    尤一溪犹豫着,脸上的纠结之色也越来越浓。

    夏念儿就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催促也没有躲闪。

    他越是这样,她就越能够肯定接下来的话会很重要,重要到尤一溪会纠结不已。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包间内的空气好像都凝滞到了一起。

    久久,尤一溪忽然动了,他意识到不能再这样犹豫了,耽误的时间太长,厉哥该怀疑了。

    双手狠狠攥了攥拳,他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爱他吗?”

    虽然这话没头没尾,夏念儿却听懂了,他是在问她爱不爱厉铭臣。

    坐在沙发上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心间好像被一道惊雷劈过,劈醒了她一直混混沌沌故意逃避的某些事实,万丈波澜平地而起,将她的心海搅地波急浪涌。

    爱吗?她不敢爱,否则等待她的一定是万劫不复。

    可是不爱?心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入驻的某道身影却让她无法再自我欺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或许是他安排好一切,让她大闹夏绾儿和郁子行的订婚礼的时候?

    又或许是他从天而降,在夏家将她护在怀里的时候?

    再或许是他在砸餐厅的时候说的那句她不在乎他心疼的时候?

    太多太多的可能了……

    原来,他不知不觉为她做了这么多,可是这些本来不应该属于她啊,她不敢确定他在做这些的时候看到的是不是另一个女人,毕竟初见时候他问的那句话指向太明显了。

    死死地咬住唇瓣儿,夏念儿脸上的纠结之色不比之前的尤一溪少。

    见状,尤一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尤一溪不知道在庆幸什么,同时他也打定了主意,脸上的纠结之色消失了。

    “小嫂子,接下来的这些话我只会说一遍,另外,在我没有说完之前希望你不要打断我。”

    “好。”

    简短的交谈后,尤一溪才正式开始说。

    “厉哥他有病!”

    第一句就是震撼的一句,夏念儿差点没忍住想要插话,可想到之前答应的话,她忍住了,为了避免接下来忍不住插话,她用手捂住嘴,将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尤一溪的话在继续着。

    “当年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厉哥并不是独生子,他有一个双生哥哥,当年厉家似乎发生了一场大变故,那次变故之后厉哥的哥哥就消失了,他的消息也被厉家全面封锁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家和厉家有交情,这事情我大概也是不知道的。”“也就是在那次变故中,厉哥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不止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也留下了极其严重的病症,具体病症是什么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在事情脱离掌控的时候,厉哥会变得极为暴躁,他

    无法接受一切脱离掌控的事情。”

    “也许小嫂子你会觉得厉哥太过**霸道,可是在面对你的时候,厉哥已经将这些**霸道收敛了许多,否则就是那次你私自逃离厉哥身边的行为,都够你死个一千次一万次了。”

    “小嫂子,你仔细想想厉哥每次对你的事情,是不是都是高高抬起轻轻落下?”

    “我言尽于此,小嫂子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尤一溪不再停留,转身就朝外走去,他出来的太久了,再不回去厉哥该怀疑了。

    在他走到门边的时候,夏念儿忽然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那些?”

    “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你是厉哥生命中的那个例外吧。这些年,你是第一个让厉哥活得有些生气的人,以前的厉哥虽然活着却好像行尸走肉,在遇到你之后,他才好像真正活了过来。”

    “要不然,你以为谁都配让我叫一声嫂子吗?”

    随着最后一句满是傲气的话,尤一溪开门出去,脸上的异样全部掩去,他又恢复成了那个风流不羁的花花公子,眼角眉梢俱是轻佻。

    在他走后,夏念儿呆呆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努力吸收着刚刚听到的讯息。

    那些话讯息太大了,大得几乎要将她淹没。

    厉铭臣原来有一个哥哥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变故会让厉家选择封锁他哥哥的消息呢?又究竟是什么样的变故会刺激到一个人性格大变甚至出现了极其变态的掌控欲?

    这一切都好像一个大大的谜团,笼罩在夏念儿的心间,压地她心头一片雾霾,灰蒙蒙的不见天日。

    还有,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厉铭臣对待她的事情似乎确实是高高抬起轻轻落下,每次虽然嘴上说得严厉,但却没对她做出过什么实质性的惩罚,除了打打屁股和在床上会霸道激烈一些……

    这么一想,似乎他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变态。

    夏念儿的心完全乱了,双手掩住脸,过往的一幕幕在脑中回放着,就好像在回放一个电影。

    越是回想,她的心就越是乱。

    越是乱,心间的那道身影就越是清晰。

    她现在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了,如果说之前她可以用这样那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去疏远他,可是在听完刚刚那段话之后,她忽然有些做不到了。

    那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办?

    在她乱成一团的时候,包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看着那道蜷缩成一团的小人,他脚步顿了一下又加急了。“我还以为你掉到洗手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