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95章:打厉铭臣屁股-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打厉铭臣屁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力咬了下手指,清晰的痛感打破了夏念儿最后一丝幻想。

    竟然真的不是梦!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夏念儿瞬间有种想死的冲动,她刚刚究竟做了些什么啊

    指着厉铭臣嘲笑他骂他还对他拳打脚踢……

    nozuonodie!

    厉铭臣看不到她此刻懊恼的模样,不过看着被抗在肩上的娇躯忽然一动不动,他就知道她梦醒了。

    “厉铭臣,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我刚刚是睡迷糊了,你不会和一个睡迷糊的人计较吧?”慌乱下,夏念儿前言不搭后语地为自己找着理由。

    “……呵!”厉铭臣低低地嗤笑了一声,深邃的黑眸间意味不明。

    被悬空半挂着,夏念儿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不过想也不会好看到哪去,毕竟她刚刚嘲笑地那叫一个肆无忌惮,而且还报复性地骂了他几声笨。

    眼看着要到床边,夏念儿顾不及其他,继续叫嚷着,“厉铭臣,打人不打脸,你不要……不要……”

    “不打脸,打……”厉铭臣微微拉长了声音,随后轻轻浅浅地抛下了两个没有烟火气息的字,“屁股。”

    夏念儿脸腾地就红了,娇嫩的小脸犹如天边的晚霞,红的夺目。

    “我笨?”伴随着上挑的尾音,一个巴掌不轻不重地打在了她屁股上。

    夏念儿眼圈都红了,虽然没有那么疼,但是心里受到的冲击却远远比被暴打一顿来的重得多。

    “我嚣张?”又是一巴掌。

    “夏念儿,你胆子倒是大了,谁给你的胆子?”

    啪啪啪,接连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气中回荡着。

    夏念儿紧紧地咬着嘴唇儿,不泄露出一丝哭音。

    打着打着,厉铭臣觉得不对劲了,她那边完全没了动静,就好像一个失去了气息的木偶娃娃似的,难道他打得太重了?

    蓦地,他心中染上了一丝烦躁。

    强硬地掰过她的身子,看着眼角坠着的那滴要落不落的泪珠儿,厉铭臣不由自主地伸手抹掉。

    刚刚接触到她的泪珠,他的手就好像被什么烫到了似的,猛地一缩攥成了拳。

    而被他这么一触碰,夏念儿压抑的泪珠仿佛决堤般倾泻而出。

    大滴大滴的泪珠砸落。

    偏偏她哭得却是无声无息,小脸都被憋红了。

    厉铭臣心一揪,大手胡乱且笨拙地擦拭着她的泪,嘴上状似嫌弃道:“小娇气包,就会哭哭哭,我又没怎么着你,你不乖打你两下屁股还打不得了?别哭了,哭得丑死了。”

    说实话,夏念儿此刻的哭状绝对称不上丑,甚至有几分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美感。

    不过看在厉铭臣眼里,就是觉得哪哪都碍眼。

    她只要笑笑笑就行了,自然有他为她遮风挡雨。

    不过貌似现在是他惹哭她比较多?

    厉铭臣拧眉思索着,他只使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道,真的有那么疼吗?

    夏念儿要说疼也没有多疼,就是那股被打屁股的别扭感让她莫名地想哭。

    如果换了那个不知名的女人,他一定不舍得这么打吧?

    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夏念儿被吓得忘记了哭,一张小脸呆呆愣愣地愣在那里,她刚刚在想些什么,她难道是在隐隐嫉妒那个厉铭臣真爱的女人吗?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呆呆愣愣的模样,只当是真的打重了。

    剑眉死死地拧着,他犹豫了片刻,冷道:“你要是实在难受,让你打回来就是了。”

    说到最后,厉铭臣眼神飘到了墙角的角落,一双黑眸闪烁地满是复杂的光芒,似乎有点惊奇他会说出这种话,又似乎是认命般的自暴自弃。

    男人就是要有度量,他只是不想跟她一般计较……而已,才不是怕了她的眼泪!

    夏念儿痴痴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自然没听到这一番话,呆呆愣愣地看着虚空,她好像是将心中的隐秘暴露在了大众面前一般,心中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厉铭臣见她始终没有动静,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

    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

    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厉铭臣趴在床上,修长健硕的身躯透着致命的诱惑。

    “打吧!”

    夏念儿这才反应过来。

    打吧?

    该不会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厉铭臣疯了?

    “磨磨唧唧!”厉铭臣抬眸闲闲地瞥了她一眼,她脸上那副纠结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敢情她还嫌弃不想打是吧?

    除了她,哪个敢试试看!

    被她这幅纠结嫌弃的神态刺激到,厉铭臣直接拽起她的手,打在了他挺翘的臀部上。

    夏念儿被吓愣了。

    她刚刚竟然打了厉铭臣的屁股?

    该不会她一直在梦中吧,不然现实中怎么会发生这种荒诞不经的事情!

    厉铭臣那种霸道**的性子,怎么可能让她打他的屁股呢?他打她屁股还差不多!

    “打!”厉铭臣松开她的手,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

    这种姿势对于他,委实难堪了些。

    不过那个人是她,倒也能忍!

    夏念儿机械般地打着,不过却没有一丝一毫大仇得报的痛快感,反而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不安。

    事出反常即有妖。

    这么大的反常背后一定有一个大到她不能承受的阴谋。

    “我饿着你了?”厉铭臣冷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夏念儿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是在间接地嫌弃她力气小。

    她已经很用力了好不好?又不是每个人都是能把沙袋打破的变态!

    厉铭臣仿佛知道她在腹诽些什么,静静地瞥了她一眼后,他继续冷道:“大力点!”

    这么小的力气,不像是在打人反而像是在挠痒痒。

    挠得他心底另一股火气蠢蠢欲动着,叫嚣着将身上的女人撕裂再撕裂,撕成碎片吞吃入腹。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再忍忍,到了晚上才是算总账的时候。

    夏念儿听他这么说,赌着一口气,拼出吃奶的力气使劲地打了下去。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着。

    与此同时,卧室的房门也被突兀地打开了。一个人影傻愣愣地站在门口,瞠目结舌地看着房中的景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