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93章:缠绵的情话-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3章:缠绵的情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傻眼地看着他,内心中奔腾过一万头草泥马。

    他刚刚说的是什么鬼?

    哪怕是打定主意和他疏远,夏念儿此刻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他没发烧吧?怎么大白天的说起胡话了?

    “我愿意一辈子守候在你身边,春天送你阳春三月,夏天送你骄阳万里,秋天送你秋高气爽,冬天送你银装素裹,爱你是我的宿命,疼你是我的使命,亲你是我毕生的指令……”

    干巴巴地说完这些后,厉铭臣又小声地补充了句什么,声音低到几不可闻,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干字之类的。

    夏念儿被惊得差点没摔下床。

    这些话好像是上学时候男生给女生表白时写的情书啊,不过这些话怎么看都跟他不沾边,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感觉无异于有一天动物全都口吐人言的荒谬。

    厉铭臣皱眉看着她的慌乱,耳边恍惚又回响着之前尤一溪说过的话“厉哥,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有时候说要比做来的重要得多,你仔细回想一下小嫂子每次和你闹别扭的时候,是不是你都没哄过小嫂子?厉哥,你这样很危险啊,万一哪天小嫂子被别人甜言蜜语哄

    去,你哭都地方哭去,这个世界上可只有一个小嫂子!”

    说完后,尤一溪就神神秘秘地把一本手写的情话大全交给了他,并且说这是多年来呕心沥血总结的对女人最有杀伤力的情话。

    回来,他在书房看了很久,将里面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里。

    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做不比说来的实际?

    虽然里面的话恶心了点儿,不过她要是喜欢听,他就勉为其难地说给她听听吧。

    这么想着,厉铭臣又继续说道:“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的小心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你是我的宝,你是我的贝,你是我的小宝贝,小心肝,小宝贝,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肉麻到极点的话,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起码,夏念儿就被吓得三魂丢了两魂。

    这些日子,她确实是在故意疏远他,但是厉铭臣该不会因为这个就被气糊涂了吧?

    这话说地不像是他的风格,倒有点像是尤一溪的风格。

    不得不说,在某种意义上,夏念儿真相了。

    “厉铭臣,你到底怎么了?”颤颤巍巍地,夏念儿半惊半恐地靠近他,小声地问了句。

    厉铭臣拧着眉看向她。

    看来尤一溪在这方面倒是有些靠谱,起码她现在愿意亲近他了。

    不过尤一溪不是说情话之后应该是女人喜极而泣地投怀送抱吗?

    喜极而泣就没必要了,但是投怀送抱……

    他胳膊都要张开了,为什么她还不投怀送抱?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夏念儿又继续问道:“厉铭臣,你刚刚为什么说那些话啊?你觉不觉地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把医生叫过来?”

    厉铭臣皱眉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是不是在说他有病?

    凌厉的视线射向她,厉铭臣眼神中满是质问的光芒。

    夏念儿见他恢复正常,忍不住松了口气,又回到了原来的安全距离。

    “厉铭臣,你那些话是不是听尤一溪说的?我听着那些话,倒是很有他的风格。”

    有些没话找话地说着,她试图用这样的对话驱散刚刚的尴尬气氛。

    厉铭臣瞥了她一眼,“什么风格?”

    “花花公子浪荡不羁的风格。”夏念儿尽量用比较委婉的词语表述着。

    听完她的回答,厉铭臣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花花公子这个词倒是和尤一溪挺搭,最重要的是这不是一个好的形容词。

    她所有好的形容词留给他就好。

    厉铭臣暗暗打定注意,回书房就将那本所谓的情话大全烧掉。

    打定主意后,他斜睇了她一眼,看着两人之间泾渭分明的间隔,他刚刚扬起的弧度又压了下去。

    “过来!”想了想,厉铭臣还是用自己的方法。

    说那么多,不如做一次!

    夏念儿眼神中闪过一抹纠结,慢腾腾地朝他的方向移动着。

    “你属蜗牛的?”厉铭臣冷讽一声,长臂一捞,直接将她捞进了怀里。

    夏念儿僵硬地缩在他的怀中。

    “你属僵尸的?”厉铭臣又是一声冷讽。

    这下,夏念儿倒不僵硬了,变得有些无所适从地在他怀中扭来扭去。

    “你属秧歌的?”厉铭臣锲而不舍地冷讽着。

    夏念儿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后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笨蛋!”厉铭臣狠狠地揉了揉她的头,将她的一头长发揉地乱七八糟的,随后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这么笨,除了我还有谁要你?”

    夏念儿所有的情绪全都被这一句话打了回去。

    这话,让她完全乱了分寸,本来已经安稳下来的一池春水又被搅乱。

    “你……我……”你你我我了半天,她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还是个笨嘴笨舌的小结巴,也就我不嫌弃你了。”厉铭臣修长的食指又爱又恨地狠狠点了点她的额头,随后用几爱怜地吹了吹她点红的额头。

    恍惚间,夏念儿脑中突然划过了一个画面

    那次,小哥哥被那帮恶魔带走,她藏起来准备等小哥哥回来给他吃的窝头被另一个男孩抢走了,她抢不回来,只能无助地大哭着,小小的脑袋中只有一个想法,小哥哥回来要饿肚子了。

    正当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小哥哥突然回来了。

    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大哭的原因后,小哥哥和那个男孩打了一架,抢回了她给他留的窝头。

    一边吃,小哥哥一边说着:“这么爱哭,除了我还有谁要你?”

    说完,小哥哥就……

    正想着,厉铭臣突然用手遮住她的眼,温热的大手挡住了她所有的光亮。对,小哥哥那时候就是这样,用手遮住了她的眼,挡住了她所有的光亮,也隔绝了她所有的眼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