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91章:闹别扭怎么哄?-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章:闹别扭怎么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越长,这种感觉越发明显。

    最早有这种发现是在一个雷雨夜,明明她在睡梦中惊怖到颤抖,可惊醒后第一反应竟然是拉开和他的距离,最终的结果是他深入地和她来了场负距离亲密接触。

    第二次,用餐的时候他替她夹了些菜,可直到最后吃完,那些菜还好好地放在碗中,动也没动。

    第三次

    第四次

    其他还有很多诸多无法言说只能意会的小细节

    例如,她虽然还是叫他厉铭臣,但却多了种公事公办的味道,跟喊张三李四没有什么区别。

    再例如,她再也没有回握过他的手。

    再再例如,每次抱她的时候,她的身体都会格外僵硬。

    这么多的反常加在一起,厉铭臣眉头一日皱地比一日狠。

    不是说在摩天轮接吻之后就会一辈子在一起吗?为什么她反而对他生疏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终于有一天,厉铭臣变态般地爆发了。

    “如果不想叫就别叫,没!人!逼!你!”说完这句后,他卷着沉沉的怒气冲出门。

    夏念儿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那道越走越远的身影。

    他终于发现她的疏远了吗?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短痛总好过长痛。

    她只是一个替身,现在陷得越深,将来他真正爱的人回来的时候,她就会越不堪。

    就这样吧,如果他能彻底厌恶了她将她赶出去就更好了。

    夏念儿唇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似笑又似哭,眼角却有一行清泪缓缓地滑落。

    “少夫人,您还好吗?”

    不知何时,老管家突然站在她背后。

    夏念儿慌忙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将脸上的表情调整到正常,才转身道:“我很好啊,管家有什么事情吗?是找厉铭臣吗?他已经出去了。”

    “少夫人,少爷其实也很苦的。有些事情,您可能觉得少爷过于霸道**,可那只是他在乎您,如果不在乎的人,少爷根本不会多看一眼。”老管家看着强装无事的她,颇有些语重心长地劝道。

    他虽然老了,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这些日子,少爷和少夫人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

    这种不对劲,大概就是从少爷把少夫人拽到楼上之后开始的,不知道那日在楼上发生了些什么,但他想左右不过是少爷的某些举动让少夫人误会了。

    以少爷的性格,又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这误会肯定就越来越大了。

    哎,如果没有当年的意外,一切应该都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老管家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只是背影比往日萧索了许多。

    老管家走后,夏念儿挺得直直的背猛地塌了。

    他在乎她吗?

    他在乎的只是和他爱的人像的她吧!

    夏念儿,就这样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不了谁的,时间可以抹平一切的。

    缓缓地上楼,夏念儿回到卧室,整个人摔进柔软的被窝中,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动静。

    那头,厉铭臣出门后,将车速飙到了最快。

    心头的怒气全都化为了压抑的暴虐。

    比平日快了近一倍的时间到达醉色,厉铭臣将车钥匙扔给门童,压着满身怒气走进醉色。

    在进入专属他包间的瞬间,所有的怒气暴虐压抑不住了。

    被甩上的门颤了几颤,许久仍有些颤意。

    厉铭臣从酒柜拿出一**酒,也不用酒杯,直接仰头喝下。

    许是喝得太急,有些酒来不及喝下就溢出了,鲜红的酒液顺着嘴角划入胸膛。

    “该死!”喝完,他恨恨地将酒**砸到地上。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难道她就没有心吗?

    她没有记起小时候的记忆,他都没有惩罚她,而是等着她想起来的那一天。

    可是她呢?

    反而对他疏远了!

    该死!该死!该死!

    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他也说不清是在怪她还是怪自己。

    喝了两三**之后,厉铭臣突然终止了灌酒的动作。

    拿出手机,他拨通了尤一溪的电话。

    “来醉色。”只是说了三个字,不等电话那头回话,厉铭臣就挂断了电话。

    等尤一溪心急慌忙地跑到包间的时候,看到就是一副让他瞠目结舌的画面。

    那个坐在沙发上一身颓唐气息的是厉哥?

    “厉哥。”轻轻地唤了一声,尤一溪话中带着几分不确定。

    从身形上来看,确实是厉哥不假,可是厉哥哪有过这么颓唐的时候。

    听到唤声,厉哥抬头,黑瞳中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凌厉。

    尤一溪再定睛一看,沙发上的人哪还有一丝一毫的颓唐,难道刚刚是他眼花了?

    笑嘻嘻地凑到沙发旁边坐下,他笑道:“厉哥,你叫我过来什么事?对了,小嫂子怎么没跟你一起?难道是你和小嫂子闹别扭了?哈哈哈”

    尤一溪说这些只是故意调侃,在他看来,世界上就没有厉哥搞不定的事情,这样的厉哥怎么可能和小嫂子闹别扭呢,不过有机会调侃厉哥,这感觉还是不错的。

    笑着笑着,尤一溪笑不出来了。

    厉铭臣沁冰般的视线如箭般射向他,如果视线可以化为实质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万箭穿身了。

    尤一溪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嘴贱一时爽事后火葬场,虽然有了小嫂子后厉哥是温柔了些,可是那温柔只是针对小嫂子的啊,与他又没个毛线的关系。

    谈了恋爱,他厉哥还是他厉哥啊!

    “女人闹别扭怎么哄?”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将尤一溪从沙发上吓到了沙发下。

    他刚刚不会是幻听了吧?厉哥是问他女人闹别扭了怎么哄吗?难道说厉哥和小嫂子真的闹别扭了?

    他这张嘴,是开了光吗?

    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尤一溪压抑着心头的巨震,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厉哥,小嫂子和你闹别扭了?对待女人,像你这样是不行的,天天守着一座冰山,时间久了谁都会受不了的,你得学会甜言蜜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