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90章:尘封的梦魇-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0章:尘封的梦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0章:尘封的梦魇

    这话好像一个导火线,瞬间将尘封的记忆炸翻。

    厉铭臣压在喉咙口的话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他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整个人都有些焦躁起来。

    内心压抑的暴虐肆意叫嚣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冲出来,化成致命性的毁灭。

    实在坐不下去了,厉铭臣起身,在房间中缓缓踱着步,意图用这种方法压抑下内心的焦躁暴虐。

    该死!

    所有人都该死!

    眼前恍惚又弥漫着漫天的火海,冲天的火蛇似乎能吞噬一切。

    双手用力地攥拳,手上的青筋几乎要爆裂开来,厉铭臣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狠狠一拳砸向了墙壁。

    他以为他在她面前,能够平静面对那些梦魇了……

    再不济,起码能有说出口的力量。

    结果,还是不行!

    说不出是在恨些什么,厉铭臣又狠狠一拳砸向了墙。

    等夏念儿反应过来,他已经冲着墙狠狠砸了好几拳,手上的鲜血顺着墙壁蔓延下去,蜿蜒成一道刺眼的血线。

    水眸中划过几丝挣扎,最终夏念儿还是没能挣扎过心底的声音。

    起身,朝着他走去。

    走到厉铭臣身后,她低声说了句,“如果那个女人知道的话,想必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么伤害自己的。你也不用瞒着我,我知道自己的替身身份,不会有什么多余的妄想的。”

    说完这些后,夏念儿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刚刚她又想了很多,想他为什么会突然找她说这些,是不是他发现她竟然隐隐对他有了些不一样的心思,所以特意说这些来警告她。

    心中有种莫名的羞耻,但是看着他这幅模样,她又实在看不下去,而刚刚那番话也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结果,厉铭臣完全沉浸在往日的梦魇中,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只是隐约听到了什么身份什么妄想之类的。

    “你说什么?”压抑着心中的暴虐,厉铭臣艰难地挤出这么一句话。

    说完,他的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天知道,他现在只想毁灭,毁灭一切。

    夏念儿在他问出这话的时候一愣,他是真的没有听清还是装作没有听清,不过不管怎样,刚刚的话她都没有勇气重复第二遍。

    “没说什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罢了。”

    如果换做往日,厉铭臣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但是现在他却没那个精力。

    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压抑心中的暴虐了。

    她还在这里,他不能吓到她。

    他有病,他自己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往日犯病都会完全失去理智,自从找回她之后,这情况好了一些,有她在身边,他多少能维持着一些理智。

    而这丝理智存在的意义,就是不能伤到她。

    吓到,也算伤的一种了。

    “抱我。”嘶哑着声音,厉铭臣如是说道。

    夏念儿几乎没有犹豫地从背后拥住他。

    感觉到背上贴上来的温热,厉铭臣心间翻腾的暴虐忽然就少了一些。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抱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的光线都有些昏暗了起来。

    最终,还是一声肚子的咕噜声打破了沉默。

    厉铭臣转头看看窗外的天色,惊觉已经快傍晚了,而她一天还没吃什么东西。

    将她拥抱着他的手臂攥住,他一个巧力直接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低头在她额头印下浅浅的一吻,厉铭臣的眼色沉了沉。

    那些事情,等他找到厉铭卿之后再告诉她吧。

    他坚信,厉铭卿一定还活在这个时间的某一个角落,两人是一母同胞,彼此间多少有些奇妙的感应。

    也正是因为这点儿奇妙的感应,他当年才没有彻底疯掉。

    夏念儿抱得都有些昏昏欲睡了,猛然被换了个姿势,她还有种不知道今夕何年的迷糊感,直到额头传来温温热热的触感,她才彻底回过神来。

    “走吧,吃饭去。”厉铭臣又吻了吻,才放开她,不过两人的手却是紧紧交缠着。

    夏念儿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两人很默契地都没提先前的事情,只不过没提的原因却是南辕北辙。

    厉铭臣想着,在没有十足不会犯病的把握之前,那件尘封的梦魇意外还是不要跟她说了,今天会想告诉她,也是受到了摩天轮的刺激,毕竟那些关于摩天轮的传说都是厉铭卿一字一字地告诉他的。

    夏念儿则想着,不管怎么样他既然没有说下去,那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吧,只是那些被自己放任的小心思不能再放任了,否则等待她的一定是万劫不复。

    两人沉默地走下楼梯。

    老管家正一脸警惕地守在楼梯口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看到这情形,夏念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笑。

    随着这声轻轻的笑声,老管家回头看向楼梯。

    在见到携手而来的两人时,老管家脸上的警惕迅速换成了慈祥的笑脸。

    然而,这慈祥的笑脸在感受到厉铭臣身上残留的暴虐之意后僵住了。

    少爷之前那郑重的模样难道不是和少夫人去说大少爷的事情吗?怎么会有那种犯病之后残留的暴虐之意呢?刚刚他还在惊喜少爷终于能够从当年的梦魇之中走出来一些……

    哪怕只是不再对大少爷的名字都不能提及,也算是进步不是吗?只要有进步的希望,那就有完全走出来的希望。

    他眼睁睁看着,少爷这些年着实不好过啊。

    他倒是想关心少爷

    然而,他只是一个管家,哪怕再关心少爷,也代替不了亲人的位置。

    这一连串的心思都是在瞬间转过的,只是片刻的僵硬过后,老管家又若无其事地将两人请到了餐桌上。

    风平浪静地吃完晚餐后,又风平浪静地回到卧室,两人风平浪静地休息。

    时间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着。

    眨眼,已经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厉铭臣发现,夏念儿还是那个夏念儿,但又不是那个夏念儿了。

    不,应该说她又回到了两人最初重逢时的那个夏念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