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87章:十五倍的媚药-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7章:十五倍的媚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87章:十五倍的媚药

    “很害怕?”等待红灯的过程中,尤一溪笑吟吟地转头看向夏绾儿,“放心,我这个人不喜欢红色,所以不会见血的,你也不用一直在那颤啊颤的,毕竟花容失色这个词只有用在美女身上才是赏心悦目的!”

    话音落地,夏绾儿又是怕又是恨。

    美女两个字仿佛钢针般戳着她的心,她长得是不如夏念儿美,可要不是在母体中夏念儿抢了过多的营养,她本来应该和夏念儿一样美的,一母同胞的姐妹没道理只有一个人长得好看的。

    尤一溪嗤笑着看了她一眼,嫌弃地转过了视线。

    就如厉哥所说的,还真是一个碍眼的玩意啊!

    对待玩意,自然有对玩意的手段。

    将车停在皇冠国际酒店的门口,尤一溪下车,随后用力将她拖下车。

    拖到前台后,他对着前台吩咐道:“叫你们总经理到我办公室,如果他问起,就说只有我一个人过来,只是有朋友最近要过来入住,叫他过去嘱咐几句。”

    说完,他就拖着夏绾儿进了电梯。

    一进电梯,他就嫌弃地将她扔到了地上。

    夏绾儿已经没有心思顾及电梯里脏不脏了,她恨不得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就这么消失。

    当初的设计,她得知尤一溪每次来酒店巡查都是由总经理陪同,所以就威逼利诱了一番,让他帮她通风报信,这也是她能够恰好跑到尤一溪跟前的原因。

    如果总经理被叫过来把一切都交代了,那就全都毁了。

    “叮!”电梯一声响,到达了酒店的顶层,也是尤一溪的办公室所在。

    尤一溪懒得再去拖她,“自己进去。”

    两人在办公室呆了不过几分钟,酒店的总经理就急急忙忙地赶来了。

    进来后,看到瘫倒地上的夏绾儿,总经理头上的冷汗刷地就下来了,差一点儿也步夏绾儿的后尘瘫倒在地上。

    “尤少,您找我?”

    “自己说吧。”尤一溪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个打火机。

    燃燃灭灭的火焰衬得那张含笑的俊美面庞多了几分妖异和血腥。

    “尤少,说……说什么啊?您不是说有朋友要过来入住,所以叫我过来嘱咐几句吗?”酒店总经理强撑着一口气,不让心中的恐惧泄露,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咔哒!”尤一溪用力将打火机的盖子盖上,随后狠狠地砸向了酒店总经理,“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只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你就不用跟我说了。”

    酒店总经理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不用跟尤少说,那就是去跟别的什么人说或者说干脆就不用说了。

    也许在外界看来,尤少只是一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可是他却知晓尤少的手段有多么狠厉,不然也不能和出了名心狠手辣的厉少成为好兄弟。

    为了保命,他不再犹豫,狠狠瞪了夏绾儿一眼后双膝跪在了地上。

    “尤少,我有错,上月您来酒店巡查的时候,我曾经将您的行踪泄露给地上这个女人,当时我手上有把柄被她拿住了,又被她许诺的好处迷花了眼,想着她应该只是想找个契机认识您,所以就告诉了她。”

    老老实实地交代完一切后,酒店总经理就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啪啪啪!”听完后,尤一溪竟然笑着鼓了鼓掌,感叹道:“想必为了设这个局,你花费了很多心力吧,当天我没有如愿的替你解药,你是不是很失望?”

    夏绾儿满心绝望地瘫在地上,不发一言。

    不过尤一溪也没打算听她说什么,感叹完之后他冲着跪在地上的总经理说道:“你应该感谢你有一个在尤家服务了大半辈子的父亲,看在他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酒店总经理在老实交代完一切之后,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还有将功折罪的机会,他急忙激动道:“尤少请吩咐,我一定竭尽所能完成。”

    “查出她当日喝的什么媚药,然后喂十倍的量,喂完后丢到市中心的广场上,在药效没有发挥时,不允许她离开广场一步。”

    闻言,夏绾儿猛地抬头,冲着他哀求道:“一溪哥哥,求求你不要这么对绾儿,绾儿只是太爱你了啊,爱到情难自禁所以才一时糊涂,求求你原谅我吧,爱情是没有错的啊。”

    “而且,十倍的量,绾儿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那就死吧。”面对她的惺惺作态,尤一溪平淡地回道,说到死字的时候都没有一丝起伏。

    夏绾儿怔住,她只是习惯性地用死去威胁人,并没有真的想死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怎么能够死呢,她还没有将夏念儿狠狠地踩在脚下呢,她是绝对绝对不能死的。

    “媚药的量提高到十五倍。”对着酒店总经理吩咐完之后,尤一溪又转头冲着夏绾儿说道:“对了,下次不要再提爱这个字眼,从你嘴中说出来简直是对爱的侮辱。”

    安排完所有的一切后,尤一溪懒懒地将身体整个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见状,酒店总经理识相地拽着夏绾儿出了办公室。

    他现在简直恨毒了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安排人拍下他酒后的暧昧照片威胁他,他也不至于做出那样的糊涂事,现在虽然尤少说不追究他的责任,但是酒店总经理的职位肯定是保不住了。

    恐怕,父亲那里也会受些连累。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夏绾儿一想到十五倍的媚药量就浑身发抖,期间她还意图楚楚可怜地冲着酒店总经理撒娇,却被他狠狠地踹了一脚。

    还妄想勾引他?这样的女人倒贴给他他都不会要!

    与此同时,夏念儿和厉铭臣已经进了游乐园。

    厉铭臣看着夏念儿眉间的一抹愁绪,剑眉皱成了一道死结,黑瞳中也闪过了一道凌厉的光芒。

    虽然她不说,但他却知道她的情绪还是受到了影响。

    怎么办呢?

    突然间,厉铭臣想到了曾经听到的一个传说,于是拉着她大步朝某处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