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85章:我叫夏念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我叫夏念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85章:我叫夏念儿

    “说起这个可怜的小美人,那可真是可怜他妈给可怜到家开门可怜到家了。”

    “哦?”夏念儿轻轻地嗯了一声,语气中故意透着点疑惑。

    尤一溪见小嫂子对这个有兴趣,瞬间说得更起劲了。

    “是这样地,她还有一个亲生的双胞胎姐姐,不过那个姐姐从小就只是表面对她好,背地里却是各种欺负她,最后因为自己做了丑事弄丢了婚约就记恨上了她,原因就是因为双方家长要强把婚约转给她,被赶出家门后用手段攀上了一个金主后各种对她打压,据说这次养父公司出问题就是她这个姐姐的原因!”

    越听,厉铭臣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夏绾儿竟然敢在背后这样诋毁她的名声,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还有尤一溪这个蠢货,脑子都长到下半身了吗?他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一句,他就帮他彻底解决了个烦恼根,也省得他总是精虫上脑被人利用。

    站在他一边,夏念儿自然注意到了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知道他是在为她打抱不平,她心下微微一暖,不过她还想听听夏绾儿还说了些什么,自然不能让他在这个时候翻脸。

    悄悄地握住他的手,她纤细的食指在他手心一笔一画地写着

    稍安勿躁。

    手心酥酥痒痒的感觉瞬间驱散了厉铭臣心间的暴戾。

    也罢,有他在,终归没有人能够欺负地了她。

    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吧,他的女人本就该肆意!

    “哟,厉哥和小嫂子在说什么悄悄话?”尤一溪眼尖地注意到了两人手上的动作,桃花眼一转,满是调侃的光芒。

    竟然能够看到厉哥如此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模样……

    有生之年啊有生之年!

    “呵呵!”厉铭臣本就对他有些迁怒,见他自己往枪口上撞,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沁冰般的目光如利剑般扫过他的胯下,带着一种莫名的锋利光芒。

    尤一溪胯下一凉,本能般地夹紧了双腿。

    今天的厉哥有点儿奇怪啊?平日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发火,更不会盯着他的……看啊,想起顾念成曾经提起小嫂子似乎有把人变成太监的爱好,他突然觉得一阵惊悚。

    难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厉哥也染上了这个爱好?

    再次将双腿夹得紧些,尤一溪讪讪地笑道:“厉哥,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如果你和小嫂子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拉起夏绾儿就想离开。

    他确实想八卦一下厉哥和小嫂子私下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如果八卦的下场是变成太监,那还是算了吧,八卦诚可贵,安全价更高啊!

    夏念儿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地离开,“等一下。”

    “小嫂子,还有什么事吗?”尤一溪欲哭无泪地站住身。

    夏念儿看了一眼他和夏绾儿牵在一起的手,突然轻笑了一声,“尤一溪?”

    “对啊,小嫂子还记得我的名字,我真是太荣幸了。”尤一溪笑得愈发讪讪,为什么他觉得现场的环境这么诡异呢,诡异地让他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话音落地的瞬间,夏念儿紧跟着回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似乎我还没和你正式介绍过自己,真的是太不礼貌了,好在现在也不晚,正式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夏念儿。”

    随着最后一个儿字消散在空气中,尤一溪俊美的脸庞蓦地有些扭曲,和夏绾儿牵在一起的手也迅速松开了。

    夏念儿、夏绾儿,一字之差的名字,再加上小嫂子说这话的时机,如果说这两人没关系,打死他都不信,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话,他难得有些结巴地说道:“小嫂子,你该不会是……”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那他刚刚说的那些还真是作了个大死。

    他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厉哥和小嫂子对他一定是真爱。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厉铭臣。

    厉铭臣回了他一道冷冷的视线。

    尤一溪心中哀嚎一声,又将视线转向了夏念儿。

    夏念儿回了她一个轻轻的微笑。

    这还不如刚刚的冷光呢,这笑该不会就是典型的笑里藏刀吧?吾命休矣!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尤一溪将视线看向了夏绾儿问道:“你和小嫂子是什么关系?”

    “……”夏绾儿低垂的脸上满是扭曲的阴暗。

    为什么夏念儿永远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好不容易勾搭上的人竟然又和夏念儿扯上了关系,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有一个叫夏念儿的人?

    夏念儿活着就是一种错误,为什么她还不去死?

    尽管心中恨到了极点,不过她却只能将这股恨意压在心底,面上扯出一抹胆怯到极点的惊慌,她忽然跑了几步,泪流满面地跪倒在夏念儿的身前。

    “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无论你怎么惩罚我都没关系,就是求你不要让养父将我送给那些老男人好不好?以后绾儿什么都听你的,你让绾儿做什么绾儿都会乖乖地去做好不好?”

    夏念儿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这幅作态,唇角甚至饶有兴致地勾起了一抹笑。

    见她无动于衷,夏绾儿心中愈发恨意浓重,不过面上她却哭得愈发哀切了。

    “姐姐,绾儿不敢求你的原谅,但是马上就要到妈妈的忌日了,如果妈妈泉下有知,我想她也不会安稳的,妈妈最大的期望就是我们两个能够好好的啊,姐姐,我们是姐妹啊!”

    听她提到过世的亲生母亲,夏念儿眼中闪过一抹恍惚。

    不过很快她的神色就坚定了起来。

    也不理会夏绾儿的哭诉,她径直走到尤一溪面前,出声问道:“冒昧问一个问题,你们两个初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吗?在场的又有哪些人?你救下她之后又是什么一个景象?”

    说完这些,夏念儿忽然转头冲着哭泣的夏绾儿露出一个笑容,“毕竟我是她的姐姐,虽然我这个姐姐又伪善又恶毒又水性杨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