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77章:独一无二的婚纱-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7章:独一无二的婚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77章:独一无二的婚纱

    这不是上次被蒙着眼带来的地方吗?

    之所以印象这么深,还有一个原因是国际服装设计大师伊曼纽尔菲尔丁和玛格丽特卢卡斯两个人竟然出现在了同一场合,而且玛格丽特卢卡斯还对着她进行了一番测量。

    本来都把这件事忘了,现在他突然把她带来这里,跟之前的事情有关吗?

    “在想什么?”厉铭臣从背后拥住她,突然开口问道。

    被炙热的气息包围着,夏念儿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瓣儿,回道:“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眼熟,上次你让人带我来过。”

    “既然如此,那不如我们来玩个赌约游戏,你猜猜我为什么又带你来这里?”厉铭臣见她对这里还有印象,黑眸划过一抹亮光,出口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笑意。

    提起赌约,夏念儿就想起上一个和他打的赌,最后的结果是把自己赔了进去。

    这次,又要打赌?

    凝了凝眉,她出口拒绝道:“还是算了吧,我肯定猜不到。”

    见她拒绝,厉铭臣也不恼。

    “大概你误会了,刚刚的话不是征询而是必须!”

    类似的话夏念儿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自然也有了些许免疫力,顶着他灼灼的眼神,她扭过头去问道:“那我猜对了怎么说,猜不对又怎么说。”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先了解清楚一切。

    “猜对了有奖,猜错了有罚。”一向直来直去的厉铭臣,此时竟然玩起了太极。

    夏念儿听着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又忍不住抿了抿唇,这话说得跟没说有什么区别,肯定是猜对了有奖猜错了有罚,重点是奖什么罚什么。

    这样说话不就跟期末划重点的时候老师说全书都是重点没什么区别吗?

    “猜吧!”见她迟迟不说话,厉铭臣将头倚在她的肩上,温热的呼吸在她颈间缠绕着。

    缠地有些痒!

    夏念儿看他这幅强硬的态度,知道是逃不过了。

    她仔细回忆着上一次来这里的细节,这次来的目的肯定跟上次有关系,上次来了之后先是伊曼纽尔菲尔丁和玛格丽特卢卡斯等大师围上来,由玛格丽特为她测量了身体各方面的数据。

    随后就是一群造型师为她做造型换礼服,换好之后她就被带到了游轮上。

    所以说,这次的目的应该是跟最开始测量数据有关系,联系到伊曼纽尔菲尔丁和玛格丽特卢卡斯在服装界最擅长的方面,她水眸猛地缩了一下,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应该不会!

    毕竟她和他只是合约夫妻,他怎么会这么大费周章地让人帮她设计婚纱呢。

    能够将王不见王的伊曼纽尔菲尔丁和玛格丽特卢卡斯一起请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厉铭臣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却能感到她身体的微颤。

    黑眸闪了闪,他薄唇忽然印到她的细颈,缓慢留恋地啄吻着,每个吻都印下了暧昧的痕迹。

    夏念儿没想到他会突然如此,俏脸很快被酡红占据,为了制止他的行为,她急忙将猜测说出来,“你今天带我来,是不是想要送我一件……衣服?”

    本想说婚纱,可她心里对这个答案都觉得有些荒谬,话到嘴边又临时改了一下。

    厉铭臣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停顿,薄唇几不可见地勾了勾。

    “这个答案……一半对,一半错,对的奖,错的罚。”

    一半对?一半错?

    夏念儿有些迷糊地看向他,要不就是全对要不就是全错,怎么会一半对一半错呢?

    见她望过来,厉铭臣一把将她抱起,朝着最里面走过去。

    走到最里面,一层纱幔自两侧被拉开,里面的风景出现在两人面前。

    夏念儿愣愣地看着。

    荒谬成真了!

    里面确实是一件婚纱,而且是一件美轮美奂的婚纱。

    纯白的婚纱,仿佛天使的颜色,极致的纯真,极致的无暇。

    微风拂过,婚纱随风而动,荡漾间漾起层层灿光。

    夏念儿这才注意到婚纱的外层缀了细细的细钻,光是想象,她都能想象到这婚纱穿到身上会是怎样的风华绝代,行走于红毯间又会是怎样的耀眼夺目。

    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着一个婚纱梦,她自然也不例外。

    看着眼前这件绝版的大师之作,夏念儿眼中泛起了一层波光。

    厉铭臣看着她眼中的水意,忽然沉声道:“竟然敢骗我?”

    “嗯?”夏念儿的情绪被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打乱,刚刚他说竟然敢骗他?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骗他?反正这个人不会是她。

    厉铭臣拧了拧眉心,继续冷道:“那两个人明明说,只要是女人见到这件婚纱,都会忍不住对身边的男人投怀送抱,为什么你没有?他们竟然敢骗我!”

    话音落地,夏念儿这边没了声音。

    那两个人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伊曼纽尔菲尔丁和玛格丽特卢卡斯两位设计大师。

    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任何一个女人在见到这件婚纱都会忍不住对身边的爱人投怀送抱,可问题是他并不是她的爱人啊,两个人的关系只是始于一纸合约。

    虽然他偶然的举动会让她心弦波动,但她始终没忘记过她只是一个替身,也没忘记那纸合约……

    这样,她怎么敢……!

    咬唇,夏念儿假装将视线集中在婚纱上,似乎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件婚纱上。

    不过,厉铭臣怎么容许她这样装傻。

    强硬地将她掰过来,他沉声问道:“为什么不对着我投怀送抱?”

    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难道要实话实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实话实说只会死得惨烈。

    犹豫了半晌,她选择岔开话题,“这件婚纱是送给我的吗?”

    “不是!”厉铭臣恨恨地咬牙道。

    这女人以为他听不出她在转移话题吗?这么拙劣的转移方法,当他是傻子吗?

    夏念儿眼中闪过一道果然如此的光芒,她就知道他怎么可能为她专门定制一件婚纱呢。

    厉铭臣看着她的神色,再次咬牙道:“不是你,能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