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60章:要怎么负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章:要怎么负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60章:要怎么负责

    包间内只剩下了夏念儿和厉铭臣两人。

    空气中流动的氛围忽然就暧昧粘稠了起来,身后一个缓慢而坚定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夏念儿悄悄地咬了咬唇儿。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忽然,一道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侧,“现在,来聊聊你的问题!”

    聊她什么问题?

    身后不容忽视的炙热让夏念儿大脑僵成了一团浆糊。

    “你打算怎么负责我……的衣服?”低沉到近乎喑哑的嗓音刻意地停顿了一下,愈发让空气中的氛围显得暧昧粘稠,粘稠到两人恍惚合为了一体。

    夏念儿唇瓣儿咬地更深了,刚刚她说那话完全没有别的意思,为什么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让人觉得脸红口燥呢?好像有些不可告人的寓意。

    “我……我可以替你洗干净。”红唇蠕动了几番,她有些呐呐地回道。

    不过,她心中很清楚,他说得负责绝对不是这个负责,但是他想要的负责……

    这个变态脑子中怎么都是那种……那种想法啊!

    果不其然,听到她的回答后,厉铭臣的嗓音又喑哑了几分,“哦?洗干净?你打算怎么洗?”

    “就用水和手洗啊!”夏念儿下意识地回道,不然还能怎么洗。

    低低地嗤笑了一声,厉铭臣将两人的身体贴的更近了些,“如果按照你那种洗法,这件衣服估计就要彻底报废了,你是打算毁尸灭迹,来个赖账吗?”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越来越趋向严厉,让人分不清他是在玩笑还是在质问。

    夏念儿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的衣服都是私人订制的,用的材料也都不是一般的材料,越是名贵的材料在清洗护理的时候就越是要精心,所以这衣服她可能还真洗不了。

    那怎么办?

    难道真要按他所说的负责来负责?

    想到某个画面,夏念儿脸上飞上一抹酡红,红地醉人。

    从背后,厉铭臣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变化,不过他却可以感受到怀中娇躯几不可见地轻颤,唇角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他沉沉地溢出一声轻笑。

    被这一声轻笑惊醒,夏念儿意识到自己刚刚想了些什么,脸上猛地烧了起来,烧得就好像一个红苹果。

    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这个变态呆久了,她也变得不正常起来了吗?怎么会想那些羞人的东西呢!夏念儿,赶紧恢复正常,恢复正常!

    “嗯?”见她久久不说话,厉铭臣鼻间哼出一声不辨喜怒的哼声。

    又是用力地咬了咬唇瓣儿,夏念儿强迫着自己恢复清醒,现在哪里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最重要。

    “那你说要怎么负责?”

    “夏念儿,你说你要怎么负责?你吃我的住我的喝我的,你说说你还能用什么来负责?”

    话音到最后,微微拉长了尾音,被拉长的尾音透着无限旖旎。

    夏念儿脸上刚刚降下去的温度又烧了起来,火烧火燎的。

    厉铭臣也没打算她能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女人向来是身体诚实嘴巴不诚实,再逗弄下去,他身体里的火快要将他灼尽了。

    面对她,他的自制力一向为负数。

    强硬地将她的身体掰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厘米。

    近到能看清对方脸上的每一个毛孔。

    这么近的距离,厉铭臣自然不可能看不到她红唇上清晰的牙印,眸色陡地暗了一下,他伸出手轻轻地摩挲了两下,“自己咬地?疼吗?”

    在他摩挲上齿印的时候,夏念儿水眸猛地眨了几下。

    之前他霸道地逼着她不允许她再咬唇瓣儿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现在被他逮了个现行,这个变态会怎么做呢?当初他似乎说的是

    你的小嘴儿是属于我的,你不许咬!这里,只能被我亲……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

    这些话还历历在耳,他不会又借题发挥吧?

    极度紧张下,她哪还顾不上回答他的问题,只能无意识地抿着小嘴儿。

    这一抿,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

    厉铭臣眼神暗到了极致,手指依稀能感到被唇瓣儿轻柔触碰的感觉,刚刚她那一抿,直接将他的手指抿进去了部分,也彻底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

    “你的小嘴儿是属于我的,你不许咬!这里,只能被我亲……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他一字一顿地重复着当初说过的话,一字不差,“看来,你需要负责的事情不止一项了。”

    夏念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有些无措地僵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伶牙俐齿,到了他面前,仿佛就全都失灵了一般。

    在他面前,她就仿佛碰到了大灰狼的小白兔,只能在他的淫威下瑟瑟发抖。

    越是紧张越是出错,夏念儿又不自觉地想去咬些什么东西。

    没防备下,她直接咬到了他的指肉。

    咬上去的那一刻,夏念儿就感觉到了哪里不对,似乎触感不太对,等意识到自己咬了什么的时候,她恨不得直接晕过去,这可倒好,先前的还没解决,又给了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夏念儿,你怎么不蠢死呢?

    看着她脸上的懊恼,厉铭臣唇角的笑意真实了几分,手指被噬咬地痛感近乎为零,她那点儿力道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叫事,不过,却不妨碍他借题发挥。

    “咬我?夏念儿,你很好!”刻意将声音压低,厉铭臣又将唇角的弧度往下收敛,敛成一道压抑的弧度,“说说吧,你到底打算怎么负责我的衣服,属于我的小嘴儿以及我的手指?”

    夏念儿恨不得将之前的自己打死,这个变态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究竟要怎么办呢?

    正在她慌乱无措的时候,厉铭臣喑哑的声线忽然在她耳畔响起,“不如我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逃跑?说清楚,我就既往不咎,不再计较你刚刚的放肆!”

    闻言,夏念儿一僵,大脑一片空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