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59章:怀抱借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章:怀抱借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9章:怀抱借你

    夏父愣了,为什么事情的发展和他想得不一样?

    “夏绾儿在哭?”夏念儿冷道,“她确实该哭一哭,毕竟以后有的是她哭,提前适应一下也好。”

    “可是,绾儿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夏父欲言又止地说道,毕竟是从小照顾大的妹妹,这丫头应该不至于狠心到这个地步吧!

    夏念儿语气平静地回道:“我知道,可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夏父吃惊地张大嘴,没想到她会冷漠到这个地步。

    厉铭臣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她淡漠的态度,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真实的笑意。

    这才像点儿样子!

    本打算上前的脚步就这么止住了,他懒懒地倚在酒柜旁,眼神中却满是锐利。

    夏父也反应过来了,现在的夏念儿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夏念儿了,可让他就这么放弃,他却还是不甘心,依旧尝试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念儿,我们是你的亲人啊,而且你和绾儿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她身子弱,如果你不管她还有谁管她呢?”

    “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我就欠她的呢?”

    以前听了无数次的话,这次听到耳中却是刺耳到不行。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谁天生亏欠谁的说法,唯一有的只是长偏的心而已!

    夏父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打破了,他本就萎顿的身子愈发萎顿了,只差直接瘫在地上。

    夏念儿也懒得理会他了,从他身边跨过,她径直走向沙发,整个人都陷入了沙发中,一双水眸也微微阖上,掩去了里面纷杂的色彩。

    见状,倚在酒柜上的厉铭臣长腿几个跨步直接坐在她身边。

    强硬地将她的脸按在他的怀里,他生硬道:“怀抱借你,如果敢哭湿……哼!”

    夏念儿本来没有想哭的情绪,可被他怀抱中的温暖环绕着,眼眶不自觉地就红了。

    人本来就是这样,受伤难受时如果没人安慰反而会很坚强,可一旦有人安慰,心底的委屈便会怎么压也压不住,直接呈火山状爆发。

    感受着怀中的潮湿,厉铭臣身子一僵。

    该死,又让她哭了!

    狠狠将她往怀中一暗,他双手略显笨拙地在她背上轻拍着,出口的话似嫌弃又似关心,“哭什么哭?衣服都被你弄湿了,你负责?”

    “负责就负责,有什么大不了的!”夏念儿哑着嗓子回道,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

    很少听她用如此随意亲近的语气跟他说话,厉铭臣拍着她后背的手在半空中一顿,不知道该拍下去还是不该拍下去,最后有些别扭地在她头上揉了揉,哼道:“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允许你因为别人哭!

    哭了许久许久,夏念儿的嗓子都哭哑了,这时候包间的门再次被敲响了。

    来人是谁,大家心中都有数。

    在听到敲门声的那一瞬间,夏念儿就收敛了抽噎的哭腔,从他怀中退了出来。

    怀中顿时变得有些空空荡荡,厉铭臣眼眸暗了一瞬,双手徒劳地抓了一下,却只抓到了空气。

    “进来!”说话的声音比平日冷了低了几分。

    邵特助一进来就感觉一道冷冷的目光打在他身上,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总裁,支票已经准备好,只差您签字了。”恭敬地将支票递上,邵特助努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总裁看他的眼神不是很友善。

    厉铭臣接过支票,龙飞凤舞地在支票上签好自己的名字。

    签好后,他直接将支票拿给夏念儿。

    接过支票的那一刻,夏念儿手颤了下,明明只是轻到不能再轻的一张支票,可她却感觉重若千钧。

    正如她之前所说的,这支票是她借他的,她一定会想办法还他。

    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就四年……

    总有还清的一天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相比欠夏家的和欠他的之间,她几乎没有思考,就任由本能替她做了决定。

    将支票扔给夏父,夏念儿冷道:“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欠你,欠夏家一分一厘!”

    夏父有些茫然地接过支票,在看清上面的数字后,他手稍稍颤了一下,饶是他是夏氏集团的总裁,可手上的流动资金都不一定够1000万。

    他的那些资产很多都是不能动,牵一发动全身,如果抽调出大笔资金,资金链一旦出问题,可能整个夏氏集团都会大厦顷刻倒,短时间负债破产。

    如果是平时白得了这么一大笔钱,他睡觉都能乐醒。

    可一想到得到这1000万的背后意味着他损失了两倍三倍甚至更多的1000万,他就肉痛地厉害。

    多么好的一棵摇钱树啊,他辛辛苦苦养大的,怎么就能跟他没有关系了呢?

    想到这,夏父吐血的心都有了,同时心里对夏母和夏绾儿恨得更厉害了。

    夏念儿虽然不知道他心中的具体想法,可看着他脸上青青白白的色彩,她还是能大致猜出一部分的。

    看来夏绾儿和夏母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呢!

    然而,对此她却没有一点儿不舍的情绪,反而有种莫名的畅快。

    她不是圣人,以德报怨她做不到,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才是她的做事风格。

    最后看了一眼夏父,夏念儿忽然压低身子,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声,“对了,我欠夏家的已经还清了,至于夏家欠我的……我也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本来还在心痛的夏父,听到这话,表情一僵。

    这丫头现在有厉少撑腰,如果她要跟夏家过不起的话,那夏家……不是惨了?

    想到这个可能,夏父哪还顾得摇钱树跑不跑,现在已经不是夏家能不能从厉少那沾光的问题了,而是厉少会不会出手对付夏家的问题了。

    正想对着夏念儿哀求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厉铭臣冷冷地哼道:“拿了钱,还不滚?”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还瞟了一眼邵特助。

    本就觉得自家总裁今天对他不太友善的邵特助,迅速反应过来,强硬地拉着想赖着不走的夏父离开包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