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57章:笑得丑死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笑得丑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7章:笑得丑死了

    闻言,夏父瞪目看向她。

    看了好半天,他实在没看出什么,犹豫了许久,他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位小姐……您是?如果刚刚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

    “呵呵!”夏念儿冷笑出声,真的是一个大笑话,到了现在他依然没看出她是谁。

    听着她笑声中隐隐的自嘲,厉铭臣眉心一皱,大步走到她面前,用手狠狠揉了两下她的脸,冷道:“笑得丑死了,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有我在怕什么!”

    冷言冷调中却满是别扭的关心。

    夏念儿脸都被揉红了,但眼中的悲凉却一点儿一点儿褪去。

    从更早的时候就知道了所谓的父爱母爱姐妹之情都是虚假,她现在的悲凉倒不是对亲情还有什么期盼,只是觉得从前的自己傻得可怜,自以为是地活在虚假的世界中。

    不过,被他这么一折腾,那点儿悲凉的情绪也不复存在了。

    纤细的十指轻轻地覆在他的大手上,夏念儿缓缓地将他的手从她脸上拽下来,而后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淡淡笑了句,“我没事,放心。”

    厉铭臣双手默默僵了下,手心温热的触感让他有种想要紧紧抱住她的冲动。

    不过,他却压抑住了这种冲动。

    她现在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这个拥抱,就算她欠他的。

    等解决完了碍眼的人之后,再去索取!

    不知道自己欠下了一笔债,夏念儿握了他的手一会儿,随后松开走到夏父跟前。

    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萎顿的身影,她一字一顿地缓缓道:“你再仔细看看,看看我是谁!”

    也许是熟悉的音调给了夏父一些方向,他突然惊恐地瞪大眼,“你……你是夏念儿?”

    “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夏念儿面无表情地回道。

    这完全脱缰的发展让夏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厉少不是说夏念儿那丫头惹他生气被他解决掉了吗?怎么会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而且变了一张脸?

    大脑一时思考不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哀嚎道:“念儿,我可怜的女儿,爸爸想死你了,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刚刚爸爸差点儿被吓死!”

    “……”夏念儿快要被他的无耻打败了。

    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简直是无耻他妈给无耻开门,无耻到家了!

    见她沉默不语,夏父哀嚎地更大声了,“念儿,你刚刚怎么不告诉爸爸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爸爸的女儿!念儿,当初爸爸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那么小小的一团……这么多年,你就是爸爸的命啊!”

    话音落地,夏念儿双手紧紧攥了攥。

    夏父眼尖地捕捉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狂喜,他就知道提到这点儿这丫头会心软,果不其然。

    “念儿,这些年爸爸生怕照顾不好你们,所以连孩子都没生,就是怕你们会受委屈啊!念儿,爸爸前段时间是犯了点儿糊涂,可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你难道就因为爸爸的一点儿小错误就不要爸爸了吗?”

    夏念儿指尖又往里掐了掐。

    一直关注着她的厉铭臣眉心彻底拧成了一道死结。

    双拳攥在一起狠狠地捏了捏,他强忍着一拳将那个老男人头打爆的冲动,冷哼了一声,“照顾好她?哼!有些话说之前考虑清楚!”

    夏父猛地抖了一下,刚刚话中的水分有多大他自己清楚,可厉少这话……

    难道说厉少把自家都调查清楚了?

    不会的,不会的,厉少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有心思关注这些小事呢?

    默默给自己鼓了鼓勇气,他又继续说道:“厉少,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我也努力在做一个好父亲,念儿,爸爸这些年对你怎么样,你说句话啊!”

    夏念儿只是虚虚地看着夏父所在的方向,眼神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刚刚不还说她死了活该吗?现在怎么她又成了你的命?”厉铭臣目光冷鸷地盯着他,如果不是考虑到那个女人的心情,以他的性子早就叫人把这个老男人拖下去教训了。

    夏父一窒,暗恨自己刚刚的嘴快。

    这这那那地吞吐了半天,他忽然老泪纵横地哭道:“我这都是没有办法啊!”

    “没有办法?”厉铭臣双眼眯了眯,微阖的黑瞳中满是危险的光芒。

    夏父嚎啕大哭道:“刚刚听到念儿假死讯的时候,我确实想跟着她一起去了,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还有偌大的夏家在等着我,念儿那么善良,如果知道我因为她死了,恐怕也会自私内疚!”

    “我是一个父亲,不能只为了自己解脱,思来想去我只能选择活着,并用余生去怀念我可怜的念儿。”

    “最痛苦的不是死了的人,而是活着的人啊……”

    说到最后,夏父已接近哽咽,满脸痛心的表情活活就是一个爱女心切的老父亲。

    “幸好……幸好我的念儿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听到最后,厉铭臣薄唇扯出一抹僵硬的薄凉,沁冰的声音好似从九幽传来的死亡之音,“哦?这么说,你都是迫于无奈?那你夏家还有一个女儿又怎么解释?”

    闻言,夏父的哭诉戛然而止,竟然忘了还有这茬,当时只顾着心急了,想着夏绾儿那丫头虽然长得不如夏念儿,但那副娇娇怯怯的模样却还是很招人疼的,没准厉少能看上呢……

    这可怎么办?

    一双眼珠子转来转去,他努力思索着对策。

    到底要怎么说才能圆过这个呢?好像怎么说,都无法解释地通啊!

    越想越急,夏父脑门很快浮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厉铭臣如鹰般的厉眼紧紧地盯着他,似乎只要他一个回答不对,就会让他付出代价。

    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夏念儿动了。

    放空的眼神慢慢找到焦点,最后定焦到夏父身上,满是淡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