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50章:饭后不能剧烈运动!-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饭后不能剧烈运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0章:饭后不能剧烈运动!

    看到他的动作,夏念儿咬咬唇,水眸间满是犹豫。

    他是让她过去吗?

    “过来!”见她不动,厉铭臣直接说道。

    夏念儿迟疑了几秒,才在他沉沉的目光中向书桌那边走去。

    “你问我有什么事情?”见她在书桌旁站好,厉铭臣忽然将她拽上了书桌,“我告诉你有什么事情!”

    惊惧地蜷缩在书桌上,夏念儿觉得莫名危险。

    身下,清晰地能感觉到文件的冰凉感,她全身都僵在了那里,动也不敢动。

    他想干什么?不会是想在书房……

    “刚刚早饭吃的有些撑,既然你闲着无聊,不如我们来运动一番?”厉铭臣从椅子上站起身,双臂撑在书桌上,沉如黑渊的冷眸定定地看着她。

    夏念儿看着那张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话让她的身体更加僵硬了,僵硬地就好像是一块石头。

    注视着她的僵硬,厉铭臣唇角掀了掀,缓缓压低身体,朝她逼近着。

    “运动运动?饭后不适宜运动,容易得阑尾炎的!”

    随着他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夏念儿僵硬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下意识地将双臂撑在两人中间,她快速地说道,似乎说的慢了半点就会发生什么危险似的。

    被她的双手抵住胸膛,厉铭臣也不说话,只是沉沉地看着她。

    在这种压抑的静默着,夏念儿眼中的慌乱越来越严重,他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好歹说句话啊!

    他这个样子,她完全猜不出他下一秒会做些什么。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在慌乱的促使下,她又继续说道:“厉铭臣,我真的没骗你,刚刚吃完饭剧烈运动很容易得阑尾炎的,这都是有科学依据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医生,我真的真的没骗你……”

    “剧烈运动?”厉铭臣黑眸中闪过一抹暗色,“那不剧烈不就可以了!”

    “啊?”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夏念儿有些惊讶地张嘴。

    凝眸看着那张微张的小嘴儿,厉铭臣眼中的暗色愈发浓郁,本来只是吓唬吓唬这个女人,可现在他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了。

    见他身上的危险之意愈发明显,夏念儿没想到会弄巧成拙,早知道还不如乖乖坐在那里,也不会发生这一切,为什么非要嘴欠地问那么一句呢?

    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重要地是怎么补救。

    刚刚厉铭臣还给老管家打过电话,让人给书房送东西,如果被人看到两人这幅模样……

    越想越后悔,夏念儿嘴巴先于大脑地说了一句,“怎么可能不剧烈?”

    这个男人每次都是像个野兽似的,恨不得将她吞到肚子里,怎么可能不剧烈?她才不信!

    话音落地,厉铭臣唇角的弧度突然大了起来。

    薄唇覆在她耳畔,温热的吐息在耳边喷洒着,“哦?为什么说不可能不剧烈?”

    夏念儿哑言。

    这个变态简直是太可恶了,她要怎么说?难道说根据他以往在床上的表现,所以断定他不可能不剧烈,她再没有脑子也知道绝对不能这么说,否则绝对是送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见她沉默不语,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愈发灿烂了点儿。

    “你不说,我要怎么判断你说得对不对?”低沉到近乎喑哑的嗓音在她耳畔盘旋着,说完后,他还低低笑了一声,似乎心情很是愉悦。

    夏念儿咬牙,这个变态一定是故意的!

    传闻中的冷漠寡言都去了哪里?以她看,这个变态一点儿都跟沉默寡言挂不上边。

    那张薄唇,说起话来,每次都把她逼到绝路。

    眼下,又到了绝路。

    说也是错,不说也是错。

    进也难退也难,进退两难她应该怎么办?

    夏念儿有些手足无措地彷徨着。

    “呵呵!”面对她的沉默,厉铭臣第一次没有往日暴虐的想法,看着这个不乖的小女人左右为难的模样,似乎也是挺有意思的,也许以后可以经常这么逗弄逗弄。

    夏念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给以后挖了一个大坑。

    此刻,她正纠结着要怎么说,才能对她更有利些。

    或者说,要怎么说,才能打消这个变态白日宣淫的想法。

    “厉铭臣,我真的觉得现在不太好,有些事情不是受主观意识控制的,有可能一开始你不想着剧烈,但最后可能你会无意识地剧烈起来,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一个词语叫意外!”

    被逼到绝路,夏念儿随口胡诌着。

    厉铭臣垂眸看着她惊慌的样子,唇角的弧度越扯越大。

    “意外?在我的字典中,没有意外这个词!”

    没想到他这么不要face,夏念儿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本来以为说完那段话应该就安全了,没想到这个变态又不按套路出牌,什么叫他的字典中没有意外这个词,她就不信了。

    “不可能,我就不信没有发生过你意料之外的事情,你再仔细想想,肯定有的,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意外的,只要是个人都会有,除非不是人。”

    为了摆脱眼下的困境,夏念儿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甚至,冒险地用上了激将法。

    本来以为这个变态听完后会大怒,毕竟每次她反驳他的时候,他都会大怒。

    只要他生气了,也许就会离开。

    这样,自己兴许就安全了。

    再一次地没想到,听完这话后,厉铭臣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有些恍惚了起来。

    “意外?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意外?”重复着她刚刚的话,他黑眸中浮上了一层意味不明的色彩。

    如果说意外是不可避免的,那是不是说……

    想到这,厉铭臣的头忽然痛了起来,猛地从她身上起身,他坐回椅子上。

    夏念儿疑惑地看着他现在的模样,她刚刚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他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出什么事了?她要不要叫一叫他?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正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少爷,您让我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我现在可以拿进来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