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45章:玩够了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章:玩够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5章:玩够了吗?

    越走,夏念儿心中就越忐忑。

    这片草原远比她想象地要大,她直到脱力的时候都还没有走出这片草地。

    夏念儿低头沉思,记忆中江城通往帝都的航线上并没有这么一片草原。

    难道厉铭臣开的路线并不是回帝都的路线?

    那这里到底是哪?厉铭臣又是怎么离开的?飞机已经被他设置了自动驾驶模式,这荒无人烟的,他又去哪里呢?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夜幕中,空旷的草原愈发显得可怕。

    夏念儿咬牙强撑着,努力不让自己的害怕外露。

    不就是黑了一点儿吗?没什么好怕的!

    就在她自我安慰的时候,寂静夜色中响起了车辆行驶的声音。

    片刻的功夫,一辆越野车在她身边停下。

    突地,车上下来两个人,强硬地将她扯上了车。

    “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夏念儿有些慌乱地问道,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然而,车上仅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和后座上两个人,这两人分别坐在她的左右,却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只是看着她,自然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在长久的沉默后,夏念儿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难道说这是厉铭臣玩的把戏?作为对自己的惩罚?想吓吓自己?

    就在她暗暗分析的时候,车忽然没有任何预兆地停下了。

    “下车。”

    看着车窗外昏沉的天色,夏念儿抿了抿唇,顺从对方的意思从车上走下来。

    刚刚下车,送她过来的车就迅速地倒车离去,自始至终车内人都没有和她说一句话。

    目送着车离去,直到再看不见后,夏念儿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刚刚对方的行为愈发让她确定了这是厉铭臣的所为,只是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安排。

    正当她四处打量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枪声传入了她耳中。

    瞳孔猛地一缩,夏念儿深深地呼吸了几下,转身就走,原本强装的镇定也被这两声枪响打破了。

    结果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响起了一道阴沉的男声,“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

    听着明显经过变声的男声,夏念儿举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并缓缓转身,目光定格在一个全身经过伪装的男人身上,看到他手中的枪,她唇瓣不自觉地颤了颤……

    是真枪!

    “跟我来!”伪装男人阴森森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自己的步伐,“不要妄想逃跑,除非你自信自己的速度能够快过子弹的速度!”

    夏念儿没有多言,直接跟了上去。

    没过多一会儿,二人就进入了草原深处,里面也停着一辆车。

    浓浓的血腥味就充斥在夏念儿鼻间,仔细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的腥甜味,她紧紧抿了抿唇。

    莫名的劫持,突然的枪声,伪装的男人,浓郁的血腥味……

    种种讯息在脑中交换着轮转,筛选分析,渐渐一个猜测在脑中形成,夏念儿身后的手不知不觉地彻底松开了,也许厉铭臣是想要吓唬自己?只不过这吓唬的阵仗大了一些!

    伪装男子看着没有丝毫慌乱惧怕的她,忽然阴森笑道:“你倒是胆子大,不如让我们测量一下你胆子究竟有多大,如果你能够通过我的测验,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夏念儿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男人拍了拍手,转眼间又从车上一个人,同样是全副伪装,手中提溜着一个昏迷状的人。

    随意地将人扔到地上,后进来的人默默找了个地方一言不发。

    “这个人想必你不陌生吧!”随手将一把枪扔给地上,最先的伪装男子笑得愈加阴森,“你和他之间只可以活一个,不是你死就是他死,我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你!”

    夏念儿看看那个面朝下昏迷的人,确实那身衣服她不陌生,不就是那个变态的衣服嘛,只是衣服是那个变态,人却不一定是了。

    反倒是这个伪装的男人……气息倒是和那个变态像得很!

    她想她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蹲下捡起地上的枪,她故意喃喃道:“只能活一个吗?”

    “只能活一个!”男子阴森森地回道,声音中满是血腥的味道。

    随意把玩着手中的枪,夏念儿忽地将枪对准了男子,冷清道:“如果我都不选呢?”

    “那就都死吧!”男子回得很是干脆,“如果想死就直说,我成全你!”

    “既然会都死,那我就选自己活吧,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好死不如赖活着。”夏念儿瞥了一眼男子,出口的话几乎没有犹豫。

    闻言,阴森男子一步步逼近着,走到身边强硬地拽起她,用力捏住下巴质问道:“为什么?这个人不是你的男人吗?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的生死吗?”

    “不在乎!”愈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夏念儿说得更斩钉截铁了。

    话声传进耳朵,阴森男子抬眸看向她,黑眸中阴森之意更甚。

    “为什么不在乎?”冷沁沁的话透着彻骨的阴鸷冰冷,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枪上膛,只需要轻轻一扣就可以终结一条性命。

    夏念儿看了他一眼,水眸中无惧无畏波光潋滟,“哪有为什么?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你就不怕你的男人真的死了吗?”阴森男子话音愈发恐怖,并将枪口对准了地上的男人。

    “不会死为什么要怕?”见状,夏念儿颇有闲情雅致地去拨弄了下地上顶着厉铭臣脸庞的昏迷人,“再说了,你确定地上这是我的男人吗?”

    “你什么意思?”

    “呵呵……”夏念儿嗤笑一声,将枪再次扔到地上,“我什么意思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玩够了吗?”

    “什么时候发现的?”沉默了良久,阴森男子才开口问道。

    “什么时候?也许是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也许更早,毕竟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不过都是别有用心巧意安排罢了!”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夏念儿冷道:“厉大总裁,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