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41章:过来,坐我腿上!-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1章:过来,坐我腿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1章:过来,坐我腿上!

    该死的!

    她竟然和别人靠那么近!

    大跨步地将她拽上,厉铭臣直接带着她上了校长室的顶层。

    一架私人飞机正正停在那里。

    飞机上,空无一人。

    夏念儿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飞机。

    见那个变态已经先一步上去,她迟疑在机舱外头。

    他怎么坐在了驾驶舱?

    难道说他准备自己开飞机?

    想想那个画面,夏念儿有些恐惧,难道他以为开飞机就像开车一样吗?这个弄不好会死人的!

    厉铭臣冷眼瞥了下那个女人,她那副悲壮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他又不是不会开飞机!

    “上来!”

    “要不,我们换种交通方式吧?我晕机!”

    夏念儿迟疑了半天,还是不敢上去。

    怎么看,他都不像会开飞机的样子,总感觉上去就等于坐上了去地狱的列车。

    厉铭臣紧紧抿了抿唇,这女人是在怀疑他吗?

    她在怀疑她的男人?

    懒得和她废话,厉铭臣直接下飞机,将她拽了进去。

    惊魂未定地坐在座位上,夏念儿显得格外局促。

    随着飞机越来越往上,她的表情就越越来越僵硬,一双水眸紧紧地盯着他。

    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夏念儿的心才稍稍放下了点儿。

    显然,她放心地有点儿早了。

    就在她刚刚不那么局促的时候,飞机突然猛地一个颠簸。

    夏念儿不由得啊了一声,全身再次僵硬到无以复加。

    难道他熟练的动作只是假把式?

    厉铭臣用余光瞥了一眼她,冰冷的唇角掀了掀,这女人竟然敢怀疑他?他就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他开飞机的本事,看她还敢不敢怀疑他!

    随后的时间中,飞机完美地表演了高空杂技。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颠簸不定,摇摆无常。

    夏念儿的脸也由白转红再由红转白,转来转去满是惊惶。

    “过来。”看着那张苍白的小脸儿,厉铭臣却没有想象中的痛快,反而越发觉得心中别扭了,冷冷地哼了一声,他随着心意命令道。

    夏念儿现在恨不得长在座位上,哪里敢随便乱动,闻言她只是白着脸摇了摇头。

    见她摇头不语,厉铭臣手上一个动作,飞机又是一个猛烈的颠簸。

    夏念儿的小脸越发白了。

    “过来!”瞟了一眼她的脸色,厉铭臣再次命令道,声音比先前更多了几分强硬。

    夏念儿双手紧紧攥在一起,声音都有些发颤了,“我就不过去了吧,你好好开好不好?”

    “不过来?”厉铭臣冷冷地哼了一声,飞机也随之狠狠颠簸了一下。

    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夏念儿终于反应过来所谓的颠簸都是他故意的,只要自己不过去飞机就会一直颠簸下去,他不要命了吗?如果飞机出事他们两个会一起死的!

    就在她咬牙的时候,飞机又是一个猛烈的颠簸,这次的颠簸比前面都要猛烈。

    夏念儿坐不住了,撑着踉跄的步伐,她慢慢朝着驾驶座走去。

    见她过来,厉铭臣眼底闪过一丝满意,“坐我腿上!”

    坐他腿上?他现在在开飞机啊!

    如果自己影响了他的视线怎么办?

    夏念儿仅仅是迟疑了一秒,就在飞机的一个颠簸中倒在了他的腿上。

    上身无力地瘫在他的腿上,在感觉到某处不可描述的变化时,她苍白的小脸飞上一抹酡红。

    这男人到了现在还有心情发情?

    厉铭臣自然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狠狠地磨磨牙,他冷哼道:“坐好!”

    如果不是在飞机上……哼哼!

    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坐好,夏念儿半蹲半坐地僵硬着,尽可能地远离着那个对她敬礼致意的丑家伙。

    厉铭臣本来也没打算在飞机上对她做些什么,可看着她这幅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他黑瞳中却不由自主地划过了一抹暗色,这女人那副躲避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在床上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知道什么叫坐好吗?”重重地哼了一声,厉铭臣突然弯了弯腰,覆在她耳边低沉道:“如果你不知道,我可以教教你!”

    虽然不知道他所谓的教具体是什么,但长久以来吃亏的经验却让她迅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僵硬地往前移了移,夏念儿强忍着身下硌人的感觉,耳畔红了个彻底。

    厉铭臣看了她一眼。沉沉的目光有着隐晦的遗憾。

    这女人倒是学乖了?

    该乖的时候不乖,不该乖的时候瞎乖!

    “厉铭臣,你开慢一点儿好不好?”穿梭在云海中,夏念儿几乎都不敢睁眼,过快的速度让她都无暇去关注身下硌人的感觉了。

    睇了一眼腿上的女人,厉铭臣声音中难掩沙哑,“怕?”

    夏念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诚实地说怕,又怕刺激到这个男人可要是撒谎说不怕,又怕他借口她撒谎发疯,现在她生怕一句话不对就刺激到他。

    毕竟,如果他一个发疯,两人都得死无全尸!

    见她迟疑不语,厉铭臣再次低低哼了一声,“怕不怕?”

    “我该怕,还是该不怕?”极度紧张下,夏念儿不知不觉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闻言,厉铭臣唇角的弧度愈发薄凉,“你怕不怕自己不知道?”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当然怕啊,怕得要死,可她却不敢说怕。

    因此,面对他的冷语,夏念儿突然灵机一动:“如果说怕,刚才是有那么一点儿怕,可是一想到有你在身边,我就不觉得怕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叫不叫怕。”

    急中生智的一番话,成功地让厉铭臣唇角的弧度真实了起来。

    哪怕知道她在撒谎,可他却还是被取悦了。

    “只要有我在身边,无论怎样都不会怕?”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厉铭臣将唇角的弧度压下去,肃声问了句。

    夏念儿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可为了不刺激他,她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对,只要有你在身边,无论什么样我都不会害怕。”

    因为,你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将后半句压在心中,夏念儿任由翘长浓密的睫毛掩住眼中的思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