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38章:衬衫的主人是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衬衫的主人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8章:衬衫的主人是你!

    不就是了半天,夏念儿脑中经历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她还是咬牙说道

    “不就是想知道衬衫的主人是谁吗?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闻言,厉铭臣果然将视线望了过去,她终于要说了?而说的原因却是因为古博轩?

    黑眸间的猩红猛地闪烁了一下,他用力摔下手中的古博轩,大步走到夏念儿身前。

    大手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的水眸对上他的黑眸。

    “说!”

    被那黑眸中的猩红吓了一跳,夏念儿在瞬间的恍惚之后才说道:“是你!”

    “是我?”厉铭臣冷冷地重复了一遍。

    “对,是你!”既然最关键的已经说出来了,夏念儿也没有什么犹豫了,竹筒倒豆子地全说了,“衬衫的主人是你,厉铭臣,集团的总裁厉铭臣!”

    她说地这么清楚,厉铭臣反而怔楞住了。

    什么?衬衫的主人是他?

    等等,厉铭臣努力回忆着看到衬衫时的每一个细节。

    一个因为愤怒被他遗忘的细节浮了上来,那衬衫的尺寸确实是跟他的尺寸一般无二。

    这么说,那衬衫是她买给他的?

    厉铭臣难得地失神了,看着地上那四分五裂的看不出原样的碎布条失神了。

    见他失神,夏念儿只当他是不信,于是又接着说道:“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怎么会鬼迷心窍地买下那件衬衫,不过那件衬衫确实是我买的,是夏念儿买给厉铭臣的!”

    说到这,她也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再瞒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被折磨后再揭穿和主动自首结局也不会有什么差吧,也就是一个秋后问斩和斩立决的差距,反正都是个死!

    而且,这是他跟她之间的事情,没必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古博轩是好意也罢歹意也罢,说到底也是为了她才惹上厉铭臣的。

    一鼓作气地说完之后,夏念儿仿佛是卸下了一个什么重担,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来到江城大学后,她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次梦中都能看到一双黑眸在黑暗中死死地盯着自己,一双薄唇冷冷地重复着夏念儿,你竟然敢跑?的话。

    现在,一切都说出来了,她反而解脱了。

    用尽全力将捏在自己下巴的大手拽开,夏念儿走到古博轩身边,“古影帝,脸上的伪装麻烦你帮我卸了吧,再怎么伪装终究不是真的自己,逃不了也逃不掉的,呵呵……”

    最后的一声笑,含着淡淡的苦涩与自嘲。

    古博轩只觉得心被什么揪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怜惜涌上心头。

    “如果你不愿意,不必勉强自己!”

    似曾相识的话让夏念儿水眸眨了眨,不过她却没多想,仍是固执地要求道:“古影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不过有些事情终归是要自己面对的,还是麻烦你帮我把脸上的伪装卸掉吧!”

    “……”听出话中客气却疏离的意味,古博轩心中一痛,总觉得两人之间似乎不应该这样,他们不应该这么生疏的,毕竟她是他的……

    她是他的什么?

    想了许久,古博轩也没想出来。

    收起脸上所有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

    “回帝都之后,你找我一趟,我帮你卸掉,这里没有相应的东西,卸不了。”

    匆匆地说完这话后,古博轩快步走出了宿舍。

    那背影,恍惚透着一股落荒而逃的意味。

    随着他的离去,宿舍中的空气愈发凝滞了,明明只站了两个人,却显得格外逼仄。

    厉铭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碎布条。

    越看,他的薄唇抿地越紧。

    这件衬衫是她买给他的,却被他撕成了这幅样子!

    这是她第一次送东西给他,结果却被他给毁了?

    厉铭臣心间一股陌生的情绪涌动着,那情绪也许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

    后!悔!

    如果他稍微冷静一点儿,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

    生平第一次,他厌恶起自己这不受控制的暴虐!

    夏念儿见他不说话,水眸也在那碎布条上扫了一眼,也许一会儿她的命运并不会比这些碎布条好到哪里去,不过她也懒得逃避了,只是低声说道:“厉铭臣,你一早就认出我了吧!”

    厉铭臣不说话,仍在看着那些碎布条。

    夏念儿却没有受到他沉默的影响,仍是自顾自地说着。

    “如果我没猜错,我那些兼职接二连三地出问题,应该就是你的手笔吧。那时候,我就应该察觉的,可惜我还是太过大意了,怪不得别人。”

    可惜?可惜什么?可惜他找到她了吗?

    厉铭臣一抹余光看向她,唇角的冰冷愈发沉了。

    “后来,那个介绍我去国色的同学也不是因为什么古道心肠,而是受了你的指使吧,那个国色的经理也是你安排的吧,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果然这馅饼后面就是能砸死人的陷阱!”

    夏念儿也不看他,只是默默地说着,她问这些也不是为了求证,只是想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好不让心中的负面情绪压死自己。

    夏念儿,你什么时候会被一个人将情绪影响到这个地步?你是打不死的夏念儿,老师曾经说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还活着一切就没变成最糟,所以一切都还不是最糟不是吗?

    深深吐了一口气,她又继续说道:“厉铭臣,虽然我不记得那晚我喝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不过发生什么也不重要了,反正结局都是注定的。”

    “你赢了!我承认,我就是夏念儿,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吧!我不挣扎了,也不跑了,都随你。”

    闻言,厉铭臣终于将视线从碎布条上收了回来,看向她,她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要杀要剐?他什么时候对她要杀要剐了?她想到哪里去了?

    这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

    厉铭臣走到她面前,重重地将她拥到了怀中,现在他只想抱抱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