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25章:衬衫的主人是谁?-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衬衫的主人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5章:衬衫的主人是谁?

    被掐住脖子,夏念儿呼吸顿时不畅起来。

    厉铭臣冷冷地看着她,心底的那点儿怜惜全被无尽的暴戾压住了。

    这男式衬衫到底是谁的?

    一时间,诸多的想法从心底涌上来,一个比一个让他想发疯毁灭一切!

    “咳咳咳……”夏念儿无助地掰着脖子上的铁手,小脸儿憋得通红,“放手……放手……”

    见她这样,厉铭臣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夏念儿徒劳挣扎了半天,换来地却是脖子上越来越重的力道。

    小脸儿渐渐地由红转白,苍白中透着一丝颓败。

    “说!衬衫是谁的!”看着那苍白的面色,厉铭臣手上不由自主地松了一下,随后却又攥地更紧。

    就是他一次又一次的纵容,才让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

    衬衫是谁的?还能是谁的!

    夏念儿现在恨不得把那件衬衫撕成碎条,当初刚来江城大学没多久,有一次出去逛街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这件衬衫,想着那个变态穿着应该会不错……就一时鬼迷心窍买下来了!

    一件衬衫就花去了她身上大半的钱。

    如果不是因为买这件衬衫,她也不用四处奔波着兼职,更不会落入他的陷阱中!

    可是,这件衬衫真实的来历她却没办法说,如果说了等于不打自招承认自己就是夏念儿,毕竟和他素不相识的古念念不会未卜先知地给他买这么一件衬衫。

    越想越恨,夏念儿既恨自己当时的鬼迷心窍,又恨这个变态不时发作的疯病。

    反正也解释不清,她索性不解释了。

    如果他要掐死自己就掐死吧!

    厉铭臣见她沉默不语,心头的暴虐越来越重,“你说不说!”

    “咳咳咳……”夏念儿又不适地咳了两下,“我说……你放手。”

    依言松开了点儿手,厉铭臣紧紧提着的心也松了一点儿。

    脖子上的禁制解除了大半,夏念儿缓了好一会儿才缓地差不多,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她无波无澜地看向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张口。

    “我没什么可说的,再说了这衬衫的主人是谁,都与厉总无关吧!我们只是欠债人与债主的关系,厉总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吗?诺亚群岛的宽度恐怕都比不上厉总管的宽吧!”

    正等着她回答的厉铭臣闻言,眸色越来越深,说来说去她还是没说到衬衫的主人是谁。

    这衬衫的主人究竟是谁?值当她这样护着!

    她夏念儿究竟记不记得她是谁的人?

    “我说过,欠债的人没有人权!”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厉铭臣没再掐她的脖子,只是将她拉到自己跟前,贴得极近极近。

    过于亲密的距离让夏念儿不适地眨了眨眼,眨动间,两人的睫毛似乎都可以触碰到。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这衬衫的主人是谁,否则……”厉铭臣没有把话说完,未尽的话中含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夏念儿倔强地看着他,哑声道:“我也说最后一遍,这衬衫的主人是谁,与厉总无关!”

    “与我无关?”厉铭臣低低地笑了一声,笑声中满是沁冰的冷意,“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到底与我有没有关系!”

    “你要干什么?”夏念儿有些不安地低问了一声,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儿。

    厉铭臣嘲弄地看了她一眼,非但没有吻下去,反而是稍稍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夏念儿不解的眼神中,他突地从她手中强硬地拽过了那件衬衫。

    拿在手间注视了好一会儿,厉铭臣忽视了心中莫名的熟悉感,一点儿一点儿地撕扯着手中的衬衫。

    “撕拉!”

    衣物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夏念儿眼睁睁地看着那件衬衫四分五裂,揪成一团的心也渐渐四分五裂,以往和他所有温馨的记忆也随之四分五裂,他偶然给予的温柔保护亦慢慢四分五裂。

    他所有的温柔全都建立在自己乖乖听话的基础上,一旦自己稍不如他的意,下场都不会比这件衬衫好到哪儿去。

    强制性地压下心中莫名的异样感,厉铭臣看着手中最后一块完好的衬衫,紧紧抿唇后突地用力一撕。

    至此,一件衬衫彻底成为一团碎布条。

    厉铭臣猛地松手,任由那一条条黑色的布条跌到地上,犹如断翼的蝴蝶。

    “说,衬衫的主人是谁!”

    夏念儿没有理会他,只是缓缓地蹲下身,一点儿一点儿地捡着地上的碎布条。

    每捡一条,她的心就跟着凉一分。

    终于将所有布条都捡完后,她看着手中七零八碎的碎布条,眼角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滑落。

    厉铭臣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眼底满是压抑。

    这件衬衫对她就这么重要吗?还是说这件衬衫的主人对她就这么重要?

    重要到……她可以忽视自己的存在!

    想到这,厉铭臣愈发暴虐。

    狠狠地将她从地上拽起,他强制性地夺过她手中的碎布条,朝着空中用力一抛。

    碎布条漫天落下,有几条落在了两人的头上身上。

    厉铭臣扯下头上的一个布条,森凉地说道:“你信不信,我今天可以撕碎衬衫,明天就可以叫这衬衫的主人同样四分五裂!你不说,以为我就没办法查到吗?看来你还不清楚厉铭臣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厉铭臣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她怎么会不清楚?她清楚地不能再清楚了!

    只要他想知道,这世界对他就没有秘密。

    不过,查?查吧!

    希望他到时候依旧可以记得现在的话,叫衬衫的主人四分五裂!

    随着她目光中的嘲讽越来越浓,厉铭臣心中的异样感越来越浓,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了。不过具体是什么地方他却说不清。

    在这种异样感的驱使下,他把本来想说的话压了下去。

    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忽然寝室门被重重推开了。

    “古念念,你竟然敢把男人带到女寝室?你把校规当成什么了?跟着我去一趟学生处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