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19章:求人的诚意-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求人的诚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9章:求人的诚意

    夏念儿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刚刚上来的时候,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一层只有这一个房间,所以这脚步声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就是

    二人所在的房间!

    正当她慌乱无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规律的敲门声。

    “厉哥,我突然想起有点儿事没跟你说,你现在方便吗?”

    “对啊,厉哥,我刚好也有点儿事找你,你现在不会不方便吧?”

    尚晏明和顾念成的声音前后脚的响起,话音落地的时候还伴随着推门的声音。

    夏念儿僵地更厉害了。

    他在上她在下,这幅姿势如果被其他人看了去……

    以厉铭臣的性子,应该不会让他们进来吧!

    这么想着,她含着希望看向他,却差点儿绝望。

    那张薄唇含着的字眼明显不是不字!

    他疯了吗?

    如果女主角不是她,他愿意表演活春宫给人看随便他。

    不过,女主角是她,她一定不能让他把答应的话说出来。

    这么想着,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压倒,小手捂住他的的嘴巴,做完这一切后,夏念儿才松了一口气。

    乍然被压倒,厉铭臣倒也算配合,微阖的黑眸氲上丝丝笑意。

    他承认的兄弟本就不多,尤一溪算一个,顾念成和尚晏明各算一个,这俩人现在过来,无非就是想凑热闹,他本想直接轰走他们,可看着她慌乱的眼神,他才突然改变了主意。

    如今看来,这主意改的倒是不错。

    而松气没多久的夏念儿发现自己这口气松的太早了,虽然制止了厉铭臣出口的同意,可门外的两个人却不会因为沉默而放弃,反而是把门敲得愈发响了。

    “敲了这么久还没人回答,是不是厉哥出去了?”

    “不可能,我上来之前特地问了一下,厉哥就没出这个房间。”

    “没出房间,那怎么这么久都没人回答啊?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有可能,要不我们直接破门吧!”

    “我觉得可行!”

    尚晏明和顾念成两人一唱一和着。

    夏念儿感觉四肢都僵在了一起,如果真的被他们破门而入……

    想到可能发生的画面,她急了。

    将声音压得低低的,夏念儿近乎咬牙地在他耳边说道:“让他们走!”

    “为什么?”厉铭臣黑眸沉沉,强硬地掰开她捂在他嘴上的手,也将声音压得低低的。

    为什么?哪有为什么?难道他没有廉耻之心吗?他们现在的情况能够让别人看见吗?他不要脸,但她还要脸啊!

    夏念儿内心疯狂地吐槽着,但却不敢把这话放在面上来说。

    以她对他的了解,现在最有可能说服他的只有一个理由

    “我求你!”

    听着耳边的三个字,厉铭臣唇角凉凉地翘了翘,随即冷声对着门外说道:“顾念成!尚晏明!”

    仅仅是叫了两个名字,门外一唱一和的调侃与敲门声就顿住了。

    尚晏明和顾念成对视一眼,决定见好就收,万一真的把厉哥惹恼了,那就麻烦了!

    “哈哈,看来厉哥可能不太方便,那我还是别的时候再来吧。”

    “恩,一起走,省得打扰了厉哥。”

    不太方便和打扰被二人咬地极重,说完后,二人笑着离开。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夏念儿重重地松了口气,整个人也软在了那里。

    厉铭臣顺势一搂,黑瞳定定地看着她,喑哑的嗓音沁上丝丝危险,“这就是你求人的诚意?”

    求人的诚意?

    夏念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焦急下说了些什么,俏丽的小脸上忍不住染上了一丝赫色。

    她都已经求他了,他还想怎么样?

    难道要她下跪表明一下诚意吗?

    很明显,厉铭臣要的诚意不是这个。

    薄唇暗示性地在她耳边厮磨着,灼热的气息熏红了小巧的耳垂。

    夏念儿一抖,这个色狼又想做些什么?

    为什么突然有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而自己就是那只蠢到自己把自己送到虎口边的蠢羊。

    轻轻地含住红嫩小巧的耳垂,厉铭臣黑眸凝视着她的水眸,看着里面一点儿一点儿被媚色浸染,渐渐染上和他一样灼热的色彩。

    寂静的空气中,两人的呼吸一轻一重地交织在一起,暧昧而纠缠。

    被这种氛围影响着,夏念儿本就发软的四肢越发无力,小脸儿也变得酡红。

    “看来,你求人似乎没什么诚意!”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厉铭臣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松开薄唇中的耳垂,他噙上那抹嫣红,强势不容拒绝地掠夺着她的气息。

    夏念儿唔唔出声,小脑袋晃着,想要躲开他的掠夺。

    可几番努力后,依旧无果。

    亲吻的空当,厉铭臣松开她的唇,低低凉凉地笑道:“不过,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做亏本的买卖!所以,报酬我就自己取,也省得你赖账!”

    听着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话,夏念儿恨恨地咬了咬唇,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厉铭臣和顾念成不愧是朋友,这惹人恨的模样简直一模一样。

    见她咬唇,厉铭臣眼神一暗,强势地将手指压在她唇间。

    “又咬唇?看来之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再次强势地吻下,他恨恨地攥了攥拳,这个小女人就是学不乖,他说得每句话她都是表面答应,背地里却阴奉阳违。

    之前答应地会永远记得他,可当他找到她,她竟然一脸陌生地问自己是谁,简直可恶!

    之前答应地绝对不会离开他身边,可转眼间她就改头换面地在别的男人的帮助下逃了,自己追过来她竟然还敢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简直可恨!

    之前答应地永远不会再咬唇,可那张小嘴儿从刚才到现在已经被她蹂躏地不成样子了,简直可恼!

    这样可恶、可恨、可恼的女人,却偏偏是他爱的。

    越想越恼,厉铭臣干脆也不说话,将所有的怒火全都落在了吻中。

    夏念儿被吻得几乎喘不上气。

    “呵呵……”就在她以为自己会窒息的时候,厉铭臣忽然放开了她,炙热的黑眸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