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09章:马儿突然发狂-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章:马儿突然发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9章:马儿突然发狂

    还没等他想清,厉铭臣忽然叫了一声踏雪,只见那匹黑马忽然嘶鸣了一声,自己欢快地跑了出来。

    看着跑出来的马,厉铭臣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她能选中自己的马,他不可否认他很开心很开心。

    开心下,他一把抱起了她,将她抛到了马上。

    面对突然的袭击,夏念儿并没有一丝慌乱,行云流水地踩镫、调整坐姿重心、控缰。

    见她准备好了,厉铭臣狠狠给了黑马一鞭子,受痛之下,黑马疾驰而去。

    而他也很快翻身上马,追逐而去。

    “会不会出事?”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古博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不由自主地问出这话,也许是脑中闪过的画面给他的刺激太大了,所以他才会不由自主地问出这话。

    “能出什么事,有厉哥呢!”尤一溪含笑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似乎是回忆着当初,“博轩,你看看他们并驾齐驱的样子,是不是很和谐?也许只能说天生一对这种确实是存在的。”

    看似调笑的话语,却暗带了几分告诫之意。

    古博轩想了想,也放下了心中不知从何而起的担忧,眉宇间又恢复了往日的邪冶。

    正当他放下心的时候,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女声尖叫。

    夏念儿不知道好好的马为什么突然发了狂,她拼命试着安抚身下的黑马,却都是无效。

    情况越来越危急,她脸上渐渐染上了一层慌乱。

    越慌情况就越是不好,如此恶性的循环着。

    等厉铭臣追上来的时候,她已经处于一个摇摇欲坠的状态,情况危险至极!

    先前的意气风发在此刻全都不见,夏念儿只知道死死揪住能揪住的东西,脸色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大脑中也是一片混沌,眼看顷刻间就要坠马……

    “放松!握缰!”几个呼吸间,厉铭臣几近和她并头,在看到她的情况后眉心微锁。

    踏雪是他一手养大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发狂,肯定有什么外界情况刺激。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目前最重要的是怎么救下她。

    再危急时候也没变过色的厉铭臣,脸上有了明显的慌乱。

    如果她出现什么危险……

    一想到这个可能,厉铭臣就觉得全身发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再次强调,“放松!握缰!”

    夏念儿哪还听得进去这些,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抓住马颈处的鬓毛,惊慌下她已经没办法控制手下力量,马儿吃痛下愈发癫狂,状况越来越危急。

    颤抖下,她身子一歪,半个身子突地从马上滑落。

    千钧一发之际,厉铭臣伸手去拽,强大的冲力之下他眉间闪过一抹痛色,手上却没有放松力道,一个猛地用力,他将她捞到了自己马上。

    夏念儿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拉过去之后无力地倚在他怀中,红唇启合间溢出一些断断续续的话,“不要……不要……马!不要!”

    “没事了……”厉铭臣唇角扯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半拥着她一拉马缰,快速朝回走去。

    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敢算计他?看来他太久不出手,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骑着马,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马厩前,厉铭臣小心翼翼地抱着她下了马。

    留在原地的尤一溪和古博轩看到这幅景象后,脸色都变了变。

    刚刚夏念儿骑马的样子他们都看见了,绝对是一个精通马道的高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其中有没有人为的因素。

    不过,不同于尤一溪纯粹的担心,古博轩眼中却多了一抹复杂,为什么看着她这幅虚弱的模样,他竟然会隐隐心疼?明明他都不认识她,只是为了看好戏才对她多了点儿关注!

    厉铭臣自然也注意到了二人的神色,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古博轩,他冷声道:“一溪,你们玩吧。我就先走了,改日再约!另外,知人知面不知心,交朋友还是要谨慎些好!”

    说完,也不等二人回应,他抱着她径自离去。

    “厉哥还是老样子,独占欲大的吓人,自己的东西不喜欢了也要占着,哪怕是毁掉也不允许别人沾手!”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尤一溪看似有感而发,话中却满满都是深意。

    厉哥和博轩都是他认定的朋友,他不希望有一天出现必须在两人中间站队的事情,所以哪怕只是一点点可能的萌芽,也要及时扼杀!

    古博轩反常地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看着远方,妖冶的眉宇间满是茫然的空洞。

    尤一溪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走走走,骑马去吧。”

    就在二人准备骑马的时候,厉铭臣已经开车开到了一个纯中式庭院前,一下车迅速有佣人迎了上来。

    “医生!”避过佣人想要接她的动作,厉铭臣冷声吩咐道,刚刚在接她的时候胳膊脱臼了,而且她现在需要一些安神的药物,本来是想带她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会碰上这种意外!

    该死!又让她受伤了!

    等医生来了之后,厉铭臣拒绝了他先为自己接骨的行为,指了指床上的夏念儿,他低沉道:“刚刚她骑马受惊了,给她注射一些安神的药物,对神经有刺激性的那种不要!”

    说完之后,他就静静看着医生给她注射药品,看着她的神态渐渐安详下来……

    等到她的眉头完全松开之后,厉铭臣才让医生处理自己的脱臼。

    房间内,医生处理完二人的情况后便离去了,屋内很快又陷入了沉寂。

    看着安然陷入沉睡的夏念儿,厉铭臣也倒在她身侧,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失而复得的庆幸,“幸好……幸好你没受什么大伤……”

    用完好的那只手臂拥住她,他也渐渐陷入了沉睡。

    下午,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被困在马场的尤一溪和古博轩也急急赶到了这里,各自在不同的客房中入睡。

    “啊!”半夜,一声尖叫划破夜空,夏念儿双手胡乱地挥舞着,片刻响起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