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07章:孩子的父亲是谁?-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孩子的父亲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7章:孩子的父亲是谁?

    像这种情况,基本上只有一个可能

    她怀孕了!

    但是,如果怀孕了,孩子是谁的呢?

    夏念儿没忘了自己被厉铭臣强迫之前,还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那个被夏绾儿诓骗出去的晚上,那个被下了药混乱的晚上,她曾经和一个不知道姓名、年龄、长相的人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而自己的第一次也正是在那次被夺去的!

    如果这个孩子,是那个不知名男人的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夏念儿全身都颤了起来,以她对厉铭臣的了解,到时候一定会是一场毁灭性的劫难。

    那如果……放弃这个孩子……

    光是这么想想,夏念儿就有种钻心蚀骨的疼。

    厉铭臣在说完孩子的事情后,就一直在等着她的回话,可是等了也没见她回话。

    难道她不想给他生孩子?

    这个猜测一浮上脑海,就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她只能给他生孩子!

    “夏念儿,你聋了吗?听到我跟你说话了吗?”垂眸,厉铭臣冷冷地看向她,每次他想对她好一些的时候,她总能做出一些让他恨不得掐死她的事情。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夏念儿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

    “夏!念!儿!”厉铭臣的声音更冷更重了,她到底有没有听他说话?还是说她这是在和他玩无声的抗议?越想越气,他抱着她的力道突然加重。

    被突然收紧的力道拉回思绪,夏念儿回神,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厉铭臣直接狠狠地一个吻落了下去。

    吻完,他恶狠狠地移到她耳边,沉声道:“给我生个孩子!”

    听到孩子两个字,夏念儿下意识地抚了抚小腹,小嘴儿蠕动了好半天,才终于下定决心道:“厉铭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

    如果了半天,她也没说出如果之后的话。

    “如果什么?”看她这幅吞吞吐吐的模样,厉铭臣眉心一拧,目光又冷了几分。

    跟他,她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夏念儿一鼓作气地说道:“如果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会怎么样?”

    怀别人的孩子?光是想想这个可能,厉铭臣就有想要杀人的冲动。

    她不想替他生孩子,想替谁生孩子?

    郁子行?古博轩?一个软骨头的无耻男,一个一看长得就不怀好意的小白脸,他们两个加一起也比不上自己的基因优良,天天骂她蠢蛋,她就真的蠢成这个样子吗?

    不用等他回答,光是看他脸上的神色,夏念儿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她的肚子里十有**已经有一个父不详的小家伙在里面安营了,如果这个孩子是厉铭臣的什么都好说,可这个孩子要是那个不知名男人的……

    恐怕,生日就会变成孩子的忌日!

    她到底应该怎么办?

    进也是死退也是死!

    要不

    逃吧!

    这个想法一浮上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可是,要怎么逃呢?

    而她脸上隐隐的绝望之色也没逃过厉铭臣的眼睛,她还真的想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假如你的如果成真,我不介意让那个野男人尝尝我传闻中的手段!毕竟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都在可以理解的范畴内,而那个孽种,反正活着也是种罪恶,干脆死了干净,还可以下去和他的父亲做个伴!而你……”

    稍稍停顿了一下,厉铭臣声音直接降了个八度,阴沉到近乎恐怖,“这辈子,你都休想再下床!”

    单单是听,夏念儿就吓得有些发抖。

    她相信他说得出就能做得到,甚至做的会比说的更恐怖。

    感受到怀中身子的轻颤,厉铭臣收了收眼里的冷冽,尽可能柔地摸了一下她的头。

    “只要你乖乖地,这一切都只会是假设。至于你……”

    “会背叛我吗?”

    本来是安抚的话,却让夏念儿抖得更厉害了。

    她倒是想乖乖的,可是十有**她的如果已经成真了,那他的假设也有很大的几率会降临。

    夏念儿满心慌乱,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她抖个不停,厉铭臣攥了攥拳,该死,他已经尽量控制语气了,还是吓到她了吗?

    想了一下,他亲了亲她的额头,“下去吃饭吧!”

    魂不守舍地穿好衣服,夏念儿愣愣地跟在他身后,魂不守舍地吃着饭。

    厉铭臣已经是第三次把视线飘到她那边了,她干嘛只吃饭不吃菜?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走出来?

    忍了许久,他还是没忍住,将饭碗从她手中夺了过来。

    手中一空,夏念儿这才回过神来。

    看着他满脸的凝重,她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哪怕他本来没往那方面想,也会因为自己做贼心虚的模样而多想吧。

    事实上,厉铭臣还真没多想。

    她的第一次就是和他,以后更是一直和他在一起,他顶多就是怀疑了一下她有想给其他男人生孩子的想法,再多的,真没想了。

    不过,厉铭臣忘记了,因为夏念儿没有主动认出自己来,所以他自始至终就没告诉她,夺走她第一次的人正是他,如果早知道这么一个小误会会引发后面一系列事情的话,他一定第一时间告诉她。

    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

    强制性地喂完她之后,他看了看她仍锁在眉头的轻愁,嘴角往下压了压。

    这段时间,怕是把她憋坏了。

    不如……

    想了想,他独自走到阳台,拨通了邵特助的电话。

    “明天的安排能安排到今天的全部安排到今天,不能安排的后延或取消。”

    “好的总裁,只是明天上午10时有一个价值三百八十八点八亿的合同要签,对方集团的总裁明早的飞机到,因为时间是提前约好的,所以恐怕不好改期。”

    “后延或者取消!”

    “是,总裁!”

    结束了通话之后,他回到卧室。

    看看坐在床边发呆的她,厉铭臣状似不经意地道:“今天晚上早点儿休息,明天带你出去骑马!”

    骑马?夏念儿迅速捕捉到一个关键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