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06章:为我生个孩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为我生个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6章:为我生个孩子

    看着那双白嫩的脚心满满的血泡,厉铭臣突然有些后悔,如果早看到,他一定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鼎上的那家伙,因为他的一个疏忽,竟然害得她伤成这个样子!

    沉眸看了一会儿,他忽地放下,大跨步出了房门。

    将自己蜷缩在被子中,夏念儿失神地看着天花板,良久良久,嘴角突然绽出一抹苦笑。

    疼吗?

    她似乎不觉得怎么疼,大概是类似的疼尝地太多了,所以她已经有点儿习以为常了。

    正当她准备起床的时候,厉铭臣去而复返,手中比走时多了一**药膏以及一个针管。

    见她要下床,他急忙按住了她。

    “都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想下床,不想要这双脚了吗?要是不想以后都下不了床,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冷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恼意,只不过这恼意却是针对自己的。

    说完这番话后,厉铭臣顺势坐在了床尾。

    将她的脚从被子中拿出来,他小心翼翼地用针管将脚上的血泡逐个戳破。

    期间,厉铭臣的手一直是抖的。

    垂着的黑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那双脚,生怕自己一个哆嗦伤到了她。

    比这更重的伤,他不是没受过,可这伤是伤到了她身上……

    再小的伤在她身上,也是天大的事!

    感受着脚上轻柔的力道,夏念儿狠狠地闭上了眼。

    又来了!

    每次都是这样,打一棒子再给一个甜枣。

    夏念儿,你不可以再沉沦了,否则总有一天会万劫不复的!

    暗暗地告诫着自己,夏念儿强迫自己忽略脚上那股轻柔的力道。

    许是脚上清清凉凉的感觉太舒服,又许是刻意想逃避,她渐渐进入了梦乡。

    等厉铭臣艰难地上完药后,他冷厉的额头已经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清汗,皱眉看着那个进入睡乡的女人,他脸上的悔意几乎掩都掩不住。

    轻轻地在那双敷满药的小脚上各印下一个吻,他双眸沉沉地注视着。

    越注视,眉心就拧地越紧。

    倏地,一声低不可闻的对不起消散在空气中。

    只可惜,夏念儿睡得正沉,完全没听到。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距离上药那天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内,夏念儿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吃饭,厉铭臣亲手喂。

    喝水,厉铭臣亲手倒。

    洗脸,厉铭臣亲手洗。

    换衣服,厉铭臣亲手帮她换。

    上洗手间,厉铭臣亲手抱她上。

    放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估计都会以为她这是四肢全都残废了。

    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伤在自己身上夏念儿比谁都清楚,早在半个月前,她的伤就好了。

    在厉铭臣的强势下,她又拖拖拉拉地在床上拖了半个月。

    再这么躺下去,她不是残废也变成残废了。

    马上快到午饭的时间,估摸着厉铭臣也快到了,夏念儿特意换上了一身比较正式的服装,想要借此为自己增加一些气势。

    中午11点30分,厉铭臣准时准点地出现在卧室中。

    看到她的模样,他推门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又面色如常地走了进来。

    一个月,也的确到她能承受的极限了。

    而自己,也快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这一个月,两人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却只是单纯的睡觉。

    素了一个月,他也快忍不住了。

    有些滋味,没尝试之前不觉得什么,可尝试过之后就会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厉铭臣,我要跟你谈谈!”

    “哦?”虽然知道她要说什么,但厉铭臣却还是摆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样。

    夏念儿咬咬唇,鼓足勇气说道:“我脚上的伤早就已经好了,现在下地完全没问题,所以你就不用特地为我跑回来了,集团里一定有许多事务,不值得为我耽误公事。”

    “全都好了?”厉铭臣瞥了她一眼,状似随意地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搭在了臂弯上。

    见有戏,夏念儿心中一喜,为了证明自己全都好了,还特意在床上蹦了两下,“你看,真的全都好了,所以……”

    所以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被厉铭臣截住了,“所以,有些欠了一个月的东西,你也该补上了!”

    纳尼?欠了一个月的东西?

    夏念儿瞪大双眼,为什么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跳进了一个他早已准备好的坑。

    随手将臂弯上的西装往地上一扔,厉铭臣一把拽开领带,几把撕开衬衫,还没走到床边,他的上半身已经是裸着了。

    “你想干吗?”见状,夏念儿还有什么不明白地,急忙地往后缩着。

    “干!”厉铭臣轻轻从薄唇中吐出一个字。

    随着这个字的落地,他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

    “厉铭臣,你放开我!”

    “休想!”

    室内的温度很快升了起来,床上交缠的身影好似两条蛇一般紧紧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偶尔,床被间还溢出几声似哭非哭的娇吟。

    素了一个月之后,厉铭臣的战斗力格外高昂。

    时针滴滴答答地指向四的方向时,床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终于,当那根时针慢慢悠悠地跑到六的位置后,伴随着一声低吼,云收雨散。

    禽兽!变态!色狼!

    夏念儿又开始了睡后的吐槽。

    不过今天她却是在半睡半醒间吐槽的,六个来小时,他基本就没让她歇着,任凭她哭也好骂也好,仍是一味地冲撞着。

    床上的他,简直不是人,就是一只野兽。

    吃饱喝足的厉铭臣勾起一抹餍足的弧度,沉沉地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看着看着,他脑中忽然蹦出了一个综合了他和她优点的小宝宝形象。

    “为我生个孩子吧,一个既像你也像我的孩子!”

    一句话,直接把半昏半睡的夏念儿吓清醒了。

    好久都没听他听过孩子的事情,她以为他已经忘了,怎么今天会突然又提起来?

    等等!!

    孩子??

    夏念儿觉得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遗忘了。

    是什么事呢?

    对了,这个月好像已经20号了,而她的亲戚还没造访!!

    以往准时10号造访的亲戚,这次竟然晚了整整十天还没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