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05章:他冤枉了她-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他冤枉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5章:他冤枉了她

    迅速拽开蒙在她头上的被子,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厉铭臣心被狠狠揪了一下。

    豆大的泪珠儿沿着那张清丽的小脸儿蜿蜒流下,一双贝齿正死死地咬着蚕丝被的一角,将所有的呜咽都吞进了自己的肚子中,她哭得无声无息。

    凝视着那张哭得通红却满是隐忍的小脸儿,厉铭臣狠狠攥了攥拳。

    为什么要哭得无声无息……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她哭碎了。

    “哭什么哭,做错了事情还说不得了!”恨恨地哼了一声,再大的怒气都消散在了这一张哭脸上。

    虽然嘴上还在训斥,但却比之前柔了不止一点儿半点儿。

    大手更是轻柔地拭着她脸上的泪痕。

    越擦,泪反而越多了。

    哭过的人都知道,没人哄还好,一旦有人哄了百分之九十九会哭得更厉害。

    而夏念儿也属于这百分之九十九的之一。

    如果他不来帮她擦泪,她用不了多一会儿就能自己缓解情绪,可是当他的大手落在她脸上的那一刻,眼泪就如同决了堤的大河,再也止不住。

    “别哭了,丑死了!”厉铭臣咬牙看着那源源不绝的泪珠儿,冷冷地说道。

    然而,冷声中却有着显而易见的心疼和柔意。

    被他这么一吓,夏念儿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好了,我不计较你前晚没来找我的事情了!”见她哭个没完,厉铭臣心拧啊拧,几乎快拧成了一团麻花,她好像就是从他问为什么不去找他之后情绪才开始不对的,既然如此他不问了。

    她愿意骗他,那就骗吧!

    只要能一直骗下去,骗一辈子,那他也认栽了!

    看着他自以为大方的模样,夏念儿气得脸都红了,他凭什么计较?明明是他一个人把她扔在了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越想越气,怒向胆边生,在怒意的驱使下,她猛地起身,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他。

    “行了!别哭了!”微赫地移开双眸,厉铭臣压下将她抱到怀里的冲动。

    不能抱,如果抱了以后她会更得寸进尺的!

    到时候,夫纲怎振!

    见他不看自己,夏念儿哑着嗓子,带着哭音骂道:“厉铭臣,什么叫你不计较了?明明就是你一个人把我扔在了那里,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可你根本就没有回来!最后没办法,我才一个人走回来的!”

    “不可能,我安排了人送你!”

    “胡说!我等了好久,别说人,连个鬼都没等来!”

    厉铭臣直接反驳道,哪怕再生气,他也不会把她一个人扔下的。

    夏念儿也一脸气愤地看着他,明明就是他在胡说八道,她等了那么久,如果他真的安排了人,一定会碰到的,可事实是到她走的时候,也没见到他安排的人。

    两个人都坚持着自己的主见,固执地认为对方在说谎。

    就在气氛陷入僵持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看了眼电话,来电显示人是邵蕴,厉铭臣冷冷地按下接通键。

    “总裁,鼎上的负责人刚刚说要给您负荆请罪并说对不起夫人,因为您吩咐过夫人的事情重于一切,所以冒昧给您打了这个电话,不知道您要不要见一见他?”

    电话接通,邵特助恭敬的汇报声从中传出。

    在听到负荆请罪四个字的时候,厉铭臣的脸就拉了下来。

    按下免提键,他冷声对着电话那头吩咐,“让他立刻马上现在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

    很快,鼎上老总沮丧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厉少,我罪有应得,我罪该万死,我……那天晚上您交代完之后,我本来打算第一时间去执行您的吩咐的,可因为太着急了,我不小心烧着了衣服,等一切都弄好之后,那位小姐就已经不见了!”

    电话那头每说一个字,厉铭臣的脸色就沉一分。

    这么说,她真的是自己一个人走回来的?

    暴虐在胸间肆虐着,厉铭臣冷眼压下了眸间的杀意,唇角掀起一抹森凉的弧度,“一个月内,我要见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完整鼎上,差一点儿你这条命就不用要了!”

    “是是是。”鼎上老总呐呐地应道,心间却松了一口气,只是重建一个鼎上,对他来说还在能力范围之内,虽然一个月的时间有点儿短,但日夜赶工应该也来得及。

    这口气还没松完,厉铭臣冰刀似的冷声再次响起,“三个月,砸三次建三次!”

    这下,鼎上老总有些站不住了。

    不过,这还不算完,想到她一路走回来的情景,厉铭臣的冷声中又带上了几分喋血意味,“另外,自己废掉自己两条腿,最低要骨折!”

    说完这句话,他沉着眸按下了挂断键。

    一直旁听的夏念儿也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知道他不是扔下自己又倒打一耙之后,她心间的怒火也就消下去了,在他接电话的这段时间内,她仔细思考了一下。

    在两人的关系中,她本来就是处于绝对的劣势。

    可在他时有时无的温柔中,她却渐渐有了不该有的奢望。

    而前晚的事情却给了她敲了一个警钟,夏念儿狠心掐断了心中的奢望。

    这么说来,也许前晚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坏事,起码让她在陷得不是那么深的时候,及时发现了自己的异样,也及时掐断了沦陷的源头。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厉铭臣攥拳松拳,来来回回好几遍之后,确定胸口的那股嗜血冲动被压下去之后,他才转身对她说道。

    夏念儿睁着一双水眸,静静地看着他。

    打电话?她也得有手机啊!

    厉铭臣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儿,抿了抿唇,他直接将指尖掐入了手心。

    “走了多久?”良久良久,他哑声问道。

    夏念儿垂眸,敛去其中的复杂意味后,淡然地回道:“没多久。”

    “没多久是多久?”那天晚上开车都大概开了一个小时,她走着要走多长时间。

    越想,指尖陷得越深。

    突然,厉铭臣掀开被子,用手拿起她的脚,仔细端详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