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104章:固执地要一个承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固执地要一个承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4章:固执地要一个承诺

    薄唇噙上那小巧的耳尖,慢慢厮磨着。

    感觉到耳尖的酥麻轻痛,夏念儿差点儿控制不住地低吟出声,然而尚存的理智告诉她,他们两个现在是完全的视线焦点,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人看在眼里,所以

    她狠狠咬了几下舌尖,试图用疼痛压抑本能,但却无济于事,耳垂处超高的敏感度让她濒临崩溃边缘。

    “厉铭臣,你放开我……你咬地我好疼……”

    话音落地,她就感觉耳尖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哦?放开?”连续两声简单的反问,却一声比一声上挑,厉铭臣心底的暴虐感直冲云霄,放开她?放开她让她去找那个小白脸吗?

    想到这,他大手缓缓地从耳尖下滑,轻巧地解开她领口处的两颗纽扣,白皙的锁骨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近距离地感觉到怀中身躯的轻颤,厉铭臣手上的动作停了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说,你是我的,永远是我一个人的!”

    “我就是我,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夏念儿试图从他怀中挣脱,他的执拗她比谁都清楚,所以多说无用,还不如自己挣脱来得现实一点儿。

    “呵!”回应她的是一声简短的嗤笑,急促而危险,单只束缚住她的胳膊紧了紧。

    那双暂停的大手又开始蠢蠢欲动,就在第三颗纽扣即将被解开的时候,一道声音迅速插了进来。

    “小嫂子,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个约会,就不久留了,再见!”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他就迅速走了出去。

    有了人带头,其他几个也找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迅速告辞。

    开玩笑,再不走画面就要变成限制级了,等厉哥酒醒之后,要是知道自己等人围观了他的亲密戏,那他们不是死定了,还是早早溜之大吉吧!

    没一会儿的功夫,包间内就只剩下两人了。

    没了这些人的围观,夏念儿的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

    “夏念儿?”见她走神,厉铭臣低低地在她耳边哼了一句,环着她的胳膊又收紧了两分。

    “恩?”应声看过去,夏念儿正好看到他红得吓人的眼眶。

    想着他现在神智不清楚,她恨不得拍自己两把,和一个醉酒的人较什么真,他说什么她就敷衍过去不就好了。

    “你是我的!”厉铭臣再次霸道**地强调道。

    顺从着他,夏念儿微微敷衍了句,“好好好,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听到满意的回答,虽然有些不满她的态度,但醉过的大脑毕竟没有往日反应那么快,因此厉铭臣只是蹙了蹙眉,就开始宣泄自己的不满。

    “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不好吗?”

    “不是说好只看我一人的吗?”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骗子!”

    见他越说越过分,夏念儿忍不住蹙了蹙眉,怎么从那些人走了之后,她就觉得厉铭臣变得幼稚起来了呢,明明那些人没走之前还正常得很。

    “厉铭臣,你喝醉了,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不过我没醉!”

    这下,夏念儿确定他真的喝醉了,如果是正常的厉铭臣,恐怕她现在已经被吞吃入腹了。

    相比正常的他,醉酒之后的他倒是意外的幼稚……却幼稚地可爱。

    “好好好,我没良心,我是骗子……”努力压抑住唇角快溢出的笑意,夏念儿乖乖地应和着他。

    一路哄着他回了别墅,闻着他一身酒气,她皱了皱眉,也没敢让他泡澡,只是把花洒打开,试了试水温正好后,她招呼着他来浴室。

    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厉铭臣一把将她抓进了怀里。

    抓到后,不问三七二十一,他就扒开了她的衣服。

    没想到他一言不合就耍起了流氓,夏念儿皱眉道:“厉铭臣,你脱我衣服干吗?”

    闻言,厉铭臣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嘲笑道:“你洗澡不脱衣服?”

    “是你洗澡,我不洗。”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夏念儿默念着不能和醉汉计较。

    厉铭臣低笑道:“你陪我洗。”

    “凭什么?”

    “凭你是我的人!”

    接下来,夏念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堵回了嘴里。

    折腾了半夜,厉铭臣才终于睡下。

    瘫在床上的夏念儿连根手指都不想再动。

    看了看旁边的男人,她恨恨地收回了之前的评价

    这男人不管是正常的时候还是醉酒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可恶!

    翌日,日头高悬的时候,厉铭臣才缓缓睁开了眼。

    看着熟悉的场景,昨日的记忆全部回笼。

    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睡得安详的女人,他有些不悦地拧拧眉。

    这女人,竟然趁着他喝酒敷衍他!

    到最后,她也没说清楚前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想要叫醒她问个清楚,却又怕她被吵醒不舒服,厉铭臣正纠结的时候,夏念儿自己醒了。

    睁眼,恰好就对上了正凝视着自己的一双黑瞳。

    夏念儿被吓了一跳。

    “为什么没去找我?”

    又听到这个问题,夏念儿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帝都那么大,我能够平安把自己送回别墅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毕竟我只是两条腿,自然比不上您那四轮的车。”

    厉铭臣迅速捕捉到关键词,她前晚是自己走回来的?不可能!

    他不是都安排好了吗?这女人到现在还敢骗他!

    没注意到他越来越沉的脸色,夏念儿回想起前夜一路走回来的惊惶害怕,眼圈有些控制不住地红了。

    明明之前没有人保护的那么多年也都过来了,可在尝过被他护在身后的感觉后,她已经有些贪恋这种温暖了,正因为贪恋,所以才会有委屈。

    意识到自己这种心态后,夏念儿猛地一惊。

    她现在已经对他依赖到这种地步了吗?

    再这样下去,她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摆脱这个名叫厉铭臣的男人了!

    意识到这个恐怖的真相后,夏念儿发红的眼圈直接落下了泪。

    狠狠咬住嘴边的被子,她将头埋入了被子中,任由眼泪泛滥。

    厉铭臣本来还在生气,突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在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