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九十二章 结成同盟,城主之仇-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结成同盟,城主之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半更深,风寒露重,城主府内却是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府内侍卫统领半跪在地上,向着上座的百花城主汇报着消息。

    “城主,百花城内有修士擅自动手杀了**个人于一处暗巷中,因为尸体残缺不全,已经辨认不出是哪方哪派的人,属下办事不力,还请城主责罚!”

    百花城主静静端坐在大堂座椅之上,他冷声道:“好大的胆子,敢在百花城内随意杀人。乌术,这件事你就全权负责查办,在各方势力云集我百花城的时候,一定要用雷霆手段震慑那些霄小之徒,只有如此才能护我百花城的秩序凛然。”

    “是,属下遵命。”

    “嗯,你怎么还不下去?还有何事?”百花城主有些奇怪,乌术和木起乃是他的左膀右臂,虽说都是忠心耿耿能力出众之人,但是木起毕竟还有着木家人这么一层身份,在最关键的问题上偏向不确定,所以他最信任的心腹无疑是乌术。

    乌术斟酌了一下,虽是不确定但还是抱着万分谨慎的态度决定把心中怀疑上报给百花城主,如果真的是那个人,事情就大条了。

    “禀告城主,属下查探了一下凶案现场,出手之人实力非凡,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击毙命,最关键的属下检查哪些血肉筋脉,发现……发现全部都是生机全无枯竭干死的状态,属下怀疑……是鬼刀七夜杀的人。”

    乌术深深埋下了头。

    百花城主气息骤然剧烈动荡起来,他霍然起身,惊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没有看错,真的是鬼刀?”

    乌术被百花城主的威压盖得呼吸有些困难,但仍是回道:“属下不敢保证,但是属下曾经见过鬼刀出手的场景,死于他手下的人都会被剥夺一切生命生机,今晚上那些人的死状符合传言……那应是森罗刀意造成的。”

    百花城主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居于百花城,明察暗访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找到鬼刀,但是鬼刀七夜行踪莫测,他从来都是听到消息之后才去找人,永远晚了半步。

    然而现在上天垂怜,竟然让鬼刀来了他百花城。那么这里就当成是他的葬身之处吧!

    二弟,为兄定然会帮你报仇,杀了鬼刀,以慰你在天之灵!

    “传令下去,全城戒严,让护卫队全部人马出动,你也跟着一起去,务必要找到鬼刀所在,找到之后,让下面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准备好之后,将他一举擒获!”

    “将木起也从药王殿那边传召回来,我要设宴,广邀天下英雄豪杰,能人隐士,除去鬼刀!”

    ……

    清秋从半掩着的窗户往外看去,外面吵吵囔囔,一片乱象。一队队的护卫兵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每个人都要被严加盘问。

    但是修士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面人儿,个个心高气傲,被欺压到了头上自然是不会逆来顺受,虽是大部分人知道城内不太平,给了百花城主的面子生受了,可也有性子烈的,直接和城主护卫交上了手,激烈的打斗在夜色中也是明晰可见。

    “乱了乱了,这百花城主是疯了吗?即便他是一城之主元婴大能,也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和所有人对着干,这样细细盘问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宁清秋怎么都想不通,百花城主是厉害不错,但是如今百花城的修士可谓是鱼龙混杂那是什么样的人都有,随便提拉出一个说不定都有了不得的大背景,杀了小的跳出来老的,百花城主双拳难敌四手,真的要闹翻了,他不是四面楚歌吗?

    明远冷眼看了一眼旁边抱臂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七夜,声音凉凉的:“百花城主当然没疯,他做出这样的过激行为应该是受了不小的刺激,要不就是什么举世罕见的珍宝被盗了,要不然就是魔修潜入了百花城,这一点可能性很小,要抓魔修不可能这样大张旗鼓……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什么人让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一刻也等不了了。”

    宁清秋和明远同时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房间内唯一优哉游哉的人。

    明远现在极度不爽,来了一个打又打不赢,赶又赶不走的人,是个人都得憋屈不已,七夜让他叫出岐江图,明远自然是不可能让煮熟了的鸭子飞了,到嘴里的肉难道还要吐出来不成?

    没想到都做好了翻脸的准备,七夜却老神在在半点不吃惊的样子,而后就平平淡淡扔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不给岐江图也行,但是他要和宁清秋还有明远一起行动,共同去找岐江图所在地,得到神剑之后,再论后事。

    关于七夜知道神剑一事,宁清秋和明远表示半点没奇怪,这人都知道他们手上有着完整的岐江图,那么他知道的更多也就不足为奇了。

    亏宁清秋还想着蒙他,隐瞒七夜另外半张图也在他们手上的事来着,全是无用功,人家估摸着是当笑话看了。

    现在百花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当初魔修阴谋败露和药王殿出世城内都没有乱起来,却在这个时候闹开了,怎么看,都像是跟七夜脱不了关系的样子,在场的三个人里面,唯一能够让百花城主大动干戈的,也就只有这位名声在外的鬼刀,暗夜楼的第七夜了。

    明远身份也高,来自于隔绝九州的大唐,但是百花城主应该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七夜,虽说不知道他的具体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但是根据明远所言,死在他手上的元婴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当然百花城主不是普通元婴,他与七夜谁强谁弱,这个还真不好说。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暂时屈服在了七夜的“淫威”之下的原因。不是我方太软弱,而是敌人太强大。

    清秋没好气的拿剑鞘戳了戳七夜,问道:“喂,你是不是和百花城主有仇?”

    所以他们就是被牵连的无辜群众?要不要这么倒霉?

    七夜也没生气,她那点子力气最多也就挠个痒痒的程度,他想了想,摇了摇头。

    清秋脸色一喜,就连明远都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冲着七夜来的就好,否则他们跟着七夜在一起,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就会被当做是同党?

    百花城主可能奈何不了七夜,但是宁清秋和明远那就惨了。

    “那就好,那就好。”清秋后怕道。

    只是这心还没有全然放下,七夜两手一摊,气死人不偿命的接着说道:“我的仇家那太多了,我到不知道这百花城主是不是和我有仇。”

    宁清秋被气了个倒仰,明远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自己也深觉头疼。(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