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 绝情谷和裂天剑派-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绝情谷和裂天剑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买下来买下来,把那个龙珠买下来!”

    丫丫的声音突然响起的时候,宁清秋差点没端柱手上的茶杯。

    她稳了稳心神,十分惊喜:“丫丫你醒了?!”

    她还以为丫丫说要疗伤沉睡会需要不短的时间,毕竟上次匆匆一面,能够看得出小丫头魂体十分虚弱,想要恢复全盛时期是个不小的工程,毕竟灵魂力量是最不可捉摸的神奇力量之一。

    号称人类的禁区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即便是整个修仙界研究了亿万年,也不敢在灵魂方面打包票说自己是个行家,最少也要到化神期才敢真正接触这个人类最神奇的东西。

    “嗯,明净琉璃火不愧是天地异火,能力超凡,对我们剑灵一族好像既有疗效,或者说是对于灵魂方面很是有特殊功效,这么短的时间我就差不多恢复了一大半,不过这一点以后再研究。”

    丫丫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好在是灵魂传音,说来漫长不过也就是外界一瞬间而已。

    清秋只微微一愣,不赞同丫丫这不把自己的身体……呃,灵魂当回事儿的样子:“才恢复一半?那你不老老实实闭关好好补足损失的灵魂力量,怎么就跑出来了?”

    丫丫急道:“哎呀宁姐姐,你就别废话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那个什么蜃龙珠买下来!那是个好东西!”

    宁清秋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丫丫说的话,她第一句可不就是嚷着要蜃龙珠?不过这东西虽说是个宝贝,但是对于他们好像没什么用处吧?

    就像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现在竞价的都是些钻研幻术的修士,倒是二楼包厢也有人加入了竞拍的行列,价格虽是升得不快,但是一直是缓缓上涨的姿态。

    蜃龙珠适合炼制幻术法宝不错,但是这也需要许多其他的珍贵材料,更重要的,还需要一位炼器技术高超的大师,才能让这东西发挥出应有的功效。

    本来内丹就贵,毕竟是弄死三阶蜃龙才得到的,足够让不富裕的修士倾家荡产……说不定都买不起。还有后面这一大堆后续投入才能物有所值,这些都需要钱啊,稍微穷点就玩不起。所以家底不够丰厚,就不要奢想了。

    宁清秋虽说不知道买这个龙珠干什么用,但是丫丫不顾自己疗伤完全就跳出来,她怎么能不下手呢?

    说不定有她不知道的秘密用法,毕竟丫丫见识可不是她能比,虽然人家是个小丫头外形,但是人活得久啊。

    虽说阅历可能也就那样,丫丫的话里话外透露的是一直在琅嬛剑宗生活,可能也是个生活技能五级残废,但是人家剑灵一族有种族传承啊!

    稍微挖出点记忆都不一般,变废为宝不是个传说,当然三阶蜃龙珠谁也不敢说它是个废品,要不怎么说知识就是财富呢。

    所以宁清秋忍着肉痛的报了个价格,告诉自己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

    说来她从小到大还从没有花过这么多钱呢。

    嗯,灵石。

    蜃龙珠的价格一涨再涨,很快涨到了八千上品灵石。这已经算是个天文数字了。

    之前那柄醉雪刀最后成交价格也才六百上品灵石。虽说只能供修士用到筑基期的兵器,但是这个价格对比也未免太惊人。

    不过想一想筑基和元婴的差距也算是能够理解。

    楼下大厅的人已经消停了,包厢倒还有三家在竞争。毕竟到了现在价格差不多已经超出蜃龙珠本身的价值了,毕竟只是一个没有经过祭炼的荒兽内丹,法宝半个影子都没见着呢。

    蜃龙珠也没办法入药成丹,这个不是说不能用它炼丹,而是蜃龙珠练出来的丹药有什么用?让人做个梦陷入幻境吗?

    成本未免太高,没人做这种事儿。那叫资源浪费。

    贵宾们别的不多,就是不差钱。

    天字三号包厢走出来一个貌美女修,肤白胜雪身材窈窕,但是脸上带着终年不化的冰雪一般。

    “我乃是绝情谷大弟子青雀,这蜃龙珠对于绝情谷有大用,各位同道将此物让与我绝情谷,绝情谷愿欠下一个人情。”

    众人哗然。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清秋把所有的信息捋了捋,总算是明白了绝情谷的来历。

    说实话刚一听,她还以为穿到金老爷子笔下的神雕世界了呢,也不知道有没有情花这东西?后来好歹想起自己现在所处的是一个更不科学的世界,稳住了。

    绝情谷专收女弟子,练的是玄冰劲,入谷之后一生都必须是处子,是以个个女弟子的性格都如冰雪,虽是貌美如花,却断情绝爱,对于男修却是嗤之以鼻,一旦有男修踏入绝情谷,必死无疑。

    修士们一推测,觉着多半是绝情谷第一代谷主受了什么情伤,才创造出玄冰劲这样的功法,还有后代弟子必须断情绝爱保持清白,否则视为背叛的不讲道理的规矩。

    清秋觉得这虽是猜测,不过挺符合逻辑的。

    青雀说完,众人目光就转向另外两个一直竞价的包厢,这话无疑是对另外两个竞争者说的,毕竟其他的人都放弃了蜃龙珠。

    没有辜负围观群众的期待,青雀对面的包厢出来一个男修,他身高八尺,方脸红润,声若洪钟:“哈,你这小娘们倒是好笑。这宝贝本就是有能者居之,拍卖就要有拍卖的规矩,想要东西就老老实实的竞价,你这算是以势压人吗?别人怕你绝情谷,我黄某人可不怕!”

    青雀的脸瞬间更冷了,目光看死人般的看向对面的人:“大放厥词!”

    “你裂天剑派的人,果真是不懂礼数,粗蛮无礼!”

    清秋倒是一愣,和明远对视一眼,没想到竟然还有个熟人,或者说是知道的宗门,说来这人也是姓黄,不会和他们认识的黄家兄弟有什么关系吧?说来也不知道两人怎么样了,地底巨变之后不知是死是活。

    有机会倒是可以打探一番。

    这热闹倒是越来越好看了,绝情谷和裂天剑派向来是互相看不惯,裂天剑派男修多,练剑的嘛,性格也是直爽,向来是有啥说啥,一来二去反正就是把绝情谷给得罪了。

    裂天剑派也看不爽绝情谷这么小气,你看不惯我,老子也不捧着你,看谁杠得过谁!

    反正,就成了这样的局面,有事无事还是要过上一场。

    众人表示对此喜闻乐见。茶余饭后不知道提供了多少谈资,极大丰富百花城及周边地区修士的业余生活。

    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