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炼心剑-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炼心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开了开了,真的有用,姐,我们有救了!”木晴情难自禁,捏着木雨的手都在发抖。

    木晴从出生以来一直是一帆风顺,即便是外出猎杀荒兽的时候也有家长长辈护持,头一次偷偷跑出来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却被魔修抓了还要当做祭品。

    实在是不怪她害怕。

    木雨点头:“这都要多谢这位道友。”

    黄量面上也满是喜色,沉声道:“天无绝人之路。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虽说没什么人看管,但是万一动静太大把魔修招过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宁清秋切断乌灵木自然不可能靠的是“无坚不摧”的匕首,她把琉璃火从丹田中抽出一部分包裹着匕首刃尖,自然是能破坏乌灵木了。

    不过也是因为修炼的太阴真解对于灵气运用法门独树一帜,她才能瞒过这么多修士的眼睛,不将琉璃火暴露出去。

    不然这些人大概就不是感谢她,而是群起而攻之。毕竟宝物动人心,宁清秋从来不高估人性。

    万事开头难,这头一开,后面就简单了,很快就破开了这个牢笼,一群修士喜出望外,没想山穷水尽之时,却遇柳暗花明。

    能活着,谁愿意死?

    更不用说修仙者大概是天地间最不怕死却又最怕死的一群人了。

    很快,所有的修士都成功被解救,而清秋手中的匕首也终于完成任务,乌光黯淡,匕首上满是裂纹,所有的人都能看出,它已经耗尽灵气,甚至是损伤了根本。

    正如之前所说,破了乌灵木,自身也毁灭了。

    其实如果在场有眼界高明或者是炼器大师在场的话,自然能看出这匕首虽然是不错的法器,通体由珍贵的天外陨石打造,这材料名为乌光星陨石,但是却无法切断乌灵木,并无克制之功。

    但是在场的人先入为主,眼力也不够,自然是信以为真。

    接下来就是演技时刻了,宁清秋很是配合的露出一丝黯然,毕竟是好宝贝嘛,若是毁了一点儿不心疼,那不是明摆着告诉人这里面有猫腻?

    说来要不是情势危急,宁清秋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但是若是现在不动手,等到魔修直接押送他们前去血祭就晚了,到时候想跑更是难上加难,还不如有心算无心,抢占先机为佳。

    众多修士见此忙纷纷道谢,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虽说宁清秋也算是为了自救,但是这并不意味能够抹杀他们也得到好处这个事实。

    筑基期的那个白发老者说道:“这位小友,多谢相助。若不是小友,我等此次怕是在劫难逃。这柄飞剑乃是秦某机缘巧合之下所得,虽无特别之处,但胜在属性均衡,尤为锋锐。它能够一直用到筑基期,足够小友使用了。虽比不上你这能切乌灵木的传家之宝,却也是我一片心意。”

    他手中一抹,一柄通体浅青色的长剑出现在众人眼前,锋芒之气吞吐不定。

    清秋眼睛一亮,她本就是剑修,自然是见猎心喜,但是还是摇头拒绝到:“秦前辈,你这话就严重了。我这是救人亦自救,怎么好意思在接受这份大礼?”

    筑基期能有的飞剑法器在市面上价值一直居高不下,而且这老者手中的剑一看就知品相不俗,她确实缺一把趁手的剑,却也不是非要人家的馈赠。

    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大无私的人,救这些人更多的是顺手为之,更何况,魔修把这里大概经营得铁桶一般,要想逃出去,大概需要众人合力为之,不然单是她和明远,实在是力有不逮。

    秦老面上一沉:“你这是哪里的话?救了老夫的命就是救了,不管别人如何做想,你的宝物已毁,老夫心中有愧,不愿白白承你这份人情。这剑比不上你的宝匕,但是却是老夫能拿出最好的东西。你要是不收下这柄剑,那就是看不起秦某人!”

    话到这等地步,宁清秋再拒绝那就不合适了,她接过长剑,目光流连欢喜:“不知这剑可有名字?”

    秦老头见她收下剑,心中高兴,摸摸自己的长胡须,笑道:“剑赠有缘人。这剑来历莫名,老夫也不是用剑的,一直尘封不见天日,今日得遇小友,也算是佳话一场,你就给它起个名字吧。”

    清秋沉吟半响:“练剑即炼心,这剑以后就叫做炼心剑吧!”

    秦老拍手:“这名字好,好啊!小友果然是心有沟壑,于练剑一途日后必将大放光彩。”

    众人也是心中惊叹,虽不说是个个剑修,但是殊途同归,光听这名字就知道宁清秋道心坚定了。

    裂天剑派的黄家两兄弟更是目光惊叹,没想到这娇娇弱弱的姑娘竟然有如此气魄!

    清秋把炼心剑附在身后,问道:“我们要离开,必然要突破外面魔修的包围,但是现在具体有多少魔修,他们的实力如何我们都不清楚,不知秦老可有良策?”

    更何况,清秋看了对面满脸殷切的凡人,这些人要怎么办呢?毫无修为,在修士面前比蝼蚁还不如,她想救他们,却有心无力。

    这些修士一脱困,为避免魔修过来,就给凡人囚笼那边施了禁音阵,让他们的声音根本没办法传递。

    秦老是在场修为最高的人,修仙界实力为尊,众人自然隐隐以他为主。

    “难啊。”他长叹一声,“之前那个赤长老,就已经是金丹修为,跟着他一起抓人的四个抬棺人都是筑基期修为,其他的我们也不得而知。我们只能智取不能力敌,若是能够不惊动魔修偷偷出去就好,到时候召集正道修士,把这些魔修铲除得一干二净才叫痛快!”

    众人皆是一筹莫展。

    实力悬殊,外边的情况又是两眼一抹黑,还真是为难。

    那最开始和宁清秋他们搭话的灵通突然开口:“总位听我一计如何?”

    秦老大喜,追问道:“这位道友可有办法?快快说来!”

    灵通不紧不慢的笑了笑:“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对外是两眼一抹瞎对吧?就是现在出去也很难从魔修手下逃走。但是各位道友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木晴跺脚:“这都什么时候,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啊!”

    灵通尴尬的笑了笑:“咳,我见他们三天一次,让两个筑基期魔修带着万毒索过来领人去血祭,明日正好隔上一次整三天,且又是月圆之时,****大开,必然是血祭完成的最佳日期。”

    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点头,等他继续说。

    “我们不如假装还是困于乌灵木中,明日派来领人的魔修应该和往常一样,不过两个筑基期。我们有十几个筑基期,接近百位练气修士,到时候突起发难,制住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不就可以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信息吗?到时候随机应变,不论是逃跑还是将计就计,都是轻而易举,说不定运气好能够一举毁了这次的血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