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赌约-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赌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清秋自己把这假话说得跟真话似的,就连自己都信了。

    更别说七夜了。

    他这个人,向来是认准了什么就很难改变自己的想法。

    就像是对于陆长生第一眼见到就是根深蒂固的厌恶。

    就像是对于宁清秋那股没有来源的信任。

    他携着宁清秋,一同到了蕴灵湖。

    今日的晚宴,便是在蕴灵湖举办。

    蕴灵湖乃是陆家的一泓灵湖。

    水质清澈碧蓝,在月夜之时,却是犹如一块泛着荧光的蓝宝石。

    很美。

    在这里设晚宴,无疑是个好去处。

    朝阳郡主一直都是很喜欢这里的。

    她今日换上了一身天水蓝纱,少了平日那股夺人心魄的艳丽妩媚,多了几分清淡。

    看起来竟然是温柔婉约不少。

    对上宁清秋的视线的时候,却是微微垂下了一双美目。

    宁清秋隐约觉得有些古怪。

    直到七夜在她耳边冷冷嗤笑一声:“呵,画虎不成反类犬。”

    极尽羞辱之能事。

    他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更是没有选传音的方式。

    就是故意的。

    朝阳郡主顿时便是面红耳赤。

    到底是羞耻的。

    没错,她确实是有意的开始朝着宁清秋的穿着打扮方面去靠。

    陆长生他

    不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吗?

    宁清秋什么样,她就学什么样。

    反正,她也不能跟她抢他不是吗?

    陆长生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不喜欢她什么,她就改。

    宁清秋拉了拉七夜的袖子,微微瞪了他一眼。

    这落在了有心人眼里,无疑就是两人关系的铁证。

    若不是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哪个筑基修士敢对着七夜这样的绝世高手盖世天骄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陆长生端起了青雨烟岚瓷杯,一口饮尽了杯中酒。

    这就是正宗的月神宫的醉仙酿。

    苏红衣早就是一个人捧着一个酒壶,喝得是不亦乐乎。

    本来开始在槟城的时候,没有找到这种酒就是把他给馋坏了。

    一路上都在忍着。

    现在终于有了条件,自然是要喝它一个够本。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场内的好戏。

    司空摘星从始至终,都是默默地待在角落里。

    不声不响,倒也不至于让人全然忽视。

    该说,不愧是神偷吗,这隐匿气息就是日常生活中也是无时无刻的遵照着。

    宁清秋和七夜入座。

    宁清秋有意识的挑了一个离陆长生最远的位置。

    果不其然,七夜二话不说,就坐在了她的旁边。

    就知道会是这样。

    所以

    还是赶紧的把陆长生还有七夜隔得远一点吧。

    他们,非常的不对付。

    这毕竟是在陆家做客,七夜这要是真的惹恼了陆家,到时候两边打起来,宁清秋就分外的尴尬了。

    况且,她到底是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给陆长生甚至是陆家带来什么麻烦。

    那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其实,要不是顾忌这一点,七夜早就带着宁清秋走了。

    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这就是他的性格。

    说是直来直去,不如说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

    高傲又自负。

    不过

    确实是对她很好。

    光是那段口诀,便知道是价值连城。

    而且,即便是知道她身怀明净琉璃火,他也没有做出杀人夺宝的事。

    即便是自己用不着,朋友后辈或者是留着交易,这样的至宝可遇而不可求,总是有用的。

    但是他视而不见。

    反而是让她自己唤醒它,培养它。

    要是培养到了成熟期,就像是七夜的幽冥冷火一样,那么就是她身死都没办法剥离体内的异火。

    七夜不是不明白这些。

    光是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们曾经好到什么样的地步。

    宁清秋不敢深想。

    几个人坐着湖心凉亭内,各自静默无言。

    苏红衣不甘寂寞:“这光是喝酒不做点什么来助兴,还真是无趣,这样吧,我们都是修士,不如以武会友,各人都来即兴施展一把自己的拿手绝技,互相切磋印证,这样不是有趣多了?”

    宁清秋是第一个响应的。

    她本来就是尴尬癌都要犯了,苏红衣挑起话题,正中她意。

    司空摘星也投了赞成票。

    明远和七夜,向来是站在宁清秋这一边的,既然都她都同意了,两个人也没反对。

    在场的,都是各自阶级的顶尖修士,但是只有宁清秋和明远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所以待会儿不论别人怎么样,他们俩,必然是要切磋一场的。

    两个人都是有些跃跃欲试。

    陆长生又喝了一杯酒。

    口感醇厚清冽,两种有些矛盾却又无比和谐的感觉充斥他的观感。

    饮不尽这红尘万丈,喝不完这浮生苦酒。

    今日,倒是比斗的好时机。

    他颔首道:“既然如此,那我作为东道主,自然是不好推辞,就让我抛砖引玉吧。”

    他长袖一甩,袍角如涟漪散开。

    整个人瞬间便是站立在了湖面上。

    月色清辉,让他整个人,就像是挺直的修竹。

    萧疏轩举,灿然生辉。

    宁清秋没多看,一掠而过。

    旁边七夜还在虎视眈眈。

    话说大哥,待会儿就要比斗了,这个时候你还不准观众看着赛场上的人,你这是几个意思啊?

    陆长生冷然的眼眸在七夜这里转上一圈,对上对方深不见底的眼眸。

    须臾之间,便是不动声色的转移开来。

    他盯着司空摘星,眸光如冷电,似寒星。

    “司空摘星,可否与我一战?”

    说是疑问,不过是陈述邀约。

    司空摘星眼眸骤然一凝。

    不知道陆长生的矛头怎么就突然对准了自己。

    难不成

    看自己是个软柿子好拿捏一点儿?

    但是男人嘛,而且还是风云榜上赫赫有名的修士,怎么可以认怂?

    这个时候要是怯战,还修什么仙寻什么道?

    他道:“能得到见死不救陆神医的指点,我自然是荣幸之至。不过我是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过你?”

    他问这话,倒是真心实意。

    陆长生冷冷道:“你没有得罪我,此次比斗,点到即止,但是——”

    司空摘星扬眉,果然,有后续。

    “你要赢了,想要什么尽管提,若是输了把移形换影灯交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