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久别重逢,拥抱的温度-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久别重逢,拥抱的温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夜其实是不怎么想放的。

    她离开太久,他都快要忘记这种感觉了。

    抱着她,全心的那股躁动就像是顷刻间消失无踪了一般。

    道心种魔的负面作用,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最好的压制就在这个时刻。

    但是——

    知道宁清秋那个脾气,而且他也有好多问题要问她,所以

    七夜微微松开她。

    暂时,却是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宁清秋对着对方目光灼灼的眼睛,微微垂下眼帘,避开了对方的眼神。

    这位兄台,我知道你的眼睛很好看,几乎是她见过的最美的一双眼睛,但是——

    能不能不要这么看人,真的是好有压力啊。

    七夜完全不知道,这个可不是跟他抱惯了搂惯了的那个宁清秋,目前这个,完全是白纸一张。

    她有点尴尬、有点羞涩,却决然没有和他久别重逢的喜悦。

    对于宁清秋来说,七夜目前就是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她有些迟疑的问道:“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

    七夜的面色,瞬间变了。

    眸中一点清淡的笑意,就像是被风吹灭了的蜡烛,转瞬就是熄了。

    一点一点冷光,锋利了他的眉角。

    捏着她的肩膀的手,猝然用力。

    那股力道,几乎是想要捏碎她的肩胛骨。

    宁清秋吃痛皱眉。

    “你说什么?”

    他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出来。

    几乎是控制不住心中涌起的那一股暴怒。

    她竟然问他是谁?

    她竟然是忘了他!

    宁清秋,你怎么敢!

    七夜什么样的人,谁能够在他的面前撒谎?

    只要是一眼,就能被他看穿。

    所以,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宁清秋眼中的茫然。

    这样的先例,在修士里面其实也不是没有过。

    不过没关系,修士的生命漫长,丢失了记忆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人生的一小段插曲而已,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启新的篇章。

    对于记忆,没有短短几十年的凡人那么执着。

    他们求的,是长生大道,不是虚无记忆。

    但是——

    她怎么可以忘了他!

    七夜可没有那个时间和耐心等着宁清秋重新认识他。

    而且,那些过往,怎么能够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七夜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但是无疑,他非常非常的愤怒,几乎是要控制不住这股愤怒。

    眼睛渐渐地猩红,金色的环轮、银色的光圈,在他的眼里缓缓地转动。

    几乎是看傻了宁清秋。

    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因为他们距离隔得太近,而七夜身上气息狂乱,席卷而出,苏红衣和朝阳郡主没奈何,只能带着童童走远。

    陆长生已经飞驰过来。

    “你想要干什么?!先放手!”

    他说着就想要出手。

    明远对司空摘星说道:“快拦住他!”

    要是陆长生这个时候出手,那么七夜的反击,就恐怖了。

    这个时候,他没有什么控制下手的分寸,若是陆长生出手激怒了他,七夜正好找着发泄的渠道,以他的恐怖实力,陆长生非死即残。

    但是——

    看之前的景象,宁清秋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

    这里面的事,还是之后好好说才行,这个时候要是撕破了脸,之后要是想要挽回,就不容易了。

    只是宁清秋怎么会失忆?

    这是哪门子的玩笑话?

    明远内心充满了无奈。

    司空摘星先是一愣,然后哦了一声。

    赶紧的掏出自己的银丝手套,套在手里,和陆长生对了一掌。

    砰然相击。

    掌风横扫四野。

    其他问询过来的陆家修士都是被逼退了几步。

    朝阳郡主也是抬手掩面。

    两个人各退三步,倒是势均力敌。

    司空摘星心中叹服。

    别看他出手不声不响的,已经是用了几乎是全部的实力,蕴集全身的力道集中在了一点之上。

    而陆长生,毕竟之前才跟七夜大战了一场,关键是还已经是负伤了。

    就这样,还能是和他打个平手,果然不愧是风云前三吗?

    不过——

    就连这样的陆长生,在七夜的手里,都走不过几个回合,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强得令人发指。

    他有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未来剑宗,那位隐隐有着化神之下第一人的名头的叶凌霄,多半,也不是七夜的对手。

    当然,他也不敢保证,毕竟没有真的见识过他们对战,那么结论就是不能轻易的下的。

    陆长生冷冷道:“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笑嘻嘻的说道:“陆大神医别着急嘛,这看着他们有旧,就让人家好好叙旧,我们这些外人,还是不要打扰了嘛!”

    苏红衣这个时候自然是站在了陆长生这边。

    主要是七夜那种视人如无物的目中无人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很不爽。

    虽然是打不过,他逞逞口舌之利,总是可以的吧?

    “叙旧?没听到清秋刚刚都说了,不认识啊。”

    苏红衣自然是不怎么清楚关于宁清秋失忆的事儿的。

    这事儿,又不是什么可以拿来随便说的好事。

    宁清秋自己也知道修士失忆这件事挺奇怪的,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失忆的感觉,就是最近脑海中总是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看不清的画面影像,所以她还是挺想找回记忆的。

    关键是——

    因为丫丫说过,她的这条命,不只是要谢谢陆长生的救命之恩,关键是,还欠了一个人的一条命。

    而她,不记得了。

    她自己不可能说这件事,陆长生作为她的医生,自然也不会是随意的透露她的病情给人知道。

    明远突然出声:“七夜,你弄疼她了。”

    七夜眼神一凌。

    他看着宁清秋,那张熟悉无比的雪白小脸上带着一点惊慌和茫然,眉间微微蹙起,那是她忍疼时候的特有的表情。

    那个眼神,简直是让他心头发刺。

    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和苏红衣计较。

    他的话,虽然是听到了七夜的耳朵里,但是这个时候,他显然是不会分心。

    七夜稍微松开了抓住她的手。

    但是还是牢牢地禁锢住她的活动。

    “你不认识我?”

    他冷冷质问宁清秋。

    清秋咬着唇,点了点头。

    心里简直是欲哭无泪。

    等等——

    刚刚那个人,好像是叫他七夜?

    不会就是那个七夜吧?

    “你是七夜?”

    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丫丫之前好像是跟她提过。

    在济州,她是有两个好朋友的。

    一个叫做明远,另一个就叫做七夜。

    那么——

    她转头看向明远:“你就是明远?”(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