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七章 忘恩负义之辈-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七章 忘恩负义之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陆长生出手了。

    天地间,突然出现了清风。

    它清清淡淡,就像是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威力。

    然而,一切的力量,在它的面前,只能让步。

    只能平息。

    这是力量等阶上的差异。

    就像是井底之蛙仰望着苍茫天地。

    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雷霆、火光,甚至是宁清秋的剑意,一切的一切,都是抵抗不住这样的清风拂面。

    神色不动,却已经是威仪天成。

    场中的一切,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其他的人,也都是已经赶了过来。

    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若是还是感觉不到,那就真的是成了死人了。

    这里不论是发生了什么,都比自己一个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似的,在整个灵石秘境里面乱转来得好。

    大多数人都猜测,应该是某个人运气好,发现了灵石矿脉。

    但是很不幸的,不是内讧就是同样有其他的人发现了,于是这边爆发了大战,而其中还有一个剑修,正好,突破剑意。

    那么剑意光辉就像是黑夜中的明灯一样的闪亮,指引着所有的迷途旅客全部都朝着这边过来了。

    这些修士一边感叹着这些人的运气真不好,一边庆幸于自己的幸运。然而

    赶到这里,才发现一切都不是他们想象的模样。

    宁清秋的一身白衣已经是染成了狼狈不堪的灰色。

    到处都是灰尘。

    毕竟是赤烈第一次放大招。

    自己都没控制好。

    所以

    两个人灰头土脸也是不为过的。

    她唇边有着一点血丝。

    倒是没有受什么重伤,但是到底是受了点波及。

    要知道,两个几乎可以媲美元婴修士的攻击,他们处在中心范围内,即便是朱雀模样的火法挡住了大部分的雷霆攻击,但是光是余波都是够他们两个喝一壶的。

    宁清秋的清玉剑穗已经是彻底的碎裂了。

    经过一次两次的使用,它表示自己已经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更多的,也不是它一个剑穗可以承担的了的。

    说实话,陆长生送她这个的本意,其实就是一个装饰品。

    配她那光秃秃的炼心剑的。

    如今

    倒是超水平发挥了。

    好歹是保住了她的小命。

    陆长生身形一闪,已经是来到了她的面前。

    当即是把人拉住,上下一顿打量。

    “你没事吧?”

    宁清秋无语了半秒钟。

    你说你们时机来得这么巧也就罢了,竟然还

    话说,陆神医啊,你才是医生好不好,我怎么样,你看不出来?

    但是宁清秋到底是内心吐吐槽也就罢了。

    知道人家是关心她。

    不会这么不识好歹的。

    话说,生死之战结束之后,能够立即看到自己的朋友,那叫一个安心。

    “我没事。反而是因祸得福,我的剑意,凝练成功了。”

    苏红衣插嘴道:“大老远的都看见了,不然的话,我们也是找不到你,这什么鬼地方,竟然还能够隔绝我的探测算术?”

    仔细一看。

    面色微微一变。

    他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那边的温泉池。

    这藏宝库已经是被打穿了,支离破碎兼之四面漏风。

    那里的雕像实在是没有遮掩。

    或者说

    “欢喜禅?这里是阴阳和合宗!”

    苏红衣这样八风不动的人,都是无比的惊讶。

    这样的大宗传承,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气运就能够遇到的。

    若是阴阳和合宗的传承之地,那么他的探测手段没有用处那就是正常的。

    苏红衣到底是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抵挡一个宗门的地步。

    这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

    但是

    他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看向了宁清秋背后的赤烈。

    那个男人如今已经是面如金纸,如今正在大把的抓着灵药往自己的嘴里塞。

    其实苏红衣很想告诉他,九州目前最厉害的医修,就在他的面前站着,若是陆长生肯帮忙,那绝对是比他在这里乱嗑药要好上无数倍。

    只是想法虽好,也要看陆长生帮不帮忙。

    他之前只注意到了宁清秋。

    听到了苏红衣的话,在周围扫视一圈。

    顿时就是气场骤冷。

    “你到这里来接受传承?”

    声音冷冷的。

    冰寒入骨。

    他也不知自己不舒服个什么。

    大概是因为宁清秋的多变吧。

    明明是表现得对于剑道矢志不渝,就连他都暗暗惊叹于她在剑道上的天赋。

    然而

    她却自甘堕落,竟然想要走捷径,为了阴阳大道,放弃她的剑道。

    陆长生怒其不争!

    宁清秋微微愣了愣,知道他是误会了。

    立马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似的。

    “不不不,我才没有过来要传承,只是拿点儿法器之类的,顺便在这里找找有没有我要找的灵药仙草”

    “总而言之,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我的剑道的,你放心吧。”

    她可不是朝令夕改的人。

    都说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但是对于宁清秋而言。

    她要闻的道,必须是剑道无疑。

    若是不能够对于自己的道至诚,又怎么可能攀登最高峰?

    陆长生面色缓了一缓。

    然后眸光微转,对上了已经是成了一对死狗的雷扬云霏。

    “忘恩负义,该死!”

    要知道,雷扬的命,相当于是他们救的。

    当时若不是陆长生出手,兀杀绝对是不会放过雷扬的,而云霏,要是落入了兀杀的手里,最后也不过是被扒皮抽筋成为**的下场。

    说一声忘恩负义,倒是没错。

    雷扬大口大口的呕出鲜血。

    云霏也是惨白着一张脸,气若游丝。

    陆长生到底是手下留情了。

    不是因为其他。

    关键是之前提到的关于陆家镇妖楼的事,他不弄清楚怎么行?

    所以暂时还是有必要留着这两个人的命。

    反正都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他将两个人用困仙索捆了起来。

    对着宁清秋说:“赶紧服药,然后我们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便是有一个须发皆白,但是皮肤光洁的鹤发童颜的修士站了出来。

    他是一位元婴修士。

    自然可以看出陆长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物。

    但是这里,可是阴阳和合宗。

    要是让他把雷扬还有云霏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带走,那么说不定这天大的机缘,也就这么飞了。

    他自己的道,定了没用,但是子孙后辈可是嗷嗷待哺着啊。

    若是有了阴阳和合的传承,他们裴家,就要从此大兴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