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二章 这姑娘,练剑练傻了吧?-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二章 这姑娘,练剑练傻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个筑基修士,已经是彻底傻眼了。

    刚刚没听错的话,那个女人,叫那个一开始就要杀他们的男修叫做——

    苏红衣?

    难道是只是同音不同字?

    但是想想他能够和陆长生同行,说话还是这么不留余地

    想想之前抵在他们喉咙口长得像是一把伞的武器

    两个人面色一片死白死白的。

    这个苏红衣,就是那个苏红衣没差啊。

    那武器,不是像一把伞,而是就是一把伞啊。

    传说中的遮天伞。

    真是长见识了啊。

    虽然他们一点儿也不想。

    这个杀星面前,他们真的还能有命在?

    那可是元婴修士听到名字都要抖一抖的恐怖分子啊。

    陆长生没有在意他们一脸的生无可恋。

    “说吧,这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造谣!

    必然要把这个搞事情的人拖出来,挫骨扬灰!

    陆家尊严,不容践踏。

    犯者,虽远必诛!

    两个修士半点儿没有敢耽搁,老老实实的交代。

    “是云霏和雷扬。”

    “就是槟城云城主的女儿和她前几日才结的道侣那里听到的。”

    “我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知情啊。”

    两个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堆,就是拼命的证明自己的无辜。

    主要是当时偷听那两个人的谈话,他们说得信誓旦旦,他们也就是信以为真了。

    反正到时候跟着去那边走一遭,也是没什么损失。

    陆家的镇妖楼是不好进,那可是陆家的重地。

    但是要说起来,却也是最好进的地方。

    因为陆家每三十年有一次屠妖会。

    这个屠妖会就在镇妖楼举办。

    镇妖楼说是一栋楼,其实是一件楼状法器,里面不知道镇压多少妖族。

    他们相当于每三十年就要清理一次镇妖楼。

    杀掉一些小妖,个别的不安分的大妖,顺便查漏补缺一下,看看是不是哪里有什么漏洞之类的。

    而这个屠妖会,就是基于这样的要求举办的。

    到了开启的时候,陆家会广邀九州修士,进入镇妖楼,进行登楼比赛。

    里面的空间无边无际,妖族凶猛,而修士就在里面屠戮杀妖,一个是清理镇妖楼,一个就是为了不让九州修士忘了曾经和妖族的仇恨。

    至少对于妖族的习性更了解一点。

    这件事,在九州那是广受好评。

    都说陆家的大公无私。

    而且,对于杀妖较多的修士,还会被陆家拿出来的一些奖品奖赏。

    并且得到其他的修士的赞扬。

    反正,就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们想要去镇妖楼完全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叶凌霄那个性质就是完全不一样的。

    镇妖楼下,那才是真正的重地,里面关押的全部都是盖世凶妖,最底层的那一个,就是陆家现任最强者,都不敢下去面对。

    是先辈镇压的大妖。

    只知道极为危险。

    所以禁制重重。

    陆长生不相信,在得到自己的传承之前,在剑道还没有大成的时候,叶凌霄就可以在他陆家众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镇妖楼之下,获得传承。

    再说了,他陆家镇妖楼下面会有什么关于剑道的传承?

    他怎么都没听说过?

    而且,家中典籍都并没有记载。

    “云霏?雷扬?”

    他沉着眸子,知道这次的灵石秘境又多了两个目标。

    这件事,他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说不得,最近的一次屠妖大会,他也是要回去一趟丰饶平原了。

    “他们还说了什么?”

    苏红衣问道。

    他总觉着这次的事,不是那么简单。

    云城主急急忙忙的给自己的女儿招婿,还可以说是女大不中留,恨嫁了。

    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就在这次的灵石秘境开启的时候招婿,而且立马举办的道侣大典。

    这里面,肯定是有事。

    而且,跟陆长生他们家的镇妖楼和所谓的叶凌霄的传承没有丝毫的关系。

    那两个修士摇头道:“我们也不清楚,当时潜伏过去,就听到后半截,这是雷杨说给云霏听的,貌似是为了感谢他们之前的一个什么机缘还是隐秘更多的,我们就不清楚了。”

    苏红衣点点头:“很好,确定没有什么该说的没说的?”

    两个人齐齐点头:“都说了都说了。”

    他们哪里敢有什么隐瞒啊。

    苏红衣微微一笑:“那就好。”

    然后把遮天伞往着头上轰然撑开。

    “啧,这太阳可有点刺眼。”

    他转过身:“我们走吧,去找宁清秋,随便找找那两个新婚道侣。”

    陆长生冷冷淡淡的看向他的身后。

    两个筑基修士瞪大了眼。

    死不瞑目。

    脖颈间这个时候才慢慢的,慢慢的拉开了两条血痕。

    苏红衣瞥了身后一眼,有些装模作样:“哎,不小心,让伞尖碰到了他们”

    陆长生不发一言,转身也走了。

    徒留两具尸体,茫茫然的睁着眼,看着天空。

    到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是没有捡回来一条命。

    却也不想想。

    自己杀别的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手下留情。

    杀人和被杀,不过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而已。

    宁清秋和赤烈继续大眼瞪小眼。

    谁也不肯让步。

    宁清秋在心里想着,干脆自己还是转身就走了吧。

    但是又怕刺激到赤烈。

    他要是就在这里和她打起来怎么办?

    宁清秋倒不是怕了他,而是

    阴阳和合宗太古怪了,这么暧昧的宗门,实在是让人担心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万一要是打起来的时候,被灵气激发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宁清秋光是想想就是汗毛直立。

    赤烈终于先败下阵来。

    “好,我们就先不谈传承。都走到了这里,你甘心直接掉头就走?这里还是有不少的灵药、法器之类的,我们继续勘探一下藏宝库之类的地方,能拿的就拿,你要是不想要传承,我难道还能逼迫你不成?只希望宁姑娘你不要后悔就行。”

    宁清秋一想也是。

    关键是她还想着为丫丫找灵药。

    阴阳和合宗这样的上古大宗门,他们的灵药园里面,说不得就有长生草还有不老根。

    可以一试。

    不然岂不是空入宝山而回?

    不过,她还是需要提高警惕。

    总觉着,赤烈没安好心。

    赤烈其实想得也很简单。

    宁清秋说着不要,但是当她真的见识到了阴阳和合宗的恐怖,说不定就是自己心动了。

    他现在,已经是把宁清秋看做是那种修炼剑法把自己给练傻了的修士。(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