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三章 欺天大盗,司空摘星-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三章 欺天大盗,司空摘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清秋他们自然是没有去参加这个所谓的道侣大典。

    话说,宁清秋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见识这样的场面,很想要看看修士结婚是个什么状态,但是——

    拿主意的人不同意,那也就没办法了。

    陆长生要忙着拷问兀杀。

    宁清秋他们具体也不知道陆长生要问些什么东西,不过想来应该是和他们的宗门传承有关系,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还留着兀杀的命。

    主要就是他还有重要的东西没有说出来,陆长生也就只得暂时留着他的小命。

    倒也不是不愿使用搜魂术法,而是不能。

    要知道,兀杀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这可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元婴大能。

    关键是,这个人,很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本事。

    他的识海中,有着自己下的禁制。

    一旦被外来的力量入侵,就会启动自爆预警的装置。

    到时候,那就是什么也得不到了。

    这样的人,不只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是狠。

    为了隐秘不泄露出去,即便是死亡,也是在所不惜。

    就不怕人家一个恼羞成怒,就把他给结果了。

    但是兀杀一句话倒是说对了。

    “杀人与被杀的觉悟,从我踏上修仙路途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是做好了这个准备。”

    他的不甘心,在于陆长生永远都是胜过他这一点儿上。

    对于输,他没有什么执念。

    除非是星空下的第一人,那一位住在高高的峰顶上的传说中的真神,每一个人,都是有可能输的。

    就像是每个人,都可以赢一样。

    但是对于他败在了谁的手里,这一点,一直是兀杀耿耿于怀的。

    所以,即便是死,他也不想给陆长生提供有用的消息。

    他要把这些事,带进坟墓里,也不让陆长生知道。

    宁清秋听了,不得不佩服。

    简直是用生命和陆长生在作对。

    真勇士也!

    陆长生倒是难得的好脾气,也没有真的杀了兀杀。

    大概是还要留上他一段时间。

    正是因为兀杀的原因,陆长生并没有同意前去观礼的事。

    宁清秋也不强求。

    看热闹,什么时候都有机会。

    若是被兀杀跑了,那他们之前就是白费功夫了。

    关键是,此人心术不正却又实力高强,宁清秋实在是有点担心他后续做出什么报复的手段,或者是在半路突然什么阴谋,来阻碍他们。

    防人之心不可无。

    要说兀杀也是倒霉。

    本来来槟城就是隐瞒行踪的,所以对于自己的安危他并未太过担心。

    却不小心培养了一株石叶兰。

    主要是新研究的一个配方,需要用到石叶兰,于是

    他之后也没有毁尸灭迹。

    主要是没想到,还有陆长生这样的有眼力有实力的人发现这石叶兰,并且第一时间把这玩意儿联系到了他的头上,还在城主府的招婿大会上面把自己给逮了个正着。

    流年不利啊。

    看来这次出行本来该去天机阁的分属的下级分支去算一算出行的风险这些的

    唉。

    最可怜的是,兀杀的移形换影灯,丢了。

    对,没错,就是丢了。

    准确的说,是被人给偷了。

    不要奇怪,为什么作为一个元婴大修士,赫赫有名的千毒手,竟然会被偷了自己保命的宝贝,最主要的是偷东西的那个人。

    欺天大盗,司空摘星。

    这可是唯一一个靠着偷盗这门左道旁门的手段,成为风云修士的。

    风云第九,司空摘星。

    他的飞空潜行之术,天下无双。

    他的偷盗之手段,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逃脱。

    即便是你的宝物藏在储物戒指里面,还是某个隐秘的阵法山洞里面,或者就封存在脑海或者是丹田甚至是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里面,司空摘星都有办法把东西偷出来。

    最最可怕的是,司空摘星不只是能够盗取有形的物质,他还能够偷盗无形的东西。

    比如别人的修为,某一种神功秘技,甚至是资质和气运

    这样的传言,给这位大盗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他的实力或许不是最高强的。

    单打独斗,在风云前十里面,他位列第九。

    然而论起恐怖

    每个修士,都不喜欢遇见他。

    身上,必定会少点什么东西。

    到时候,是宝物肯定是会心疼,若不是宝物,只会更心疼。

    因为这个王八蛋,定然是偷了很重要的,就连是宝物都换不回来的东西。

    要是遇到一个命不久矣的大修士,被他偷取寿命的话

    那就是可畏可怖了。

    这样的大盗,不愧其欺天之名。

    所以说千毒手兀杀也是倒霉的,碰上了司空摘星这个大盗。

    人家非常的爽快,就从他的身上摸走了移形换影灯。

    也是在东西丢了之后,兀杀才明白过来之前他抓来试药的那数百个实验体里面,竟然还有司空摘星。

    毕竟,除了这位风云第九的大盗,还有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他兀杀视若生命的移形换影灯,还没有引起他的警觉?

    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

    所以,可怜的兀杀,撞到陆长生的手里的时候,第一时间并不是选择跑路,而是正面硬刚。

    这不是他自信心爆棚。

    而是——

    不得已而为之。

    说多了,都是泪。

    宁清秋不禁对那个司空摘星有了深深的戒备。

    其他的高手,比如说陆长生还有苏红衣,都看得出来,不论是性格何如,但是都是有着共同点的。

    那就是不对着比起自己低阶很多的修士出手,而且对于自己的一些行为,基本上没有什么遮掩的意思。

    总的来说,还是或多或少端着身份的。

    倒是这位欺天大盗,听起来挺想是个没皮没脸的小混混儿似的,说得再好听,说白了,就是个偷东西的,当然级别很高,是个大盗。

    该不会是香帅楚留香那样的大盗吧?

    那就帅气了。

    偷东西也能偷出气度来的潇洒万分的,也就只有那位武侠小说里面最经典的大盗角色了。

    宁清秋晃晃脑袋,不再去想往日的是是非非。

    有的事,想多了,会腐蚀人的意志。

    她抄起了炼心剑。

    这种时候,就要练剑。

    一剑出,万法皆归。

    什么纷纷扰扰,世间烦恼,都是瞬间便消弭。(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