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绝对不是最后一个-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说了槟城最近有着三件大事要发生,一屋子的人,都是来了兴趣。

    宁清秋也忍不住扬了扬眉。

    她问道:“你是说,槟城的城主要给自家的女儿,比武招亲?”

    这个梗,她只在各种古装剧里面见过。

    没想到一朝穿越,竟然还能见识一下真人版。

    马小六有点愣神。

    因为宁清秋的这个形容确实是有点奇怪。

    他反应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比武招亲,就是谁能打败云霏小姐,并且守住擂台,获得那台柱子上面高高悬挂的游龙戏凤双佩,就能够与云霏小姐携手共参修仙大道。”

    宁清秋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还共参修仙大道

    不就是成亲结婚嘛,用修士的话来说,就是成为道侣。

    本质上,就是比武招亲。

    不过就是说法不一样而已。

    宁清秋眼睛闪闪发亮:“这是在什么时候?”

    马小六道:“两日后,便是城主府大开府门,光迎宾客之日。”

    宁清秋一抚掌。

    “好啊,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我们去吧。”

    她激动不已。

    其他几个人都是默默看着她。

    陆长生有些失笑。

    还真是,喜欢看热闹啊。

    苏红衣饶有兴致的问道:“怎么,你也想上去战斗一番,迎娶城主的女儿?”

    他这话,明显是在打趣。

    马小六神情变了几变。

    到底是没敢说什么。

    其实也不外乎是提醒他们小心一点。

    毕竟城主乃是元婴大能,他们的槟城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平日里哪里会有人敢这么打趣城主府?

    云霏小姐这样的天之骄女,还是荒古琴宗的弟子,乃是众多男修心目中的梦中女神,就像是马小六这样的底层修士,也听闻过她的美名,这是天才修士追逐的对象,哪里能够被人这样轻易的开玩笑?

    但是这些人,又确实是惹不起的存在。

    于是他只好闭口不言。

    这么多年,学得最多也最好的,就是沉默。

    只是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也不知道,他是哪一种?

    ……

    由于宁清秋的强烈意愿,其他的几个人都赞同了她的主意。

    前往城主府。

    不过自然不是被看热闹这样的话给打发的,宁清秋美其名曰,他们初来乍到,还是去打探一下消息,关于之后的交流会队伍的名额斗争赛事还有那个传闻中的槟城的灵石秘境,对于他们的吸引力,还是非常的足的。

    一夜无眠。

    修士嘛,都是在打坐中度过慢慢长夜的。

    宁清秋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如今一夜不打坐,那就是浑身不舒服。

    她觉着,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合格的修士了。

    跟本土人士的格格不入,越来越微弱。

    说实话,宁清秋当初遇上的若不是陆长生和童童,早就被人发现端倪了,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掩藏自己的异样。

    当然,更可能的是,没有人救她,很快的孤独死去,成为枯骨一堆。

    她穿了一身青蓝色的广袖流仙裙,这主要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

    出门在外,要不就是低调,要不然就要装得十分高调。

    这样才会少有麻烦。

    当然,把自己穿的像是破布乞丐,或者是神仙妃子之类的,还是有人上来找茬,那就只能怪自己点背,而不能怨怪社会了。

    哦,不对,修仙界。

    耳垂上缀着红石榴的坠子。

    鲜红欲滴。

    这是苏红衣友情赠送的保命礼物。

    若不是这玩意儿能够抵挡两次接近元婴期的攻击,宁清秋是不会接受的。

    但是现在嘛……

    总觉着身边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跟着他们,有保障的同时也有着巨大的危险。

    他们可不是没有仇人。

    这些仇家,既然在和他们结了仇之后,还能活蹦乱跳,那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甚至是有着和他们势均力敌的实力……

    这样的人,不用来多了,只要有一个,到时候打起来,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话,宁清秋分分钟就是被余波攻击轰击成渣渣的下场。

    推开房间门,就看到了苏红衣一身白衣,斜靠在走廊的木质栏杆上,见她出来,微微朝着这边一笑,唇红齿白,眉目如画。

    看起来,别提多么的正直干净了……

    然而呢?

    宁清秋半点儿不为所动,走过去问道:“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

    苏红衣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眼角带着钩子一样,声音压得低低的:“等你啊。”

    每个字都是停顿一下,带着几乎是可以绕梁三日的调调。

    宁清秋嫣然一笑。

    宛若漫山遍野的绚烂之花,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苏红衣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这么多的女修,在他的眼中都是红颜白骨,少有的几个绝世美人儿,也最多让他惊艳一下。

    该下手的时候,依然是毫不犹豫。

    而宁清秋……

    其实最开始和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差别。

    若不是因为陆长生对她表现出的超乎寻常的在意,苏红衣大概也是注意不到她的。

    现在嘛,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宁清秋,苏红衣就会忍不住想要撩上一撩。

    开玩笑的那种。

    反正他自己很开心。

    然后……

    就看到那张肤白如玉,羞花闭月的小脸微微凑近。

    然后就听到她也学着他的样子,压低了声音。

    “你说……我信不信?”

    话语中满是嘲讽。

    苏红衣怔楞一下,而后大笑出声。

    “哈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他看着宁清秋说道:“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呢。”

    宁清秋半点儿受宠若惊的感觉都没有,不咸不淡的说道:“是吗,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苏红衣笑得更是畅快。

    宁清秋觉着,这人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昨晚上练功走火入魔了,反正就没有一天是正常的。

    你还不如传说中冷酷无情,面瘫一个来得好。

    至少应付起来,不用这么的心累。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楼下窗边,能够远远的看到江景的地方,摆着一张圆桌。

    陆长生和朝阳郡主已经就坐。

    紫金色缫丝袍的男人金贵傲岸,带着白玉冠,腰间束着墨色丝绦玉佩,女人一袭九转绣凤裙,眉心一点莲心坠,烨烨生辉,很是美貌。

    远看去,宛若金童玉女。

    只是宁清秋有点奇怪,陆长生怎么会一反常态,这么穿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