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四方瞩目-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四方瞩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车渐渐靠近了城门。

    即便是来往的人非常的多,这里也绝不会出现类似于凡人世界一样城门拥堵的情况。

    城门非常的大不说,而且还是镌刻着空间法阵。

    实际的面积,比起来肉眼可见的,更是要大上许多。

    无数的眼光扫了过来。

    这辆云车可不简单。

    星辰木、乌金铁、云海石母在车璧上发着淡淡的荧光,稍微有一点见识的人,都可以看出这辆云车有多么的价值连城。

    不少的人眼中都泛着异样的贪婪的光。

    毕竟幽州的民风,那可是相当的剽悍。

    这里的修士,都是那种废话绝不多说,不爱阴谋诡计,不喜欢什么大义名头,说白了,都是那种不喜欢做坏事的时候扯着遮羞布的人。

    但是这样的眼光不过是一瞬间,然后大家就收回了所有的歪心思。

    即便是看不到里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也没有任何的气势外露,看起来就像是云车里面空空荡荡的,就像是没有主人似的,等着别人随意攫取的无主之物。

    然而——

    来人非富即贵,绝对是修士中的高手,或者是有着了不得的财富背景,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堂而皇之大摇大摆的乘坐这样的云车出行?

    这不是跟别人说,来抢吗?

    而有灵石的人,往往能招揽不少的高手,而高手,永远不会缺少灵石,所以这两者一向是相辅相成的。

    即便是主人家本身实力不行,但是人家又不傻,知道九州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行走的地方,自然是会请人护送。

    所以,若是有人想要动这辆云车,先要想好自己的牙口怎么样,是不是会被崩掉。

    但还是有一群修士朝着这边慢慢的围了过来。

    倒不是财帛动人心,想要在槟城的城门口就搞抢劫,这些人,都是向导。

    着拉车的云兽,通体雪白,只有眉心处有一抹火红,看起来神峻异常,乃是极为有名的燃血兽。

    脾性温和,脚力高,抗击打能力强,也就是说皮厚,虽然没有多少的攻击能力,但是能御风踏火,最有名的,就是它体内的血、口中的唾液甚至是汗水等所有的体液,脱落的毛发等都能够用来炼药。

    可以说是全身上下都是炼丹制药的原材料。

    所以极为珍贵。

    但是燃血兽都是生长在火山岩浆喷发之地,但是相隔不远处,也必须有充足的水源,这样的地方,才是燃血兽生长的乐园。

    总而言之,幽州是不产这种荒兽的。

    即便是外来品,但是因为喂养燃血兽还需要特定的材料,总的来说,对于幽州的修士来说并不划算,很多东西,都要看它所在的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才能决定它是不是在这个地方能够受到欢迎。

    当然,这是行走商队主要考虑的事情。

    跟别的修士没有多少的关系。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既然是燃血兽拉的云车,那就只说明了一件事。

    这辆云车是真正的,新来槟城的。

    那么无疑就是需要一个向导的。

    这份倒是好差事儿,毕竟光是看这辆造价不知几何的云车,就知道这里面的修士来头多大,有多么的财大气粗。

    最近槟城是迎来送往,八方修士齐聚一堂,可谓是群英荟萃,济济一堂。

    但是这样豪华的云车还是很少见的。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名门世家的弟子低调的原因,人家不声不响的就来了槟城,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力。

    只有隐藏在暗处,才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并且,敌明我暗,那更是正中下怀。

    但是张扬的,你也不能说是人家没脑子。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足够的自信,那自然是天下之大,任我逍遥,不需要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做出隐藏自己的行为来。

    因为没有必要。

    马小六没想太多,他只是不近不远的跟着。

    他并不像是最先头的那几个向导一样热情,毕竟云车内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谁也不知道,万一……

    以前就有人做生意做到了幽冥宗和七杀派的头上去,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死了,变作了血肉一团,或者是漫天尘埃。

    灵石这玩意儿,谁都想要,但是真的是要付出命的代价,就不是他们想要的。

    若是如此,他们还不如去参加秘境探索,那里才是每一步都踩在灵石堆上。

    就看你想不想捡起来罢了。

    但是马小六从来都不认为这件事跟自己会有什么关联。

    那里就像是巨龙的宝藏,里面有着堆积如山的财富,而他们只不过是辛苦求着温饱的贫民,不求像是勇士一般屠龙而后富可敌国,他们最多也就想要几个银币,能够吃饱穿暖就行。

    追求完全不一样。

    宁清秋是第一个掀开车帘的。

    陆长生那就是个大爷,使唤不动。

    朝阳郡主,这人高傲无比,话也不怎么会说,反正说出来的和要表达的,虽然不是南辕北辙吧,但是也是偏差很大,分分钟就得罪人。

    他们是初来乍到,万一要是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就好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苏红衣……

    因着这个人实在是太显眼,在他强硬的贴上他们不肯走之后,几个人什么办法都想了,就是赶不走人。

    那还能怎么办?

    只能认了。

    然后……忍。

    苏红衣非常没有自觉的,直接就进了车厢。

    陆长生也没赶人。

    主要是因为觉着他要是在外面的车桁架上招摇过市,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车厢里,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苏红衣一路上没闲下来过。

    拐弯抹角的打听着他们的信息。

    陆长生一直闭口不言。

    朝阳郡主对于苏红衣很忌惮,他问点什么,朝阳简单的答两句,不过两个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几句之后,发现实在是沟通困难,就双双放弃了。

    反而是宁清秋,苏红衣对她也很有兴趣,就是平日里眼皮都不带夹一下的筑基小修士,也是兴致勃勃的问东问西。

    最开始是为了好玩儿,但是感觉到陆长生的气压变低之后,苏红衣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兴奋点一样,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说。

    宁清秋不咸不淡的应付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