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传说都是骗人的-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传说都是骗人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清秋一边听着朝阳郡主说着关于苏红衣的“丰功伟绩”,边不着边际的想着,也不知道苏红衣为什么要来和陆长生抢风云榜的位置。

    按照江湖传言,这个男人,向来是不看重这些的,没道理这次竟然一反常态。

    然后刚才还听陆长生提到了济州峰会……

    该不会就是她想的那样吧?

    朝阳郡主差点没有直接对着她冷嘲热讽:“你也太自以为是了,这件事,是陆长生他早就定下里的,不是因为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巧就巧在,她定下和宁清秋的决斗场所背景,就是这个幽州的交流队伍的名额争夺。

    自然,她们争夺的,就是低阶的修士名额。。

    当然,也不能算是绝对的巧合。

    就是知道陆长生在这个事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所以才非要进入这里面插上一脚。

    就是让陆长生当做是见证人的意思。

    而且,优胜者,将会有和他一起,前往济州的机会,并且能够有机会和天下修士交手,看看别州风光……

    要是宁清秋知道的她的心思,一定能够会给出一个更形象的,无比贴切的词语。

    度蜜月嘛这不是——

    宁清秋听到一样否决,只笑了笑,松了口气。

    不是就好。

    得到的太多,就会让人无以为报。

    幸好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云车慢悠悠的继续前行。

    云兽自然是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刚才突如其来的有着极大的危险的力量降临,他们被吓得原地僵硬,如果不是陆长生的气场在那里撑着,这些脾性温和的荒兽,早就被吓软了腿,瘫倒在地上了。

    这下这股威胁的力量远去,它们便是继续自由自在的朝着前方走。

    很自觉。

    宁清秋突然有感而发,见她眉目间隐含的焦躁,问道:“……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你这样,不累吗?”

    为他殚精竭虑,为他满心忧愁,即便是辗转反侧夜不成寐,也得不到那个人一丝丝的眷顾。

    朝阳郡主将自己心爱的长鞭束缚在腰间,却没有为她的冒犯而生气。

    她看向窗外,一片美景绚烂如花,绿草如茵,遥遥无边际。

    “你练剑的时候,觉着累吗?”

    宁清秋一愣。

    却是知道了,这件事,完全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你觉着人家不幸,人家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无论做什么,只要能够承担下来,就是自己的事。

    旁人,没有置噱的余地。

    宁清秋不再就这件事说什么。

    她只是说:“他会赢,你不要担心。”

    对于陆长生,宁清秋自然是相信的。

    即便是朝阳郡主对于苏红衣再怎么忌惮,说起来若有若无的就带出了一点儿情绪,她都不在意。

    救她的陆长生,在她的心中,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和他是不是好人无关。

    她就是相信他的实力,而且,陆长生从来不是让人失望的人。

    一声长啸声响起。

    激昂清越。

    两个女人面色都是一变。

    这是——

    苏红衣的声音!

    她们霍然起身。

    然后云车前方的挡板上,缓缓出现了一道惊艳的红。

    苏红衣依然是眉目如画,就是衣角略有破损,但是这无损他的风度。

    遮天伞完全被收拢了起来,伞尖一点一点的,点在云车的木板上。

    宁清秋声音有点发颤。

    “……他人呢?”

    眼睛直直的在他的背后逡巡。

    苏红衣饶有兴致的挑挑眉,眼尾流露出一点纯粹的杀意来。

    对于他这么不客气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喘气儿的了。

    寥寥几个还活着的,都是暂时杀不了,或者是以后多半也是杀不了的。

    宁清秋,自然是不在这个范围内。

    刚才和陆长生的一战,除了最后的压箱底的底牌手段,他差不多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招数,使出了浑身解数,然而——

    不输不赢。

    苏红衣缓缓抬手,他的背后掠过一道身影。

    阻止了他。

    陆长生衣服洁白如新。

    从这里,便是可以看出他还是在这场看似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中,占了一点儿上风。

    至少是要游刃有余许多。

    不过这次,倒是宁清秋想差了。

    陆长生,并没有奈何得了苏红衣。

    两个人微有区别的原因在于,陆长生在防守和身法上,要更加的高明,而苏红衣,本就是走的直来直去的路子。

    以攻代守。

    比起其他人,自然是无比迅猛绝伦,罕有敌手。

    但是遇到自己一个级别的对手,难免就有点小小的被牵制。

    但是这是苏红衣没有拼命的情况。

    若是他真的疯起来,后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陆长生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总的来说,两个人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样子。

    但是苏红衣到底是不满意的。

    要知道,本质上,陆长生是一个医修,他走的,是医道。

    而苏红衣,走的是杀道,本就是功伐无双的道。

    而他,没有胜过陆长生,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已经是输了。

    风云第三,果然是名不虚传。

    前三的修士,果然个个都是怪物。

    他们这些风云榜上的修士,本来和其他的普通的元婴修士比起来,就跟个怪物似的,然而许多人都不清楚,前三的修士,在后面的修士眼里,也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后面的人,诸如此类的类推。

    就像是百名的人,看着前十,也是避如蛇蝎一般。

    “既然打也打过了,那你可以走了,若是还想要这个名额,也可以,等到你可以打败我的时候,再来吧,到时候,便是双手奉上,我也是毫无怨言。”

    陆长生下了逐客令,

    要是能够并不血刃的解决苏红衣这个大麻烦,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然而——

    苏红衣一撩衣摆,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

    两只长腿就这样闲散耷拉着,垂在半空。

    遮天伞摆在右手边。

    “我不走。”

    把三个人齐齐炸翻了。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

    这人——真的是让人闻风丧胆,可以止小儿夜啼的恐怖修士?

    这么没皮没脸,竟然还有什么杀人无算这样的霸气名头?

    天机阁……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长生沉声问道。

    苏红衣不惊不怒,眼眸笑意盈盈,却掩盖住了那藏在深处的情绪:“幽州参加交流会的名额选拔赛不是要开始了?我总要跟着去看看热闹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