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二章 新的征程-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二章 新的征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陆长生大早上一开门,就看到在门边直直伫立的宁清秋。

    少女面色苍白如纸,但是背脊挺直,就像是风雨暴雪中压不垮的寒霜冬梅。

    冷而幽。

    傲而清。

    她的肩头已经有了细微的露水痕迹,可见是占了很久。

    他眸光定定的看着她,半扬起嘴角。

    “怎么,急着来跟我辞行?不必了,要走便走就是。如今你的伤势痊愈,我们自然是两不相干。”

    他话语清冷,直直的从她身边,就要擦身而过。

    侧脸冷漠精致,就像是不认识这个人。

    宁清秋伸出手指,拉住了他的衣袖。

    陆长生脚步一顿。

    她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陆长生浅色的眸有一瞬间的复杂,就像是夜里盛开的昙花,只一现,便没了踪迹。

    “想救便救,哪来的那么多的为什么?”

    袍袖微微一震,她便被甩开了手。

    除非他愿意,不然的话,宁清秋又岂能碰到他一丝半点。

    就连衣服边儿,都是摸不着的。

    他话语不耐,就像是厌烦了她。

    但是宁清秋向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她固执的,要寻求一个答案。

    朝阳郡主的那些话,翻来覆去的在脑海里面翻滚了一宿。

    她也问了丫丫,但是丫丫闭着嘴,什么也不肯说。

    可是就是这样的沉默,很多时候,就已经明明白白的给出了答案。

    若非是有什么事不能告诉她,丫丫这样的性格,又怎么会一改活泼开朗的话痨属性,变得沉默寡言欲言又止起来?

    宁清秋的心里,已经有了很不好的猜测。

    要知道,她醒来的时候,便是独身一人,见到的唯有陆长生和童童两个陌生人。

    那个帮助她达成陆长生救治条件的人,并没有在。

    或者说,到底是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这段时间,她灵气枯竭,丹田破损,反正就是一个废人一般。

    所以一直联系不上丫丫。

    直到筑基期之后,才重新开辟了意识海里面联通太阴灵犀的通道,两边才联系上。

    之前一直感应不到丫丫的存在。

    小丫头急的抓耳挠腮,但是没办法就是买办法,单向通讯,就只能干着急。

    而且陆长生这样的大能修士面前,她也是小心翼翼害怕被发现,所以一直不敢主动的联系宁清秋。

    直到她重新回到筑基期。

    丫丫自然是对于最近的情况知之甚详。

    所以自然是知道了宁清秋失忆的事,更是知道她忘记了平安。

    那一刻,平安死去,宁清秋心中巨大的哀恸和无能为力同样传到了和她血脉心灵一脉相承的丫丫身上。

    她对于太阴灵犀进行认主并且开启了琅嬛剑宗之后,就已经是和丫丫共享了部分的情绪或者是感应,包括生命力。

    所以丫丫想着,宁姐姐忘了也好,那她也就不要提起这样的伤心事了……虽然这样好像对不起平安,但是这也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丫丫藏着掖着,但是没想到自己心思太简单,早就被人给看穿了。

    宁清秋从她这里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好去陆长生的屋门口堵人。

    但是他也不肯说。

    宁清秋疲倦的闭了闭眼,小声说道:“你们都要瞒着我……知道这些事,是我的自由对吧?我总要知道,到底是谁救了我?除了你,我还要报答谁,或者是说……对谁感到抱歉?”

    她转向陆长生,眼中流露出期待,希望他能否定她的猜测。

    陆长生看着她,没有说话。

    良久,他叹息一声。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既然都已经忘记,你何必还要记起来?那不是自讨苦吃?”

    宁清秋眼眸颤动,唇微颤,苦笑着说:“我这个人,即便是撕开了伤疤,看鲜血淋漓的真相,也不要虚幻的假象,不堪一击的美好幻境。”

    陆长生说:“确实是有个人,用生命保护了你,因为他的死,所以我决定救你,我的规矩,不能坏。”

    “所以,你不必感激我。”

    不过是公平的交易而已,没有丝毫的无私心的付出与真心的救治。

    所以,真的不必,感激他。

    “至于说那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见到你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成了一个防护光罩,其他的什么我都不清楚,这个,需要你自己想起来。若是想不起来,也不必强求。”

    陆长生留下一句劝慰,转瞬便走。

    不知道走出了多远,清风带来一缕浅浅的声音。

    轻轻的,就像是蝴蝶闪了一下翅膀。

    “……谢谢。”

    他微微一笑,眉目舒展开来,脚步,也变得轻快许多。

    唔,今天太阳挺好,天气不错。

    宁清秋默默的深呼吸了一下。

    问丫丫:“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对吧?”

    “……嗯。”

    小丫头头发都被自己挠成了鸡窝头。

    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

    “是我的朋友,就跟你说的明远还有七夜一样?”

    丫丫想了想,摇摇头。

    宁清秋蹙眉:“不是?”

    若是陌生人,没可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她何德何能,让一个人用命相护?

    最可笑的是,她还把这一切,都给忘了。

    “宁姐姐,就像是那个大医生说的一样,你就等着自己自然而然的恢复记忆想起来好了,我我……我也说不清楚。”

    “那个人,救姐姐也是有原因的。”

    宁清秋问:“是什么?”

    “这个,”丫丫说道,“等赢了和那个凶巴巴的郡主的决斗,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反正都是在济州的事,想再说了,也不过是于事无补罢了。

    只要赢得和朝阳的比赛,她们就能够和其他的优胜者一起,在幽州的大能修士的护送至下,抵达济州,进行所谓的交流。

    参观济州的武道峰会。

    这样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

    宁清秋知道逼问也还说不出什么了,便干脆利落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即便是不走,那也需要准备了。

    因为陆长生在刚才传音了,说是就在这几天,他们就要出谷了。

    离开落崖山底,去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

    若是平时,宁清秋不知道有多激动。

    但是在知道了自己被救的真相之后,即便对于这一切都没有什么记忆和印象,她的心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变得糟糕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