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章 所谓的过河拆桥-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章 所谓的过河拆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斜月清辉,晚风清幽凉寂。

    袅袅烟气,在空中四散,模糊了端着白玉藏梅的茶杯的男人的脸。

    童童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多出。

    宁清秋进入那片荒兽纵横的瘴气之地,已经是第七天了。

    距离最后的时限,还有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陆长生身周的其实越发的冷凝。

    童童暗自腹诽。

    所以当时宁姐姐说要去杀荒兽练剑法的时候,他就举起双手双脚反对嘛。

    可是少爷他非要一意孤行。

    这些好了,担心了吧?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即便是陆长生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脸,他也可以看出他的焦躁。

    陆长生端着自己最喜欢的清寒泉水泡的洞庭碧螺春,竟然过了半刻,都没有喝上一口。

    这不是心神不宁还能是什么?

    朝阳郡主早就被陆长生这样子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了,早早地便回了自己的房间,眼不见为净。

    说是去清寒泉边上饮茶赏月,呵呵哒,别以为她不知道那个角度方位就是直直的对着宁清秋出路的那个方向。

    他不过就是想要第一时间确认那个女人的安危罢了!

    朝阳郡主暗恨不已。

    陆长生眉目微拧。

    怎么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出来?

    他袍袖微动,长长的袍服摆脚就像是流动的月光一般清丽流动。

    这可是有名的月光锦做成的衣服,一寸一寸,皆是比起同等级的天蚕丝还要昂贵上数十倍。

    可谓是把一座灵石山都穿在了身上。

    当然,效用也是极佳。

    宁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且万毒不侵,瘴气不染。

    可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安抚掉陆长生的心头那股不满与躁动。

    宁清秋这个病人,可是投入了他许多的心血,怎么能……

    他琉璃眼眸中,华光大盛。

    有人过来了。

    而对于宁清秋的灵气信息,他是再熟悉不过。

    一道月华般的绮丽身影,渐渐的出现在路口。

    两边是盛开的繁华,她踏步而来,在月色下宛若步步生莲,但是背后却恍若是尸山血海,带着一股望过去便是神魂皆冒的森寒锐利。

    锋芒毕露。

    就像是刚刚开锋见血的一柄神剑。

    陆长生扬唇一笑,缓缓的坐了回去。

    端起热茶,一口饮尽。

    这是第一次,宛若牛嚼牡丹似的,囫囵吞枣,根本没有细品。

    却是同样的唇齿留香。

    童童睁大了眼眸看着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陆长生垂下眼帘,手指轻轻揉搓。

    嗯,这么喝茶,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宁清秋站定在两人面前,露齿一笑,满是喜悦。

    她,顺利的突破到了筑基期。

    陆长生站起身来,对她说:“做得不错,不过,还是要再接再厉。”

    少有的鼓励,带着关心。

    宁清秋缓缓收敛笑容,点了点头。

    陆长生满意道:“那便休息吧。”

    她高强度的战斗了好几天,即便是身上不染尘埃,但是身上那股血腥气,就是隔着老远,都能够闻到。

    宁清秋顿了顿,有过一瞬间的迟疑,但是不过一秒,就已经抹杀掉那点举棋不定。

    “我已经恢复,如今也到了筑基期……是时候该向你们辞行了。”她轻声说道,“陆长生,你的恩德,我有机会,无论是刀山火海,地狱油锅,也必定报之!”

    她话语铿锵,却没有半丝舍不得。

    陆长生骤然转身,一双眸犹如暗夜寒星。

    又冷又凉。

    宁清秋微微一怔。

    陆长生若有如无的冷哼了一声,良久之后才道:“……随你。”

    转身便走了。

    那步伐还挺快。

    有些怒气冲冲的模样。

    童童看着宁清秋,很是不解,又有点伤心。

    “宁姐姐,你身体恢复,修为如初,大家都为你感到高兴,但是——你这么直接就说要走,是不是有些、有些太过分了?简直是……”

    过河拆桥啊!

    宁清秋帮他补充完了后半句。

    但是童童是个好孩子,到底是没有说出这么过分严重的话,只是用一种很哀怨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进去和荒兽拼杀,少爷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你的,若是刚才姐姐你再晚出来一会儿,少爷他就要去找你了,你怎么能……”

    一声冷喝骤然响起:“童童,闭嘴!回来!”

    就像是惊雷炸响。

    童童讪讪住口。

    然后瞪了宁清秋一眼,蹬蹬蹬的跑掉了。

    哼,他真的伤心了。

    宁清秋默默站在原地。

    她知道,这话一说出,确实是有些吃干抹净就跑路的嫌疑,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太不走心。

    但是——

    在这几天的战斗中,她的剑法和修为都是飞快的进步,在刚刚出来之前,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筑基期。

    或者说,不是突破,是恢复。

    毕竟听说她受伤之前,正好就是在突破筑基期的这个阶段,只是因为不可知的外来原因,被其他的异种力量干扰,所以才导致突破失败不说,还是变成了一个废人一样的修士。

    若不是陆长生,她就彻底的完蛋了。

    如今这段时间的修炼学习,对于修仙世界的常识性问题她也知道了不少,不再是当初那个一问三不知的小白了。

    知道陆长生有多么厉害,给她的丹药是多么的珍贵,在外面大概是把她卖了都是买不起的,天天为她施针疗伤更是仁至义尽。

    她心存感激。

    可是……

    在之前恢复到筑基期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娇嫩的,幼小的,带着哭腔的声音。

    是个白嫩可爱的小丫头,哭哭唧唧的喊着她——

    宁姐姐。

    一声一声,简直是让人心都要碎了。

    明明是不认识,而且突兀的出现在她的意识海里面,宁清秋自然是知道这个危险性的。

    但是对于这个小丫头,她倒是提不起半点儿提防之心。

    然后就耐心的等待哭完的小丫头讲述“她们”的故事。

    宁清秋这下就纠结了。

    本来以为是原主的金手指,但是听着小胖丫头一五一十的说着关于两人的相遇和相处,宁清秋越听越觉得,那个人怎么好像就是她自己来着……

    这就很让人头疼了啊。

    该如何是好?

    若非有一个小习惯、说话方式还有兴趣爱好行为处事都是和她一模一样,那也太巧合了。

    那么这件事情,就只有一个解释。

    她宁清秋,当真是失去了一段记忆。

    穿越到云荒世界,也不是这次昏迷之后,而是——

    在这之前!(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