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恢复了之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恢复了之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正在这儿卖力演出,奈何有人不配合。

    陆长生谢谢倚靠在门边,突然出声:“清秋,我要准备炼丹,你过来帮我生火。”

    宁清秋噎了噎,不好意思的朝着朝阳郡主笑了笑,不出意外的发现对方铁青的脸色和看向陆长生的幽怨眼神。

    所以说啊,这么虐,何必非要呆在这儿?

    一个男人,不喜欢你的话,那所作所为简直是说一句令人发指也不为过。

    就连你呼吸空气,看在他的眼里都是错误。

    宁清秋能够发现他眼里隐藏的不耐烦。

    陆长生看着慢吞吞走近的人,一把把人的手臂拉住,提拉进了丹房,狠狠地把门一关。

    瞬间就把朝阳郡主隔离在外。

    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你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宁清秋八风不动的样子,颇有些打不碎锤不烂的铜豌豆的架势。

    “我能说什么?自然是保证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否则的话,朝阳郡主发起火来,我这柔弱病躯还真的是扛不住!”

    宁清秋加重了病躯两个字的字音,不忘提醒基本上完全忘了她还是一个病人的医生。

    陆长生琉璃湖泊般的眼眸就这样看着她,有些少有的专注。

    “我会护着你的。就像是昨天那样。”

    宁清秋顿了顿,知道他是指昨天朝阳郡主打向她的那一鞭。

    于是她的眼神也柔和下来,但是依然是很清醒的:“你能护住我一时,不可能护得住我一世,朝阳郡主一旦发起火来,除了你能够轻易的压制住她,其他的能有几个?而为我出手的,更是找不到。”

    “陆长生,你如果对她无意,就说清楚,不要让无辜的人成为你们之间的牺牲品抱歉,是我的话说重了。总之,你救了我,需要我做的,一定不会推辞,但是面对着朝阳郡主——也希望你能够体谅我的无奈。”

    她说的是事实。

    陆长生救了她,她感激。

    但是偿还的方式不是以她的未来有着数不尽的麻烦为代价的。

    朝阳郡主长得再美,也能看出那狠辣的不容情的样子。

    如今暂时风平浪静,不过是因为陆长生在这里充当着暂时的镇定剂而已,一旦脱离了这个男人的视线,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女人的嫉妒,从来都是最可怕的凶器。

    而且,这还是一个有着恐怖实力的女人的记恨,宁清秋实在是承受不起这样的无妄之灾。

    因为恩情,所以昨天陆长生胡乱说着两人的关系,刻意向着暧昧的方向导引,她也什么也没说,只是默认了。

    但是,也不妨她为着自己稍微留下一条后路。

    至少不要把那个女人给惹毛了。

    陆长生凝视了她良久,猝然放了手,转身便走,眼角有一点嘲讽。

    他冷淡的声音响起:“你怎么知道我没说过?”

    他说了,但是朝阳郡主就是听不进去,没有办法。

    又不可能杀了她,只能烦不胜烦的承受这个女人的骚扰。

    “她说过,只要我真心喜欢上一个人,定下来,她就再也不来烦我,用天道起誓。我就是借你试探她一下,但是你放心,她要是真敢对你出手,即便是真的翻脸,我也不会坐视不管,你也不用这么担惊受怕的。”

    “这次的启明麒麟丹,若是炼成,你的丹田,就可以着手恢复,一旦有了第一点儿灵气,我用针法秘术导引,很快的就能恢复,然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说完,便是拂袖而去。

    宁清秋愣在原地,知道他是生气了。

    看着那抹俊挺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到底是到了嘴边又停下。

    陆长生进了内部丹房,发现人半天没到,更是郁卒。

    总是有本事让他不顺心。

    说实话,昨天也是灵机一动,想做就做了,倒是没有想过对她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但是陆长生,看着她那据理力争,像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一股气酝酿在胸膛,道歉的话,就说不出了。

    他治好她,以后就眼不见为净。

    至于说这件事——就当做是报酬吧。

    大不了,她走的时候,多炼制几枚丹药给她。

    也就两清了。

    陆长生等了半天,丹方都翻过了两页,人还是没有进来。

    于是他冷哼一声:“怎么,还不进来做事,等着我去请你?”

    宁清秋应了一声:“来了来了。”

    赶紧进去对着乌金丹炉忙活。

    算了算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呗,她逆来顺受不挣扎了行不行?

    不过

    她修为真的可以恢复了吗?

    很快的,她就能够体会到真正的修士,是什么样的了吗?

    想起来就有些激动啊。

    但是这事儿急不来,所以她就没有表现太外露。

    丹炉火红彤彤的,她蹲着身子,玉白色的小脸被炉火映出了红霞。

    眼中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喜悦。

    陆长生手微微紧了紧,而后释然一笑。

    这是怎么了?

    一个就连用血燃术燃烧神秘神魂救了她的人,都能轻易被忘记,他何必对于她投注太多的心力?

    而且,即便是有点炼丹方面的天赋又怎么样?

    这个世界上有天赋的修士海了去了,即便是凡人,也有很多能够修炼却没有任何机缘的凡人,匆匆百年蹉跎一生。

    就这样轻易的死亡,没有机会踏上大道。

    所以,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世界依然照常运行。

    日月星辰,亘古不变。

    陆长生眼中的光,一点一点的变凉,最后淡化成了一个虚影。

    朝阳郡主在外面急得跺脚,但是却又知道陆长生炼丹的时候和治疗病人的时候,绝对不容许打扰,一旦这个时候惹他生气,那才是真的进入黑名单,从此成为拒绝往来户。

    就是朝阳这样的性格,也不敢轻易的越雷池半步。

    对于那个随意的进出丹房的人,她嫉妒得快要发疯。

    最终没有忍住,抽出鞭子灌注灵气在外面耍了一顿鞭子,满地的花草树木很快的变作了残骸,遍布狼藉。

    童童把脸埋在了窗帘后,他半点儿不想出去阻止朝阳郡主。

    哼哼哼,坏女人,气死了才好。

    当初他都被抽了一鞭子,好疼好疼的,当然,少爷帮他报了仇。

    从那以后,朝阳再也没有敢对童童出过手。

    差一点,就彻底的和陆长生撕破了脸,最后还是她自残了一鞭子在自己身上,这件事最后才不了了之。(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