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清早的,金色阳光碎了一地,昨天下过雨,所以今天的天气都是清新的,不过已经不再湿润了。

    宁清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嘴角扬到一半,就听到不大不小的一声嗤笑。

    当即,面色就是一苦。

    她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转身一看,朝阳郡主神采奕奕,即便是没睡觉,也看起来格外的神清气爽,眉目的艳丽张扬,一如昨日。

    就是看她的眼神,相当的不友善。

    昨天陆长生的最后那句话一出,不只是她自己被吓了一跳,被那一声千回百转的清秋弄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光是朝阳郡主的眼刀,都快把她给凌迟了。

    宁清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边佩服着自己的脸皮厚度,已经淬炼到了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程度,一边满是善意的招手道:“早上好啊!”

    人家只是默默的盯着她,没说话。

    良久,朝阳迈步走了过来,她比起宁清秋其实还要高尚一点儿,穿着及膝的马靴,衣服同样是红色金边,到是却不是昨天的那件女人味儿十足的纱裙,而是一身干净利落的短装。

    她清晨就跟着童童出去为陆长生采药去了,本来好好打扮了一番,想要跟着宁清秋别苗头的,没想到等到他们人回来,宁清秋竟然还呆在自己的小屋子里没出来,真是把人气死了。

    再仔细一听,竟然还能听到那毫无防备的清浅的有规律的呼吸声,朝阳当时简直是无比的震惊,这个女人没有修为也就罢了,她虽不是医道中人,但是也能看得出宁清秋是因为其他的变故导致修为尽失的,不是一个真正的凡人。

    虽然现在也和凡人差不多,但是有陆长生在——那么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得到圆满解决。

    这就是见死不救陆长生的名字带来的信任。

    朝阳崇拜他,当做是自己的神。

    修士心中的神,只有一个,他长居蓬莱仙岛,雪山峰顶,基本上不会降临凡尘,高高在上不可触及;而她心目中的神,只有那一个。

    姓陆,陆长生。

    所以对于宁清秋对于陆长生那种漫不经心的轻慢的态度,她很不喜欢。

    朝阳的眼神复杂得可以写出一本类似《战争与和平》之类的巨著,宁清秋表示,自己看不懂这么错综复杂的内心戏。

    她已经明白了陆长生的用意,就是把她当做是挡箭牌了啊。

    这男人,看着云淡风轻,仙飘逸清,但是实则就是个满肚子坏水儿的混蛋。

    宁清秋表示,自己这是被物尽其用了。

    所以她就是听到这样完全的瞎话,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谁说白衣都是天使的,眼前这个,不就是个地狱魔王?

    朝阳走到她的面前,从上到下把人看了个透彻,冷笑着说:“你不要以为自己在他的眼里有多么的特殊,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以为陆长生会看得上你实话告诉你,我跟他,两家人早就有默契,不论是家世、容貌、天资还是修为,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早早的离开他,不然的话,等到我出手,就不是什么简单就能了结的事了。”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白损失,丹药法宝功法甚至是高手的保护,你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宁清秋万万没有想到,在现代世界活了二十来年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戏码,结果穿越到了修仙世界,竟然原原本本的遭遇了一把。

    生活比起电视还要精彩。

    关键是这个情敌的危险之处在于,她一怒之下,是真的要杀人的。

    等等,她是不是被搞混了头?

    她跟陆长生,压根就没有半点儿关系。

    最多也就是个房主和白住房子的顾客,还有就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她付不起钱,现在完全是用劳动力还债

    宁清秋默默退后两步,跟人这么接近,实在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小命。

    一位修士的气势,逼迫起来真的让人很想要吐血。

    之前为了照顾着她,陆长生和童童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显露太多的不一样,而朝阳郡主就不一样了,她本来就是来给下马威的,自然不可能和和气气,体准备至。

    宁清秋前所未有的想要恢复修为。

    她知道,原主确实曾经是一个修士。

    她摸到那把炼心剑,很多时候都忍不住心头的那股冲动。

    想要挥舞剑法,很多的招式都在她的脑海中呈现,不过一闪而过,却是确确实实。

    不是她的幻觉。

    这才是修仙世界最好的佐证。

    因为她自己,都是最不正常的那一个存在。

    不过宁清秋还是有着一个疑问深深地埋在心头。

    照理说,她这样的借尸还魂,不是应该立即被看出不对劲儿吗?

    若是穿越到了一个古代的封建世界,那就简单了,只要不是那种熟悉得连原主身上的胎记小痔都是一清二楚的那种熟人,想要瞒天过海那还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人的口味性格做事风格什么都可能被改变,只要那个身体是原装货,谁能看出不对来?

    但是换到修仙世界情况就不同了。

    身体与灵魂的不契合,在修士的眼里不是应该一目了然吗?

    在修仙界,这个叫什么夺舍?

    不是应该被人忌讳的事儿?怎么就没被陆长生和童童发现不对?

    多想无益,反正这个问题她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问出来、

    不然的话要怎么说,你看我是不是不对劲儿?这个身体和灵魂是不搭配的,不是原装货而是冒牌货哟亲

    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现在还是先解决眼前都快瞪她瞪成斗鸡眼的人吧。

    “朝阳郡主,我对于自己的情况是很清楚的,也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有求于陆神医,不得不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以希望他治好我的身体,你也知道,修士的世界多么的残酷,我若是一点儿修为都没有走出去就会被人生吞活剥,我也是没有办法”

    “不过你放心,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我自然是会离开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是不会强求”(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